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不应该害怕他们的政府——潘恩语录(下)

《理性时代》

152、我一向极力主张人人有保持他的意见的权利,不管他的意见如何与我不同。凡是否认别人有这种权利的人,会使他自己成为现有意见的奴隶,因为他自己排除了改变意见的权利。对付任何一种错误的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理性。

153、我相信人类是平等的;并且我相信宗教的职责在于做正义的事情,爱仁慈,和力图使我们的同胞得到幸福。

154、一切国家的教会机关,不论是犹太教的,基督教的或是土耳其教会的,在我看来,无非是人所创造出来的,建立的目的是在于恐吓和奴役人类,并且借此来垄断权力和利益。

155、为了人类的幸福,一个人在思想上必须对于自己保持忠诚。所谓不忠诚不在于相信或不相信;而在于口称相信他自己实在不相信的东西。

156、思想上的谎言在社会里所产生的道德上的损害,是无法计算的,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当一个人已经腐化而污辱了他的思想的贞洁,从而宣扬他自己所不相信的东西,他已经准备犯其他任何的罪行。

157、教会和国家一旦勾搭起来,发生了龌龊的关系,不论是犹太教,基督教或土耳其教会,就会非常有力地用痛苦和处罚的方法来绝对禁止议论已确立的信条,以及宗教上的主要原理;除非等到政治制度有所变革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不能适当地和公开地在世界面前提出来;但是不论何时,如果能够做到这点,就会跟着来一个宗教制度上的革命。人为地创造出来的东西和僧侣的诡计就会被发觉出来;因此,人就会回到纯洁、没有搀杂也不受污染地信仰一个上帝,而没有其他。

158、每一个国家的教会或宗教,都是假装着遵循上帝付托给某些个人的特别使命而建立起来的。犹太人有他们的摩西;基督教徒有他们的耶稣基督,他们的使徒和圣徒;土耳其人有他们的穆罕默德,好象通到上帝的道路是各不相同的。

159、基督教的理论比之古代神话学者的偶像崇拜相差无几,其目的都是为了权力和收入;所以还需要理性和哲学来除去这双重性的欺骗。

160、一件事情要使人人都相信,应该具有使大家普遍可以看到的证明和证据

161、道德上的正义不能把无辜的人来代替有罪的人,即使无辜的人自己挺身而出也不行。如果以为正义可以这样做,就破坏了它自己存在的原则本身;这样就不成其为正义;它就变为不分皂白的复仇。

162、我们所看到的每一件事物都有一个内在的证据,证明它不是它自己所造成的。每一个人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一个证据,证明他不曾造成自己;也不是他的父亲,他的祖父,甚至于他的同类里的任何一个人所能造成他的;也没有任何一棵材,或任何一只动物能够自己造自己;就从这样一种证据所产生出来的信念,使我们象过去一样不得不信仰一个永久存在着的“第一原因”,这个信仰的性质跟我们所知道的任何物质的存在完全不同,并且一切事物都凭着它的能力而存在;而人把这个“第一原因”叫做上帝。人惟有依靠运用理性,才能发现上帝。离开了理性,他将什么东西也不能了解

163、关于基督教的信仰体系,在我看来象是无神论中的一种———种宗教上的否定上帝。它所宣扬的是相信一个人而不是上帝。它在人与他的创造者之间引入一个叫做救世主的不透明体,正象月亮把她的不透明的自身引入到地球与太阳之间一样,通过这样的方法而产生一种宗教的或非宗教的晦暗的光。它使整个理性的发光体罩上一层阴影。

164、现在叫做自然哲学的,包括科学的全部范围在内,其中以天文学占主要地位,自然哲学就是研究上帝所创造的东西,和上帝在他所创造的东西里的能力与智慧,而这个才是真正的神学。

165、至于现在代替自然哲学来进行研究的神学,只是研究人的意见和人关于上帝的幻想。这不是从上帝所创造的东西,而是从人所创造的东西或所写的作品来研究上帝本身;而且基督教体系对于世界所造成的危害不能算为极小,它抛弃了原始的和美丽的神学体系,象把一个美丽无辜的人抛入于痛苦和耻辱之中,而留出空地以容纳迷信的妖魔。

