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致《醒來的稻草》——公民、詩人梁太平

欧彪峰,梁太平
網上流傳這樣一則前蘇聯的政治笑話:誠實、聰明和共產黨員,三者不可兼得。如果一個人既誠實又聰明,那麼他一定不是共產黨員;如果他既誠實又是共產黨員,那麼他一定不聰明;如果他既聰明又是共產黨員,那麼他一定不誠實!

其實很多人都明白這在當下中國並不是笑話,而是現實。只要把共產黨員放大到維繫極權苟延殘喘統治的每一個體制內成員,那就更加應景。他們可憐的乞食著既得利益集團施捨的殘羹冷炙,寄生在極權體制內卑微的苟且於世,令任何一個誠實、聰明的人都難以忍受。

而極權體制也無法兼容那些誠實又聰明的人,因為他們不會對糟糕的人權狀況視而不見,他們清楚的知道人權狀況惡劣的根源何在,他們敢於大聲呼籲、敢於積極抗爭。但極權體制不能讓反對意見和抗爭行動在內部萌芽、成長,所以借助政治手段竭力剷除異己,以期試圖恐嚇阻擋效仿者,比如北大夏業良、華政張雪忠等優秀的教授遭遇就職學校停課、解聘「開除」。

梁太平

我的朋友梁太平去年年底亦遭原工作單位「核工業230研究所」開除工作,經濟來源突然被迫中斷,也是因為近幾年來熱心公共事務、踴躍參與一系列旨在捍衛人權的抗爭行動而被當局記恨報復,當局手段之卑鄙昭然若揭。

梁太平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面目清秀、溫文爾雅,即使與熟悉的朋友說話聊天,臉上也不時夾雜靦腆的笑容,像個涉世未深的大男孩。交往久了,便能從他的言行舉止當中感受到這個喧嘩浮躁社會裡的人們所缺乏的謙卑、內斂和真誠,一個人的誠實和成熟就體現在這些細節之上。

梁太平對生活總是充滿樂觀的信心和希望,所以積極介入公共事務,從早期參與簽署零八憲章;到2013年初南周事件爆發,他和朋友迅速從長沙坐高鐵趕赴廣州現場聲援、抗議,踐行公民責任、爭取公民權利、捍衛新聞自由、呼籲言論自由;再到參與公民同城聚餐、要求官員公佈財產、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組織評選第一屆湖南傑出公民獎,聲援和幫助政治犯、良心犯及其家屬⋯⋯,處處無不彰顯一個現代公民應有的責任擔當,極權籠罩之下能擁有如此高尚品格,實在難能可貴。

梁太平又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嚴格遵循神的旨意,從來與人為善,行公義、好憐憫。

梁太平還是一個學識淵博、才華橫溢的年輕詩人,飽讀經書,喜歡思考,他給自己取了一個「尾生」的筆名,去過梁太平家裡的朋友都知道他家裡最多的就是書。讀書和思考,能夠豐富一個人的精神世界,能夠淨化一個人的靈魂,能夠提升一個人的修養和內涵,也能夠使一個人變得聰明。梁太平不僅只是讀和思,而且常常把生活中對社會萬象的所思所想、所見所聞、所感所觸寫成一首首優美華麗的詩歌,用簡潔俐落的文字記錄內心深處的澎湃激情,保持對未來美好的生活無限憧憬。

前段時間,梁太平從創作的一千餘首詩歌當中精選200多首印刷成集,取名《醒來的稻草》,相信這本詩集的名字也是梁太平花了心思琢磨良久才想出來的。看那些極權統治下生活的每一個個體,誰不是如同一株株孱弱的稻草,在基本人權得不到有效保障的亂世裡風雨飄搖?

然而,哪怕只是一株孱弱的稻草,也不要小覷它的力量,它也有壓死駱駝的時候。任何事情發展到極限臨界點,一個小小的偶然性變化也能令其土崩瓦解。1911年10月10日晚上,湖北武昌新軍營裡發出的第一聲槍響,難道不就是壓死滿清王朝這個大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隨著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科技的發展和進步拉近了世界的距離,信息的傳播和擴散增進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和交流,人權理念已得到越來越廣泛的認同和普遍的尊重,如今像梁太平一樣把公民的權利當真、把公民的身份當真「許志永語」的人越來越多,像梁太平一樣覺醒並參與抗爭行動的人也越來越多,當更多政治覺醒的抗爭者即便如稻草般看似無力的壓向極權體制,極權體制也終究會有一天像那隻被壓死的駱駝一樣承受不住最後一根「醒來的稻草」⋯⋯

欧彪峰
2015年9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