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kān)菜:吃货的看守所生存攻略

编按:被抓的公益人越来越多,有些奇怪的知识你必须知道。

『 本文为同行来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很久之前,看见一些人做着做着公益组织就被关进看守所,我心乱如麻:如果有一天,我因为未知名的奇怪的原因被抓进了看守所,怎么办?当时我望向用微薄的工资新买的巧克力酱,心想,哎呀我千万不能被抓,被抓了就不能吃好吃的了,听说,里面连肉都没有啊!

没想到,我真的因为未知名的奇怪的原因被关进了看守所。挥别我的巧克力酱、木桶鸡、水煮牛肉、三文鱼后,我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初来乍到

第一天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亲切的号友们带上了为我安排好的座位:一个靠着透明厕所的墙角。号友们亲切地问我:喂,那个新来的,你有传染病吗?没有啊?那你吃多少个馒头?

早饭是黄色的玉米棒子粥、用芥末或者有稍刺鼻气味的调味料腌过的咸菜和大馒头。作为一个南方人,我被这种大馒头吓了个头破血流。第一口下去,酸酸的,号友说,今天的馒头放不够碱啊!

午饭,是下了各种调料做成的白水煮白菜\青萝卜\白萝卜\芽菜,和大馒头。晚饭,是下了各种调料做成的白水煮白菜\青萝卜\白萝卜\芽菜,和大馒头。我弱弱地问号友:咱们会有肉吃吗?号友说,有!一周两次呢!

肉有几个种类,一种是不知道用什么粉做成的水煮丸子,我第一次吃的时候是被提审回来后,午饭时间过了,好心的号友帮我留的。这位号友我叫她姑姑,我在看守所里面吃到的好吃的大半是她的杰作。当时我认为这些丸子很难吃,我和着吃了半个馒头,就倒掉了这些丸子。一种肉是不知道用什么粉做成的鸭肉,我觉得还挺好吃的。还有一种,是肥!猪!肉!这是我在37天里的最爱!满嘴的肉香味,油腻腻地融化在大馒头粗糙又复杂的纹理里,吃完之后都不想刷牙了。

但是,难道这些食品就能促使我专门写一篇文章来歌颂吗?值得记录的,是劳动人民不管在多差的生存环境中都能传承着让自己的嘴舒服一点的智慧啊!

供给采购的物品有橙子、苹果、梨子、青瓜、绿椒,肉类有密封包装的猪头肉、牛腱子、香肠,调料有酱油、砂糖、辣酱、醋,还有方便面(永远的康师傅红烧牛肉)和豆奶粉、袋装牛奶;零食有沙其马、饼干、糖果等等。这些东西排列组合出下面奇奇怪怪的菜式。江湖上应该有它的名号:看(kān)菜。

看(kān)菜

猫耳朵

第一天很无聊地坐板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笃笃笃的声音。我转过身,是一位阿姨在用手捏碎一个凉馒头。她在馒头粉中加入一些早餐保存下来的黄粥,然后把这些混合物捏成一片片小树叶的形状,再用采购来的酱油、蒜、醋搅拌:“来,孩子,试试姨做的猫耳朵。”她用勺子喂我一口,那种香味和酸甜遮盖了馒头的酸味。“阿姨,你太神奇了!”阿姨报之以不好意思的笑容。这种猫耳朵平均两天会出现一次,每次有姐妹做了,就会每人一口分给其她号友吃。

甜品

馒头,还可以用来做甜品。一天坐着板,后面突然伸上一只手:“孩子,你尝尝。”我看也没看咬了过去(我没有眼镜,看了也没用),酥香从舌尖蔓延到了鼻腔:那是一个小小的用手捏馒头粉搓出来的丸子,外面裹以白砂糖和花生米碎屑(但是我至今都想不通那花生米是怎样来的,采购单上没有啊),外脆内软,犹如金沙巧克力一样可人。