166、对于上帝创造出来的东西和从这些东西里体现出来的上帝的能力与智慧的研究和思索,在这些文件写作的时候,形成了一大部分的宗教热诚;就是这个热诚的研究和思索引导到我们现在叫做科学的基本原理的发现;并且由于这些原理的发现,使对于人类生活的便利有帮助的几乎一切技术得以成立。每一种主要的技术都是由某些科学的母体里产生出来的,虽然一个机械地做这种工作的人不能经常地而只是很难得地看出这种关系。

167、基督教的体系把科学叫做人类的发明是骗人的;只有科学的应用是属于人的。每一种科学都有一套原理作为它的基础,这些原理象调节和支配宇宙的那些原理一样地固定不变。人不能创造原理,只能发现原理。

168、人不能发明任何永久和不变的东西;但他为了这个目标而运用的科学原理必然是永久的和不变的,好象天体运动的规律一样,不然的话就不能把他们象现在一样用来确定一次日蚀或月蚀在什么时候和以什么方式发生。

169、我们的一切科学知识是从研究真正的神学中得来的,而一切技术是从那种科学知识产生出来的。

170、基督教信仰体系的建立者和拥护者不会不预见到:人类由于科学的帮助,能从体现于宇宙的结构中和一切创造物中的上帝的能力与智慧,得到不断进步的知识,而有了这种知识就会对于他们的信仰体系的真理加以反对和发生怀疑;因此为了达到他们的目标,有必要把学问缩小到对于他们的计划较少危险的范围内,而且他们依靠把学问只局限于死读已死的语言来做到这一点。

171、凡是对于人类思想的状态和进步有过研究的人,凭他对自己思想的研究,必然会注意到所谓思想可以很清楚地分成两类;第一类是通过回顾和思维的行为而产生的;第二类是它们自己突然跳到头脑里边来的。

172、任何人从学校教育所得到的学问,只能当作一点小资本,作为他以后自己学习的一个开端。——任何一个有学问的人,到后来他自己就是他的老师,理由是:原理和情况具有显然不同的性质,所以不能铭刻在记忆上面;它们在思想的住所里的位置是理解,而且它们从来没有象当它们以概念开始的时候那样的经久。

173、只有拒绝上帝在他的道或创造中提供给我们的感觉的证据和放弃我们的理性对于这种证据的反应,才会有这么多荒诞奇异的信仰体系和宗教被捏造与建立起来。

174、存在于宇宙中的真正的上帝之道和印刷在一本任何人都能制造出来的书里的所谓《圣经》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我现在要谈谈历代以来也许在一切国家里都用来欺骗人类的三种主要的手段。那三种手段就是神秘、奇迹和预言。前面两个跟真正的宗教是不相容的,第三个应该永远加以怀疑。

175、神秘和真理是对立的。神秘是人所制造出来的烟雾,它模糊了真理,而且以歪曲的姿态把它表示出来。真理从来不把它自己包裹在神秘之中。任何时候,如果它被神秘包裹着,那是反对真理的人所做的工作,而不是它自己要这样。

176、我们侍奉上帝不能象我们侍奉那些非有这样待奉不可的人;所以我们所应有的惟一的侍奉上帝的观念,是对于上帝所创造的人类的幸福有所贡献。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退出这个世界上的社会。而在自私的虔诚中过着一种避世的生活。

177、宗教的真正的本质和意图(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证明,甚至于表现出来它必须完全脱离神秘,并且跟一切神秘的东西断绝关系。宗教,当作一种义务,应该对于每一个活着的人,一视同仁,所以应该在同一水平上来理解一切人。人的学习宗教跟他的学习一种职业的秘密和神秘不同。他是凭反省来学习宗教的理论。它从他的头脑对于所见、所闻或所读的东西的反应中发生出来,而实践就跟它相结合。

178、在一切总的目标方面都用得到神秘,而奇迹跟在后面作为偶然的帮助。前者用来迷惑人的头脑;后者用来迷乱人的感觉。一个是语言,另一个是魔术。

179、人类对自己想出了某些规律,他们认为他们称为自然界的是凭着那些规律来行动的;并且认为奇迹是跟那些规律的作用和效果相违反的东西。但是除非我们了解那些规律和普通称为自然力量的整个范围,我们就无法评判对于我们来说是奇妙的或奇异的任何东西究竟是在自然界的行动力量范围之内、范围之外或者和它相反。

