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非:南方老头,一个不老的传说

南方老头 黄永祥

不是有希望才去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南方老头

南方老头原名黄永祥,广州花都人,在本地经商。南方老头并非一位年长的“老头”,而是刚踏入不惑之年的“老头”。按国际上新的年龄划段,他只不过算得上是一粒“熟透”了的青年罢了。

认识南方老头,是在大约三年前的一次饭局上。或许是因为人多的缘故,我和他没有任何交流,首面也就谈不上对他有什么了解。这位面善可亲,说话和缓,看起来脾气极好的人,当时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衫,衬衫的前部印着南非黑人权利运动领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曼德拉的名言:“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决不可以扭曲如蛆虫”。透过他身上的这句话让我感觉老头是一个特别富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人。随着我与广州公民圈的接触认识,之后又见过几次南方老头,此间才有过短暂的交流,对他才多了一些了解。

南方老头自6年前进入网络,接触到大量的真相常识,目睹现实社会中专制魔兽淫威下导致的种种不公,让他对这个国家的运转机制产生了质疑,同时也体悟到唯有挺起胸膛做公民才活得有尊严。为此,他开通了新浪微博开始传播真相常识,不久便成了新浪较为活跃的微博博主。由于推送许多的敏感贴,他的微博前后“转世”达三十余次,他又成了被屡禁屡开的新浪“转世党”。他使用的微信账号,也同样多次遭到封杀。

不仅仅在网络上传播珉煮自油,他在线下,同样是珉煮理念的践行者。譬如:去年香港沾中期间的“光头活动”中他剃光头表达声援、参加广州白云山“裸奔事件”被拘12小时、参加唐袁王庭审被控人身自由以及各种围观声援,同仁接待等等,他都在用行动践行着早已融进血液里的信仰。他是很鲜明的政治反对者,认为只有通过包括街头抗争等各种形式的抗争,才能争取到属于每个公民的各种权利。

在崎岖珉煮路上,他声言自己是甘当炮灰的人。“如果自油在远方,我宁愿死在路上”是他的座右铭。有抗争就有牺牲,总要有前行者付出失去自油的代价。而他,主动承担起推动历史进步的责任。在他践行珉煮的同时,当局的打压也是如影随形——被人跟踪、社区调查、旅游被控制、敏感时期被限制人身自油,被“喝茶”更是常态化。而他,也早已把这些恐吓打压视为生活的一部分了。

大多数中国商人们,都以“莫谈国是”作为处世生存的“智慧”法宝,以为这种明哲保身可以换来苟且偷安。因商人“干政”而被“政干”的例子,北有王功权,南有信力建,中有曹天。在这种寒蝉效应下,更使得商人阶层成了聋子哑巴,正如信力建先生曾在文章中提起的“富人不动”现象。作为商人的南方老头,他心里何尝不明白,他的主动“干政”,实际上就是走在一条通往监狱的道路上!“没办法,根本停不下来!”,他曾笑着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其实,这句话中所透露的“无奈”背后,是来自他对普世价值的坚定信仰,以及促进国家走向珉煮转型的历史使命感和担当! 所谓求仁得仁,不过预料中的事来得早了一些。

今年8月28日上午,南方老头因为声援被关在牢里的人q/uan律师王/宇女士,而遭当局刑拘。在此前后,刘亚杰(刘金莲)、十三亿(卫小兵)、花满楼(赖日福)、黄熹(已释放)也被作为同案处理,一起关押在广州增城看守所。打听到的最新消息,是他们“危害国家安全”了!

有一种人生,就像飞蛾扑火,明明知道扑向烛光的同时,会灼伤甚至毁灭自己。可是,对自油的向往、对光明的追求的信念,远远战胜了恐惧,让许多五彩斑斓的飞蛾前赴后继扑向烛光,用燃烧自己的方式诠释着生命的意义!南方老头黄永祥和他的同伴们,正如这一只只飞蛾,飞向烛光,飞向光明!

广州李非

2015.9.21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