有一天我在擦地,突然看见板下有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面泡着什么,长出了轻轻翠翠的葱状物。我问号友,这里还种草啊?号友说,傻孩子,那是蒜苗。我看着那绿绿的东西,想着,绿色果然代表生机和希望。

黑醋浸泡金乡蒜,等上一周就能吃到腌糖蒜;早餐吃剩的咸菜在风场上风干或者暴晒,就能发酵(?到底是不是这个原理)出泡菜。方便面里面的调味粉包往往要留下来,周五早上吃煮鸡蛋的时候蘸着吃,好吃得不得了。吃肉那天大家都会省着吃,把剩下来的肉用糖、醋、酱油腌一下,晚上夹在馒头里,加些青瓜辣椒,肉夹馍就横空出世了。

姑姑的生日

姑姑是个拌菜之神,她每天拌青瓜拌绿椒拌猪头肉,是咱家的大厨。醋香、蒜香、辣椒香混合在一起,和外面东北菜馆的拍黄瓜、拌青椒一模一样。她拌的辣椒芝麻酱,帮助我度过了好多个因为提审而错过了饭点的日子。我多次提出想要帮她一起拌些菜做做饭,她说:“你看不见,帮了也添乱。拿个勺子上板等吃吧!”每天早晨,姑姑会把自己的豆奶粉分给我,她说,这个伴着黄粥吃,甜甜的会容易咽下去一点。

姑姑心灵手巧,为人爽朗豪气,到了她生日,一场低调奢华的生日宴是在所难免的。我们家从她生日前一天就开始做宴会菜单了:长寿面、生日蛋糕是必须的,大家都豪气一点,把买的冰红茶开封了吧!拌肉那是必须大大的有,拌菜也要味儿足!

生日的前一天,另一位姑姑就开始张罗做生日蛋糕了。塑料盒底部放上了最大分量的消化饼干,牛奶慢慢慢慢地浇在上面让其融化。稍微融化了的饼干轻轻搓碎,铺平整个塑料盒。干净平滑的饼干碎被牛奶和果粒橙凝成固体,上面轻轻铺上一层轻薄的豆奶粉。另一位姑姑把红糖和果单皮的混合液装到一个塑料袋里面,用牙齿咬出一个细细的口子,然后在蛋糕面写上:生日快乐。然后她又用沙其马捏了一只肥猪放在蛋糕上面。那只肥猪代表姑姑的生肖,她好几天不舍得吃。蛋糕面用橙子和果丹皮稍作修饰,一个完美的蛋糕就出现了。如果大家有手机在身,一定会争着拍照吧!姑姑还做了另外一个没有那么精美的蛋糕,上面写着:早日回家。每个号友都分得了一口。

长寿面是用装馒头的大脸盆来装的!泡面用开水一冲,调味分包留着拌其他东西,调味油包、酱油、醋和芝麻酱一起拌,加上一些辣椒和香肠,一大盆一大盆的拌面就出现了。每个人都能分得几口面,每个人都大赞好吃。姑姑脸上有光,心情也特别愉快。虽然她开庭后迟迟收不到判决,每天都蚂蚁咬似的度日如年,但是那天她应该是高兴的。

在我离开看守所的那一天,恰好是姑姑在看守所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她就要到女子监狱里去了。咱家给她设计了一个盛大的欢送宴:用豆奶拌的水果沙拉,调料非常足够的青瓜拌香肠,辣椒拌猪头肉,丰满耐嚼的牛腱子,下了粉包来拌的泡面……我依旧视线模糊地坐在我的位置上,等待着这些对我像对女儿一样的号友上坐一起吃饭。正当我们举起饮料要捧杯时,管教来到了我们号门口,说,郑楚然,出来吧,取保了。

伴随着号友们真心发出的欢呼,我悄悄瞄了一眼板上的“看菜”,抱了一下我两位姑姑,对大家说“谢谢你们的照顾”,在她们再三叮嘱“千万别回头看”下,走出了监室的铁门。

2015-06-24 NGOCN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