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北京市律协高子程会长的公开信

2人权律师
尊敬的高会长:

昨晚我见到一位年长的陆律师,曾经在律协工作过。他对我说 ,你一定要找高子程会长,他今年当选,有很多改革。所以我这封信才有动力写出来。其实,历经了130多天的失望,往往身还未动,心已经沮丧了。

李和平律师,我的丈夫,7月10号被警方带走 。我丈夫李和平律师的亲弟弟,李春富律师,8月1号被警方带走,至今毫无音信,我们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警方的文书。刑诉法白纸黑字的条文,眼睁睁被看着成了一纸空文。跟我一起奔走呼告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也是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警方的文书,。我们的家人和近十位律师处于“被失踪”状态已达130天。而这个“被失踪”的始作俑者,就是公安部统一部署的北京警方和天津警方。这是让人震惊的事情,在“依法治国”大力宣传之下,暗流涌动 ,竟然如此破坏国家法制!
我们起诉新华网,被裁定不予立案。我们起诉北京市公安局,被裁定不予立案。我们找司法局,被告知维权在律协。我找律协,律协说已上报司法局。

我们看到网上披露的被羁押人士死于酷刑的消息,再也无法镇定。到今天为止,已经连续六天找律协要求律协为律师维权。

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感觉是无能为力。但是,因为无力,是不是就要放弃?如果一滴水看到坚硬的石板,想着放弃,就永远没有水滴石穿的那一刻。所以,恳请高会长, 在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刻,愿意帮助这些“被失踪”的律师!

此致  敬意!为您在海淀看守所关于会见工作的努力!

709事件律师家属  王峭岭   李文足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