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妻子李文足:8.31天津寻夫记

王全璋,李文足

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天一场秋雨过后天也开始凉了,犹如我的心!

一天天的煎熬还是没有熬到苦尽甘来,你就像人间蒸发,不给我一丝消息。

今天,再次前往天津。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心便无法再平静。一路上我开始幻想能够见到你。见到你第一眼会是什么样子?这两个月你受了多少苦?你吃的好吗?能睡好觉吗?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好想见到你问个清楚。可是,我知道,希望渺茫。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退缩不会放弃地一次次寻找下去

由于火车晚点,我们来到看守所时被告知下午两点再来。此时天津正下着暴雨,袭律师就近找了个小饭馆,点了不到两斤水饺,就是一顿午餐。这就是央视所谓的为名为利的人权律师!

暴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的意思,我们只好在饭馆里留了下来。过了一段时间,老板过来很不高兴地下了逐客令,我们赶紧起身,抱起熟睡中的儿子,走出来那一刻,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实在是心疼年幼的儿子。昨天凌晨四点就跟着我从山东赶往北京,今天又赶到天津,饥冷交迫、疲惫不堪地在雷雨交加的街头奔走,满世界找爸爸!

我想知道,那些迫害你的办案人员,他们有孩子吗?当他们的孩子在父母的呵护下享受着快乐幸福时,我的孩子却因为他们,没有了正常的童年生活。

我又深深地自责起来,我是不是不应该这样带着他东奔西走?可是我能怎么办呢?他从出生起就没离开过我,谁都带不了。现在爸爸找不到了,不能让他再找不到妈妈呀!

暴雨中打不到车,抱着还在熟睡中的儿子走过一条又一条街,来到了河西看守所。又见高墙,在暴雨中显得格外冷酷无情。

在河西分局预审支队一楼值班室,袭律师与之交涉后,工作人员告诉袭律师,让等等。等待的过程中我甚至把希望寄托在了老天爷身上,我多么希望老天爷能开开眼。许久,告诉袭律师,进去吧!袭律师问到,家属可以见吗?答曰:不可以!虽然早有预料,还是很难受,幻想最终还是破灭了。

在煎熬中过去了半个小时,袭律师终于出来了。但他告诉我们,警方说,王全璋被采取指定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指定场所不便透露!此时我都觉得无力悲愤了。你究竟干了什么以至于他们怕成这样?秘密监视居住,不就是秘密关押吗?不就是强迫失踪吗?全璋,我相信你做的事情是光明正大绝非不能见人的,是他们太见不得人见不得光!

全璋,寻找你的这些日子,跟李仲伟、袭祥栋等人权律师打交道的日子,跟其他被失踪者的家属患难与共的日子,看尽官府衙门官吏衙役嘴脸的日子,我渐渐明白你为什么要做那样的案件,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办理案件,我更知道你过去和现在为什么会有那样这样的遭遇。

黑夜终会过去,我相信你所做的一切,我们也会等到黎明的到来,等到你回来!

 你的妻子 李文足

 2015年8月31日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