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淳:缅甸大选了中国还要等多久?

 

多党竞选是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一党独霸政坛祸患无穷。正如中共当年抨击国民党一样:“一党独裁,遍地是灾!”——1946年3月30日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社论

中国大陆人每次回忆或看到其他国家民主转型都兴奋不已,从苏联解体到东欧剧变,从蒙古国民主化到台湾地区选举总统,从阿拉伯之春到邻国缅甸大选。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步履维艰、荆棘密布,近30年来在法治和人权上总体处于倒退的趋势。一个国家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一党专政走向多党竞选是历史的必然,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任何独裁者和利益集团都无法阻挡自由宪政的洪流冲垮专制独裁的藩篱。

与中国相邻接壤的14个国家,除朝鲜、老挝外已全部实行民主化选举,越南民主化只差临门一脚。中国大陆已被亚洲民主化浪潮包围,形单只影、孤芳自赏,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惟一的一党专政国家。

2015年11月8日,中国的西南邻国缅甸举行议会大选,全缅甸的各个选区改选出除了军方委派的25%议席以外的所有缅甸联邦议会168名上院和330名下院议员、644名缅甸各省、邦议会议员以及29名民族自治特区议会民意代表,这是缅甸25年来第一次公开竞争的国会大选。共有16个政党参与角逐,主要在军方代表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与昂山素季代表的“全国民主联盟”两党间展开竞选。在野党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斩获80%左右的选票大获全胜已成定局,竞选对手“巩发党”主席也已承认失败。明年2月将于缅甸国会中选出新的缅甸总统和副总统。

缅甸军方领导人、总统吴登盛在大选结果出炉后,接受世界媒体专访,吴登盛表示:“自己已经为缅甸的民主进程打下基石,并已尽力为昂山素季的从政之路扫清障碍,即便巩固和发展党败选,仍无怨无悔,并愿意接受选举结果。”

缅甸大选通过网络传遍世界,中国大陆和港澳人感触颇多,羡慕嫉妒恨五味杂陈。自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皇族统治104年以来,中国除台湾一地外没有举行过任何形式的国会和总统全民大选。大陆人对“一人一票”的选举尤其渴望,没有选票就没有民权,只有选票才能制约官员贪腐和保障国民的最大利益。在微博、微信、脸书和推特等世界大报与自媒体,探讨缅甸大选成了热门话题。许多缅甸妇女和一般选民投票的幸福“笑脸”被传输到世界各地,经历战争和奴役的民众切身感受:选票永远比子弹更理性、更文明和更有力!一网民“阳光评语”说:“这个时刻,缅甸人向世界宣布:颠覆政府不是罪,是我们的权力,反党有罪更是可笑。”宪政选举之下执政党不过是选民的仆人而不是为所欲为、无恶不作的利益集团,执政党就是个物业公司,如果服务不好业主有权更换物业。纳税的意义就在于此。

此前,毗邻中国深藏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世外桃源不丹王国选举的故事令人赞叹唏嘘,几乎是国王逼着国民参加选举的。2006年1月18日,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国王宣布他将立即开始把政权移交给其子王储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于2008年首度举行全国大选,依照议会民主制度选出新政府,成为议会民主制国家。2008年3月24日,不丹迎来其历史上的首次民主选举,直接选举国民议会议员,并在此基础上产生首个民选政府。选举结束后不丹由君主制转变为君主立宪议会民主制。虽然国王仍是国家元首,但行政权已归总理和内阁。国会除拥有立法权外,只要2/3国会议员通过,便可以弹劾国王。2013年,不丹举行第二次国民议会选举,原来在野的人民民主党获胜,该党在国民议会47个席位中取得32个席位,首次实现执政党轮替。

“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民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不丹前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如是说。老国王在王国内推行民主的做法,让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坡的小国。反观小国朝鲜三代世袭独裁王朝所造成的人间地狱,谁先进谁落后、谁文明谁野蛮,一目了然。面对国民的苦难、抗争与呐喊,独裁者唯一能听懂的语言只有枪炮声。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卡扎菲之流概莫能外,他们盗用人民的名义实行独裁统治,绝不会自动放弃手中的特权进而实行民主改革,惟有绞索和死亡才能结束独裁者的残暴统治。

