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情怀的迷恋与被敌意的商业参与业

今天收到luCY若水的私信,不知道是不是群发的。私信希望我能谈谈,她和肉唐僧,李剑芒关于“访民产业链”争论的看法。
原贴的链接如下:
http://weibo.com/1277452581/Co3fO85kP?type=comment
翟岩民被抓之后,新闻报道暴露出一些网民们不知道的问题。“一条由“访民经纪人”翟岩民指挥、由个别维权律师和当事人的关系人出钱,相对固定的“访民”群体冲在前面,活跃于全国各地的热点案事件,彼此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利益共享。”

这段文字说明,部分公民去现场声援,并不是一种自发的,出于道义上的认同。而是因为利益的驱动,也就是职业举牌,或者职业维权。

LUCY若水认为:访民成为利益产业了,还有多少吃维稳这碗饭的,职业举牌的冒充为民主上街,编造谣煽动网民情绪获利,这让真正陷于牢狱的异见者情何以堪啊?为公义发声转帖的人都该思考!

肉唐僧则认为,上街是唯一有效的办法,只能上街,需要人上街,而组织上街的行动,需要成本。所以,他们用这种方式开展行动是可以理解的。
我来谈谈我的看法吧。

我比较倾向于肉唐极僧的观点。

1、社会自组织的困境。
正如肉唐僧所说,需要有人上街,需要有现场的力量。访民是最勇敢,也是最活跃的。但他们大多因为多年维权,生活窘迫。一次两次出于道义站出来声援,不管是本着想结盟,抱团取暖,增加曝光率,都好。次数多了,自己消耗不起,作为组织者也会不忍心。因此,最基本的考量就是:让访民冒险参加行动,至少应该免除他们的经济压力。因此,路费和伙食费就需要报销。这种减压无疑会增加访民参与行动的积极性,也就提高了组织行动的效率。但是财务管理是一个问题。毕竟行动的钱是通过募捐来解决的。可能募捐结果不理想,原来承诺的路费就不能够兑现。或者经费充足的时候,这些钱又不能合理的分配。对这些钱的分配也没有进行公开的讨论。因此,这些不成熟的地方,其实都是公民运动组织化受限的一个困境。我认为,他仍然不能与商业的产业链相比,他还是一个自组织的公民行动。
如果组织化是合法的。

他们会有明确的资金使用说明,规范的财务制度,有详细预算的筹款制度。这样就能避免网友声援或者参与捐款时,出现资金使用不明确,项目进展无法跟进的焦虑与不信任。

2、应该冷却的情怀。

有一些网友听说我做过一些事情后,总喜欢对我说出“致敬”“伟大”“历史将会记住你”“女英雄”。特别是在一群人面前这样说我,我都会非常尴尬。

当我被扔在路边时,有网友说,“大家一起捐钱给你买套房子。”当时我吓了一跳。我心想,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即使我做了什么,也是做为一个社会公民,应该做的本分。为什么我可以得到这么多。虽然我非常抗拒这种说法和做法,但一套房子对我来说,真的充满诱惑。

同样的,随着公民社会运动的发展,民间也拥现出许多的君子,义士,勇士,甚至先驱。人们将这些为民主做出过贡献的,或做出过牺牲的人,受到过压迫的人,都捧在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去赞美,去歌颂。
我想,这样做,除了是为了抬高他们在公众眼中的地位,为民间的民主运动正名,我想,也体现出公众对民主革命有一种特别情怀。

凡是宣传民主运动,参与民主运动的人,都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圣人。对英雄和圣人,就有一种超出常人的道德标准和要求。当然出会对贡英雄和圣人,有一种特别的敬畏与爱护。当这些英雄,圣人遇到困难之后,不管对方的需求是什么,人们能做的,似乎就是给他捐款。许多民众认为,捐钱就是最好的,表达对勇士的支持与赞美的方式。我认为,这种公众的英雄情结,也就使得民主情怀的贩卖有了一定的空间。

可什么是真民主,什么是假民主?

我一直认为,民主的追求是每一个公民都要做的普通的事。我反对拔高民主运动的门槛,把民主运动神圣化,精英化。

每一个人都尽力去付出自己的那一部分。如果民主运动是每一个人的本分,就不需要那么多赞美,也不需要那么多额外的成本。

当然,我也不否认有一些特别贡献的人。但他们应该是不可替代的,独特的。因为他们的能力或特别贡献而获得赞美。那样的赞美,绝对不是廉价的,而是令人心悦诚服的。

3、被敌视的带民主标签的商业活动

人们认为,民主就是一种纯公益的行动。不应该跟钱,跟商业扯在一起。事实上,也有职业公益人士,也就是领工资的公益人士。因为公益的原则是不以金钱为源动力,并不是不跟钱沾边。缺了钱,什么事都干不了。
如果民主人士在网上卖东西,立刻就会有五毛站出来。“原来都是生意!”

但中国有专业的,职业的民主人士吗?那是需要有钱来供养的。如果你给民主人士发工资,而他领着你的工资,却在微博上从商,那是他不对的。可你没有供养他,他就不是职业的民主人士。本来他就是一个生意人,偶偶谈谈民主。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人家放弃自己赚钱的时间,放弃自己的生意,清谈民主呢?

有人说,他借谈民主,骂政府来收获粉丝,收获民意。这是一种欺骗。

每个人都可以谈民主,骂政府。你也可以,他并没有使用特权来强行要求你关注。

关键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愿意选择跟随一个偶尔谈谈民主的生意人,于是他就成了大V,公知。你除了关注,可能还付出了更多,经常买他的东西等等。其实,有些付出是没必要的。但是是你自己愿意。

你觉得他只是一个生意人,不符合你的期望。你可以离开他。

你可以去追随,去分辩,那些为民主奉献过更多的人。或者你去供养一个职业的民主人士。

当然会有人假装很关心民主,为了吸引你的眼光。背后有一个商业的目的。这也是情怀宠出来的。

你是靠你的智慧去分辩,谁才是你真正可以信任的人。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靠谱的。我从来都是公开的说,我不是民主人士,我也不做公益了,我是淘宝店主。

现在我也公开地说,我开了公司了,我是正经的生意人。这些都是告诉你们,不要向我投错了情怀。

我现在的主业是赚钱,而不是牺牲。你们就可以考虑,把你们的支持,给那些你们认为,能为民主做更多贡献的人。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义务,这样来提醒你。

综合以上几点,我想我的观点是很明确的。浪漫的情怀不可取。政治就是很理性的事情,不是谈恋爱。不管是行动者,还是支持者,都要像水晶般冰冷,透亮。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