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劲柏: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中国现在不是威权主义的政治体制,而是极权主义的,如果想和平转型、直接民主是不可能的。马列主义或者叫共产主义的共产党,从来就不是威权主义的政党,而是极权主义的。马列主义,以仇恨来解构世界,以阶级来分化社会,以人为工具,以暴力和谎言来建立政权,并且维持之;它们不但剥夺人民的自由、财产和公共空间,还要控制人民的思想、精神和私人生活;从本质上来说,它们就是反人类和反文明的,并且利用了现代的科技手段,实行一党专政到了人类社会可以承受的极限。针对中国这种极权体制,要走向民主就得从口头政治,演变到网络政治,以后肯定会到街头政治的阶段,进而到政党政治的阶段,再而才能到议会政治的阶段,最后完成中国的民主化。

中国的民主化,从当代世界历史的经验来看,有三个主要的参照系。第一个是苏联、东欧,解决共产党的极权主义的性质和命运的问题;第二个是韩国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以下简称为台湾),解决东亚传统文化下的威权主义及其和平转型的问题;第三个是“阿拉伯之春”中的伊斯兰教国家,解决现代民主化转型的具体路径问题:世俗化与民主化并举,从网络政治到街头政治。

中国现在不是威权主义的政治体制,而是极权主义的,如果想和平转型、直接民主是不可能的。马列主义或者叫共产主义(以下统一称为马列主义)的共产党,从来就不是威权主义的政党,而是极权主义的。马列主义,以仇恨来解构世界,以阶级来分化社会,以人为工具,以暴力和谎言来建立政权,并且维持之;它们不但剥夺人民的自由、财产和公共空间,还要控制人民的思想、精神和私人生活;从本质上来说,它们就是反人类和反文明的,并且利用了现代的科技手段,实行一党专政到了人类社会可以承受的极限。

极权主义有两种:法西斯主义和马列主义。所以极权主义国家的民主化,也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意大利法西斯党、德国纳粹党和日本军国主义的情况。这些极右主义的政权,都是被外部来的战争彻底摧毁,被强制走向自由民主,或者共产主义的不同道路;第二种是前苏联、东欧等共产党国家的情况。首先,共产党政权必须失败和垮台,然后成立社会民主党类型的新政党(当然会包含旧有的共产党员),才能够进一步的民主化。共产党统治的瓦解,只是开辟了民主化转型的可能,并不一定能够实现真正的民主,这里会分化出两种路径,一种是直接民主化,比较成功的是东欧的东德、波兰、匈牙利等国家;另一种是转变成新的威权主义,比如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它们还需要通过长期的社会震荡磨合和颜色革命,才能够和平转型,真正地实现民主。

前苏联和东欧地区的国家,今天没有一个共产党在执政。如果说有,那就是2001年的摩尔多瓦共产党,曾经通过选举上了台。但是,当时和现在的摩尔多瓦共产党,其实是在前苏联解体后成立的,并且是社会民主党类型的资本主义政党,而不是马列主义的政党。它从来没有实行过马列主义的国家意识形态,也没有实行过剥夺人民自由和财产的一党专政。

中共不是中国国民党,国民党才是威权主义的统治。1947年在《中国的政局》中,储安平先生忧虑地提出:“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和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一个有和无的问题了。”1949年胡适先生在离开大陆时,也说过:“在美国,有面包,有自由;在苏联,有面包,没有自由;它们(中共)来了,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当时由于苏联的信息封锁,其国内的几次大饥荒,并不被外界广泛地了解。)而留在大陆,亲身经历了所谓的社会主义改造后,1957年储安平先生说,中共是“党在国上、人在党上”的“党天下”,是“党垄断一切”的红色党国。类似这样的在国民党统治下生活过的知识分子还有很多,他们的这些深刻认识,即使在今天,仍然还是很有价值的。

韩国和台湾,都是东亚传统文化下的威权主义,都是美国等西方自由世界的盟友,并且长期战斗在抵抗共产主义的第一线,通过观察它们的民主化道路,都具有很多相同的社会基础,比较重要的如下:1、有相对自由的宪政制度;2、私有制上的市场经济;3、有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4、有比较清廉的官僚体系;5、社会的贫富差距不太大;6、各阶层的对立不太剧烈;7、开明且有权威的领导人—-

如果使用这些标准,来考察新加坡的社会,我们也会发现它完全满足,而新加坡是国际公认的威权主义的政治体制。看看今天的中国,以上的情况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中共党国也就没有了和平演变的基础和资格。今天的中共政权,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政治学的定义,我认为绝不是威权主义的政体,更不是什么后威权主义的;而是极权主义的,至少是后极权主义的性质。如果中共想象台湾那样的和平转型,根本不现实。

胡温能够维持10年,已经快要政疲经竭、内外交困了,现在各种溃败迹象更是显现,因此中国的民主革命必然将要到来。特别要指出,现在已经是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时代了,马列主义的一党专政肯定是没有出路的。问题只是民主革命什么时候到来?以及统治集团死得惨烈与否?至于人们经常讨论的什么反对组织和军警武装等问题,请大家仔细思考——2011年开始的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并且不是必要条件。当人民义愤填膺地走上街头,要求彻底改变的时候,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请相信:“如果我们需要改变,我们就能改变!”

而现执掌政权的习李,如果不想亡党,请问上面的的几条,他们能够做到哪些?而我们又能够等到什么时候?而且,中共必须首先脱离和抛弃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才能真正建立起自由民主的新政治理念。在这个方面,就类似于伊斯兰国家,必须解决世俗化和民主化同时转型的问题。满足或者局部满足了这些条件,我们才可以说:中共党国也许转化成了威权主义的政治体制,才拥有了进一步和平民主化的可能。在可以预见的5到10年以内,我认为这些都是不太现实的,他们绝对做不到。

今天,伴随着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发展,中国的民变或者叫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官(警)民冲突、民族冲突、贫富冲突和劳资冲突等,日益普遍和持续高涨,有的还相当剧烈;至于大规模的罢工、罢市等社会运动,已经超越了罢课、绝食等学生运动;更重要的是,人们不会一直要求共产党来解决问题,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共产党的存在,就是产生问题的根源。”

关于未来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根据人们的政治意识和参与程度,我有一个简单的阶段论:中国社会已经从口头政治的阶段,演变到了网络政治的阶段,以后肯定会到街头政治的阶段,进而到政党政治的阶段,最后才能到议会政治的阶段,完成中国的民主化。从前,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政治,只能在很小范围内私密地谈论政治话题;现在,我们可以主动地在网络上公开讨论,这就有了一定的政治言论的自由;以后我们必将走上街头,进行集会、游行等活动,身体力行地直接参与,这样,我们就会有政治行动的自由;如果能够更进一步,我们将来可以结社、组党,这样我们就会有政治组织的自由;最后,我们授权委托的代表们一定会在议会里,公开地进行政治博弈,制定出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彻底实现中国的民主化转型和民主巩固。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