2008年5月28日,中国的另一个邻国尼泊尔制宪议会以560票对4票的压倒性优势通过决议,正式废除君主制,成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2015年尼泊尔举行总统大选,最后现任执政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的副主席碧雅·班达里,以327票比214票击败对手古隆,成为尼泊尔的第一位女总统。

对邻邦缅甸中国人并不陌生。1885年(光绪十一年):第三次英缅战争,英国占领了整个缅甸,并入大英帝国所下属的印度,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份。云南总督岑毓英据情上奏,中国政府命驻英公使曾纪泽向英国抗议无效。1886年(光绪十二年六月):中国与英国在北京签订《中英缅甸条约》,“规定中国承认英国对缅甸有支配权,但缅甸对中国仍照往例,每十年一贡。至于中缅边境未定界,应由两国会商勘定。”1941年:12月23日,中英在重庆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中国为支援英军在滇缅(时为英属地)抗击日本法西斯、并为了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组建了中国远征军。这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范,也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出国作战。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

缅甸现有六千万国民,68%为缅族。缅甸华人约有200万,缅甸华人中除了果敢华人以外,其民族身份基本不被缅甸政府承认。

尽管缅甸大选经历了曲折漫长的历史过程,但对世界的民主进程尤其是亚洲的宪政转型具有深远意义。

因缅甸军政府的独裁统治与国际社会的制裁,缅甸是东盟十国里最落后的一员。选举前政府军还在和几个民族军交战,这个曾经向大清“遵照古礼奉表进贡”的缅甸居然成功地举行议会大选进而选举总统,让当今的中国大陆人和港澳人汗颜。御用的所谓专家鼓吹的中国(不含台湾部分)不适合全民选举的“素质论”、“生存发展论”、“国情论”和“特色论”等等说辞都不攻自破。作为世界经济的老二中国人的人文素质、经济条件和整体国情难道还不如邻邦小国缅甸和不丹吗?所有吹捧一党专制、反宪政选举的谬论都不值得一驳!

几乎所有的专制极权政府都搞假选举,也就是没有竞争的等额选举惟一候选人,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得票数接近百分之百。中共的人大的举手表决被世界媒体讥讽为“橡皮图章”,那些表决不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只代表一小撮利益集团权贵的利益。笔者曾经代表某开发园区党工委组织参与过村主任选举,两个候选人二选一。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上级党组织指定认可的候选人才能当选,这能叫真正的民主选举?宪法规定每个成年公民都有选举和被选举权,既然党组织可以指定候选人那不等同于任命制吗?中共至今只在县乡两级进行试点的人大代表选举显然已落后于曾向中国学习改革开放的越南。

同为共产党执政的越南国会自1992年开始实行直接选举,共有498名代表,每5年选举一次。越南国家主席、总理、越南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越南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均由越南国会选举产生。越南共产党党内各级领导职务和各级党组织机关,从党中央总书记到党的基层支部书记,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到基层党的支部委员会,都要经过选举产生。中央委员和重要领导职务实行差额选举,越共十大选举时,在农德孟和阮明哲两位候选人中差额推荐后选举产生总书记。在代表选举前,越共还会向全社会公布所有代表候选人的基本情况,便于党员和群众进行监督。

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国中,越南是惟一拿到入场券的共产国家,为什么?因为越南正在大踏步地向民主自由化迈进。而中共公开反对普世价值与宪政,封杀互联网与言论自由,打压抓捕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在国际贸易中不讲规则,不讲诚信,从来不按规矩出牌,总是和独裁政权站在一起,现在终于成了国际政治中的孤家寡人,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处于空前孤立的境地。

缅甸民众能够成功举行全民大选,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抗争过程。1988年8月8日缅甸曾爆发大规模要求民主的抗议活动,缅甸军政府血腥镇压,造成约3000人死亡。

