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子因:为什么抓走我丈夫?

春节了,本来是全家团聚的日子,我却不敢独自一人回家,因为我的丈夫、北京律师金小鹏此刻正在看守所里,我不知道怎么跟年迈的父母解释。我只好漫无目的地开车在马路上游荡,可在恍惚之间,车几乎撞到了树上。

他们抓走了我丈夫

2016年1月19日下午,家里突然来了一大群便衣警察,把我丈夫抓走了。

面对近20个警察,我特别惊惧,问他们要把我丈夫带到哪去,多长时间回来,他们惜字如金。他们拿出了逮捕证,说我丈夫因涉嫌妨害作证罪被逮捕。

他们来自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而要说我丈夫与丹东有什么瓜葛,只能是2013年我丈夫作为辩护律师代理的一个案子了。

他们把他带上一辆白色面包车。我丈夫交代我通知他单位的领导,通知他的亲友。看到我惊慌失措,他尽可能放慢脚步,似乎想让离别的时间来得晚一些。

可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离别?我们在一起19年了,分开最长的时间不超过20天,那是因为工作原因出差,而这一次他是被警察带走的,我当时就懵了。

我看着面包车拐弯消失,跌跌撞撞跑回家打电话,精神恍惚。

我知道嚎啕大哭是七八个小时之后。当天夜里,我放下打给家人的最后一个电话,根本想不起来在电话里都颠三倒四地说了些什么,我累极了。走进卧室想歇一下,看到家里的床,才真实地感觉到他不在了,他被人抓走了!他今晚睡在哪里?他心脏不好,正在家休养,动辄心动过速120下、130下,还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还有胃病,经常胃疼出血甚至昏迷。被抓走时很多药都没有带。他们把他带到哪里去了?他们会怎么对待他?他的身体怎么扛得住?我的大脑变成了很多惊恐的空洞,我放声大哭……

自那天后,我的睡眠开始出现障碍,几乎一个多小时就会心绞痛惊醒一次,然后久久不能再入睡。痛苦不堪!

律师成为高风险职业?

我曾做过多年法制记者,当年经常跟着公安出现场做报道,可是现在我眼看着他们,抓走了我丈夫。

这是为什么?

我丈夫是一个恪尽职守的好律师,业务精通,经验丰富,执业以来从未受过任何处罚。而且他为人厚道,对当事人认真负责,业内口碑极好。

这些天,我心脏憋闷像压了块大石头,吃不下,睡不着,精神几近崩溃。

我不了解此事的更多细节,也不熟悉相关的法律条文。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律师这个职业,就是在法律的框架内尽力维护自己当事人的权利。如果律师都无法为自己的当事人申张权利,我们期待的法治社会建设又从何谈起?

他不过就是一个为当事人正常做辩护的律师,为什么会陷于牢狱之灾?我想不通,律师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个高风险职业?

我担心他的身体,我快疯了。他被带走那天,在日光下我看见他的白发,他将近60岁了!他跟我拥抱道别时说:“真相总会大白天下,我一定会回来的。”

这样办案正常吗?

金小鹏被抓后我为他请了辩护律师。据律师介绍,这个案子的程序上有问题,不应该由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行使侦查权,应该由其上一级公安机关或者由上级机关指定其他公安机关侦查。

另外,案件在进程上也很不正常,从2016年1月19日金小鹏被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携带逮捕证来京直接逮捕,到2月4日法院通知辩护人看卷,仅仅16天,12个工作日;辩护人接受委托,1月25日会见金小鹏,2月4日被通知看卷,其间仅有10天,8个工作日,公安机关既完成了侦查、预审,检察机关完成审查起诉,法院完成审查立案。

针对金小鹏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刑事案件,对辩护人提出的管辖异议不作任何答复;审查起诉期间在应当知道嫌疑人已有辩护人的情况下,漠视嫌疑人的辩护权,不听取辩护人意见,直接就起诉到法院。而且是春节假期一过,马上就召开庭审前会议。这实在是让金小鹏的代理律师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

作为一个曾经的法制记者,作为一个守法的公民,我认为:刑事法律的适用以及刑事案件的审判结果关系到公民的人身权,司法机关应当秉持慎而又慎的态度对待之。

我该向谁求助?

我想起他被带走前跟我说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见不到面,有一些心里话特别想跟他说。律师去会见他时,我让律师转告他,我信任他永远爱他等他回家。律师回来后说他让转告我,让我放心,他一辈子都没做过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永远都不会做。

我心中的烦闷和委屈无处诉说。他被抓走那天是1月19日,之后很快就过年了,我不愿意打搅大家过年。我等了一天,又等了一天……我实在撑不住了,我要向大家倾诉!

在国家大力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这不正常的一幕幕仍在上演,而我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只能向大家求助!

我是希子因,我是金小鹏的妻子。

希子因
2016年2月12日

转自:子因新浪博客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