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宪政进程的思考——铁流回老友的一封信

xx先生:春节好!

济南一别己近十年,风雨苍桑,世事迁变,极左思潮有所回溯,历史再現惊人相似。没想到我又因言获罪,囚居蓉珹,灾难中国啊,何时才能了结?先生能在重扼下坚持真理,站在斗争前线,深为敬重。

中国的根本问题是財产公有,政权私有的专横体制。這个体制之恶胜过奴隶社会与一切封建社会,本质上反历史、反进步、反科学、反人性。它专横残暴,黑暗無法,棍本無公正、公平、正义可言。要想改变它实在太难太难。

民主宪政只能建筑在私有制上,公有制根本不会有宪政民主,甚至連“依法冶国”也不会兑現。“依法冶国”就要开放言禁,准許私人办刊報,在位大小官员必须接受老百姓监督。公有制捍卫的是一党专政,就是当年大右派儲安平说的“党天下”。

“党天下”的权力高于皇权,官员的天职是忠于党,而党就是霸占公有制一切財产与资源的那一小撮人,即今日的权贵利益集团。這个专横的強权制度要想改变,要么以暴易暴,要么扩大发展私有经济。私有经济发展了,老百姓富有了,民主自由才能逐步扩发展。

以暴易暴的路在当代根本走不通,现早已不是冷兵器时代,占山为王的武装割据不复存在。谁要想尝言試,無异于灯蛾扑火,螳臂挡車。何况暴力毁家毁园,山河喋血。王震生前曾说:中共政权是兩千万颗人头换来的,谁想要政权谁拿两千万颗人头来拼。請问拿出人头?
無論怎样说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老百姓生活再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吃不飽穿不暖,甚而易子而食。何况现在的人都畏死,我们更畏死。历经不断政治运动的中国人早己没有信念,人生的目前就是想尽一切办捞钱享受,什么主义理想瞎扯蛋。过去是“一人倒下去,千百万人站起来”,现在是“一人倒下去,千百万人躲起来”。在能吃飽穿暖的条件下,谁愿意死?谁去找死?

“穷要革命,富要民主”是真理的真理!

暴力革命不再是人们的优先选择,大家所选择的是民主法治。可是這条路极其缓慢,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中共也能接受,既不流血,也無风险,问题是能否走下去?我认为也能走下去。党内民主派谢韬老人生前曾说:“不能急,也不能等,要一推、二促、三用力。”

中国的转型是漸近似的,关健是民间要促要推,党内民主派要形成力量。要想突变,只能是中共高层的分裂,出现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叶立欽,甚至是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得历经三个平稳的阶段:解冻、开花、结果。

解冻,必须承认过去有过的错误,甚至罪行,如赫鲁晓夫在苏共十九次大会上的秘密報告;开花,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结果,叶立钦宣布解散苏共。可中国仍是冰封的共产冻土,毛思毛左遍地皆是。要想解冻,大家必须一至拒绝遗忘,要求还原历史真相,批毛去毛,浴火重生!可是做的人太少,更多人急于眼前利益。民主不是吼叫,更不是上街,民主是生活程序,在法治的框架抗争!要做踏踏实实的工作,扩展言論空间。所以我办了〖亲见、亲闻、亲历〗的“往事微痕”,虽获罪而不后悔。

我断言:只要天安门城楼还掛着毛的头像,中国就不会有民主法治,更不会有民主宪政!
這是我的看法与观点,如有謬误请指教。。

铁流
2016.2.14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