柳忠秧:广州南站深夜维权记

前天(初三)午夜十一点四十左右,我和夫人、小孩拖着沉重的行李抵达高铁广州南站。长长的等车队伍足有数百人,出租车象挤牙膏似的,三、五分钟来一、二辆,我们这一等就是一个半小时。侧耳听:有人高声埋怨等了四个多小时(如坐高铁已从广州到武汉了);交管员们则反复讲的士不愿来(为什么?),要我们改坐(长长窄窄的长龙队伍,拖着大包小包怎么逆行出来?)公交;黑车师傅们大声叫价,进城价钱已从三百涨到五百!老人叹气小孩哭闹,现场数百人怨声载道……看着满脸疲惫的女儿,我怒火中烧,抓起手机拨打市长热线,一听,乐了,市长热线已启动转接、自动录音……更怒,再拨市交委值班员电话,连珠炮轰——我忍广州高铁南站糟糕的出租车服务好几年了,现在忍无可忍,告诉你:1、出租车服务是公共服务,事关大众出行,此事交通部门不能不管。2、广州高铁南站人流量大、服务对象集中,更需要列为重点,加大服务量。3、出租车不够,交通部门可以协调并调度,民营司机难协调,还有国有出租车企业嘛!4、春运期间,包括出租车在内的公共交通服务更不能打折扣。……经两番“怒火”交涉,没过多久,呼啦啦,出租车一批批来,足有百、八十辆……此时人群中发出会心的欢呼声……与旁边候车的人们交流时,发现不少人竟然不知道出租车服务是公共服务范畴,而这正是维权的关键所在!【先批评后点赞】:我个人认为,必须批评广州高铁南站出租车管理、服务的不得力甚至是糟糕、混乱(此事我还要跟踪!)!!。但对于当晚交委的值班员,我还是点个赞。本来我投诉时,恼火得很,甚至要求直接与当晚交委的值班主任通话、对话。正是值班人员与我顺畅交流并及时协调、调度,事情才得以圆满解决。回家途中,载我的司机说,他们头接到政府的电令后亲自打电话要求他们这些已回车队的司机加班支援广铁南站,我听了心中一惊,原来的士司机也辛苦,于是为司机安排了小红包……回到家里,凌晨三点多……

刚才的文字已经“温柔”化处理了。当时已是凌晨一点多,我那个怒火呀直窜,两次要求值班员将电话转给当晚交委的值班主任。其实,想起來,省、市几任交通厅长或交委主任(副职更是认识不少)我都还算认识,有的还小有那么点交情……广州白云机场的公共交通够乱了,高铁同样乱……广州口口声声喊建设国际大都市,可飞机、高铁、火车等落地、进城,打不到的士,等到的是乱糟糟的景象~~这好有一比:浑身珠光宝气的土豪邀请大家作客,结果一來到广州家门口,要么脚踏空摔了,要么踩一坨狗屎……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还国际大都市呢,跟国际耕牛交易中心似的,鸡飞狗跳,乱得不行!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