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办案记(二)

唐荆陵5

6月19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唐荆陵律师(虽然他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我仍愿意称呼他为律师)、袁朝阳、王清营三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6月18日六点钟,我就起床了,搭乘7:55从贵阳飞往广州的飞机,9:35,飞机降落在白云机场,出机场,打车,直奔白云区槎头镇的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王清营。

执业十多年了,开庭前一定会见当事人,必须的,这就是道儿。

上午十一点到达看守所,办完手续进入会见室,11:20了,一会儿王清营被带进来。警察是个长的很清秀的年轻人,普通话说的不错,客气的说,你们谈吧,12点收监。我说我大老远的来,明天开庭,多谈会儿行不?他说,我也得下班吃饭,不把人收监,不可以下班。我说那好吧,12点就12点吧。

清营理了个光头,为了活跃气氛,我说你好像个少林武僧,清营也笑了。在看守所羁押的人,因为见不着亲人,最想看到的就是律师,从律师这里知道一些亲人的消息,把自己的想法通过律师告诉亲人。所以,我做律师以来,都尽量多陪当事人聊会儿。

知道他不会认罪。但按规矩,我得问他认不认罪。他不认罪,他认为自己根本没罪。再问,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有无意见,他说,起诉书说的那些事根本不是犯罪行为,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我们三个人仅仅是践行了这些权利,就被指控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太荒唐了。接着,他向我介绍非暴力公民不合作。他说作为人首先要明白:

人人生而平等,上天赋予了每个人自由、生命、追求幸福和反抗压迫的权利。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信、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游行示威等政治权利和自由。

数百年来,世界无数先知先哲为了确立这些权利而奋斗。百余年来,中国无数志士仁人为了实现这些权利而牺牲。

如果以前,它们尚是空头支票,那么今天,该是兑现的时候了。

如果以前,它们尚是一纸空文,那么今天,该是让这些权利落实的时候了。

该是实实在在、一点一滴落实在每一个普通中国人身上的时候了。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这个任务不完成,中国就再也不能前进半步。

这是现代中国大厦的基础,这个基础不坚实,一切现代化成果就是建设在沙滩上的海市唇楼。

这些话对我这个可以是长辈的人来说,已经没有新鲜感了。就提醒他时间宝贵,直接讲讲非暴力公民不合作吧,便于明天开庭辩护。刚讲一会,那位长相清秀的狱警进屋说,不好意思,时间到了,你下午再来吧。看到清营谈性浓,我答应下午继续。下午两点上班,早早排队,办好手续,警察告诫我不能带录像录音设备,我说没有带。我两点半等在会见室。一会儿,那位警察把清营带来了,仍然客气的退出了。清营说,他们都说你比那位戴眼镜的隋律师好,建议我退掉他。我说隋律师不畏强权极具个性,你在看守所的情况都是他发出来的。他说,真的谢谢他呀。接下来,他介绍非暴力公民不合作。他说:

非暴力公民不合作是中国的民权运动,护宪运动。它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维护公民权利,反抗侵权的暴政,最终驱除专制,实现一人一票的普选,建成自由民主的中国。它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他的力量资源是是保守个人尊严和唤醒个人灵魂。

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国人都可以堂堂正正行使这些宪法权利,每一个居住在这个国家的公民都可以光明正大享用这些天赋自由。

这土地是我们自己的土地,这国家是我们自己的国家,何煽动颠覆之有?何来推翻不推翻之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主人自己煽动颠覆自己,岂非滑天下之大稽,主人自己推翻自己,实在是神经错乱之辞。

我们理直气壮行使宪法权利,就是维护公民宪政的政权,我昂首挺胸享受天赋人权,就是捍卫自由民主的制度。

他说到这里,对这个年轻人我有点刮目相看了,我问他,如何会思考这些问题,我知道当下大多数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思考的是怎样轻松的多赚钱,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他说:

我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自幼看到农民悲苦的生活,我就决定要为改变农民命运而努力。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广州,经过奋斗,过上了衣食丰足的生活,而这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发现,再不为幼时的理想做些什么,我很快就要老了,我已经明白,农民悲惨的根源是民权的贫困。

经验告诉我,比衣食的贫困更加痛苦的是权利的贫困。古今中外的专制制度造成无处不在的对个人尊严的的践踏,而当代中国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就是依据宪法建立可以保障每个人权利的自由民主制度。当我为此而工作,我的生命似乎被激活了,我的心似乎被点燃了。

每一个国人都必须释放出充分的善意、理解、同情和爱。这就是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这是一条可以带来自由和民主中国的可行之路。同为一国之民,我们是一个整体。如果这个社会中最弱小者的权利不能保障,那么最强大者的权利同样得不到保障。如果天安门前的乞丐是不安全的,那么中南海里的常委同样是不安全的。要建立可以保障每个人权利的自由民主制度,这需要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推动,不但需要自上而下的改良改革,更需要自下而上的民权运动、护宪运动。

他侃侃而谈,我认真倾听,记录着要点。很快,五点钟收监的时间到了。那位客气的警察将他带走了。

我收拾东西,离开看守所,边走边想,在我的记忆里,他所说的,不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几十年前曾经向中国人民承诺要做到的吗?

怎么会把这样的人送进监狱呢?到底哪里出错了?我晕!

转自:恒权律师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