25年前,在巨大的国内外压力下,缅甸军政府被迫于1990年举行了大选,当时被软禁的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了绝对优势,赢得58.2%选票及492席中的392席。在正常情况下,她理应成为缅甸的总理,与军方分享权力。但选举结果被军方作废,并宣布全民盟为非法组织,军人拒绝交出政权,继续监禁昂山素季。

2007年7月,缅甸由社会地位很高的僧侣带头的示威游行,并不断有学生和民众加入;游行人数一度暴增至10万多人。民间爆发“番红花僧侣革命”,军政府再次展开镇压,此次西方世界又针对缅甸政府的镇压行动展开另一波的经济制裁行动

2009年6月,针对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在内的民主派人士在缅甸遭受的迫害,欧盟发表联合声明,一致同意对缅甸军政府实行制裁。同时呼吁缅甸军政府立即释放昂山素季。缅甸民主进程的转折点在2011年2月4日,军人出身的吴登盛当选缅甸总统,2012年吴登盛改组内阁,撤换大量保守派,起用改革派人士,加强和反对党的沟通。

2011年10月,缅甸宣布解除对Twitter和Facebook等外国网站的封锁。2013年12月30日,吴登盛总统宣布特赦所有约230名政治犯,包括尚在法院审理的案件也一律撤销,所有被告必须立即释放。国际人权团体赞扬,缅甸政坛已逾25年未有如此大动作,登盛的特赦将带来全面性的变革。

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共统治阶层一直拖延民主改革,用暴力“维稳”代替制度变革。他们心知肚明西方普世文明才是人类最完善的制度,他们害怕失去执政地位、害怕失去特权和巨大利益,甚至害怕遭到秋后清算。蒋经国早就说过:“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这条铁律一样适用于大陆。台湾民主转型后国民党一度败选,然而可以通过竞选再度执政,这种最文明的政权交接方式可以避免大规模的流血和战争,同时,多党竞争、相互监督可以彻底防止权力腐败并促进经济和文化的创新与发展。

任何国家从专制独裁和平转向民主宪政都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开放媒体,实行言论和新闻自由;第二、开放党禁,允许反对派政党存在并参与治理国家;第三、无条件释放全部政治犯并实行司法独立。所有国家民主转型都是迫于国内和国际的压力而动,是公民抗争,监督政府和官员的结果。民众要求自由、人权和平等的诉求是政府主动或被动变革的唯一动力。不丹也不例外,只是他们拥有一个具有现代文明理念和长远目光的君主。宪政启蒙和民主运动是开启宪政大门的惟一钥匙。在自媒体网络时代完全限制言论自由已不可能,大陆公开或秘密组党已是事实,只是处于被中共残暴地打压之下,但反对党依然存在,有的总部被迫迁至海外。在台港澳政党数量数不胜数。

从历史到现实一百多年来,中国民主共和的目标还没有实现,辛亥革命还没有完成,海峡两岸处于分治的分裂状态,“太阳花学运”和“香港占中运动”都要求在全中国范围内实行宪政选举、废除一党专政,由全体公民而不是一党一派来决定中国的命运。中国正处在一个史上未有的大变革时代,国家民主转型势在必行。低人权低福利、高税收,低产能、高消耗高污染,贫富悬殊、权大于法、体制性腐败、社会不公和社会溃败等等表象都彰显了目前大陆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不可持续,急需变革转型。

有大陆学者预言,2017年大陆经济将彻底崩溃。由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所引发的社会危机(工厂大规模倒闭、大量工人失业等等)及每年20万起的群体抗暴事件,加之两岸三地风起云涌的民主运动,必将促成中国根本性的社会变革。当缅甸、不丹、尼泊尔和越南等国都实现民主化转型后,中共还想继续与邪恶的朝鲜世袭政权为伍?在世界宪政的洪流中,中国必须开启宪政之门,主动开启可以实现和平转型,被动开启或致爆发广场革命,就苏东剧变的经验和中共的走向而言,爆发革命的可能更大。天下苦秦久矣,人民不会长期忍耐!

2015-11-16

转自:纵览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