180、我们如果不知道自然或技术所能达到的范围,我们就没有标准来决定一个奇迹是什么;而且人类由于相信外表,在把它们看作奇迹的观念之下,可能不断地受到欺骗。

181、那些称为奇迹的事情,无论放在哪一个观点上来研究,它们的真实性是没有把握的,而且它们也没有存在的必要。正象以前所说的,即使它们是真的,也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要人信仰一个奇迹要比信仰一个没有奇迹而显然属于道德的原则困难得多。道德上的原则是普遍地不言而喻的。奇迹只不过是暂时的东西,而且只能为少数人所看到,在此以后,它要求从信仰上帝转移到信仰人,根据人的报道去相信一个奇迹。所以不应该把奇迹的陈述当作任何宗教体系的真实性的证据,而应该把它们当作那种体系的虚伪的象征。

182、整个来说,神秘、奇迹和预言都是假的宗教而不是真的宗教的附属物。

183、我们所看到的创造就是真的和永存的上帝之道,在那里我们不会受骗。它宣扬了上帝的力量,它显示了上帝的智慧,它体现了上帝的善良和仁慈。

184、人的道德责任在于仿效体现在上帝的一切创造物中的上帝的美德和仁慈。我们每天看到的上帝对于一切人的慈爱,这就是一个示范,号召一切人同样做到彼此相爱;因此人与人之间每一件迫害和报复的事情和每一件虐待动物的事情,是违反道德责任的。

185、年代的久远不能作为故事真实的证据。相反,这是难以相信的象征;因为任何历史越是托始于古远,就越显出它是一种寓言(或神话)。

186、崇高的和可笑的事往往非常接近地联系在一起,甚至难以把它们分开归类。崇高再上升一步,便成为荒谬可笑之事,而荒谬可笑再提高一步,又成为崇高的了。

187、要在晚年享受幸福,我们必需习惯于终身伴随我们头脑的事物而乐其余年。只求享乐的人到了晚年是苦恼的,只在事业上单调乏味地工作的人,也不过少许好些:而自然哲学、数学和机械学是恬静的乐事的不断源泉;除了教士们的阴暗的教条和迷信以外,研究这些事物就是研究真正的神学;这种研究教导人们了解和羡慕“创造者”,因为科学的原理在于创造,是不变的,并且是神的起源。

188、我指出一种不容置辩的见解:第一,一桩故事各部分的一致,不能证明这故事是真的,因为各个部分可能一致,而整体可能是假的;第二,一个故事各部分的不一致证明整个故事不会是真的。一致并不能证明真实,而不一致肯定证明是假的。

189、任何认真思考的人,会把未来幸福押在对一件自然不可能的故事的相信上么?押在同一切正派思想不相容,而且查明为某些人所虚构的故事的相信上么?我们止于对朴素而纯洁的一个上帝的信仰(即自然神论)比我们陷于一个不可能、不合理、不健康和互相矛盾的故事大海之中,不是更为安全么?

190、说谎是容易的,但是说出以后,怎样去支持它是困难的。

191、一个人常能认识道理,而且他也经常有权利改变他的意见;但是这个自由并不适用于事实。

192、一个上帝的信仰,效法他的道德品质,或实践他的道德行为——只有根据这一点(就宗教而论)我们今后幸福的希望才有所寄托。

193、我们不能造出、不能改变,甚至也不能模仿上帝所造的一片草,然而却能制造或改变上帝的言语,就象我们改变人们的言语那样容易。

194、生存的意识是我们对于另一种生命惟一可以想象得到的观念,而那种意识的连续就是永生。生存的意识,或我们关于生存的认识,不必局限于一种形式,即使在这一生之中,也不必限于同一事物。

195、存在的意识并不依赖于同一形式或同一物质,这种意识在创造出来的东西显示在我们的感觉器官时,可以得到证明,只要我们的器官能够接受那种显示。

196、我们永远不应把对于任何事物的信仰强加在自己身上。

197、最令人厌恶的罪恶,最可怕的残酷行为和最大的不幸,使人类感到痛苦,均起源于所谓启示或启示宗教这种事物。那是反对神的品性的最不光彩的信仰,是对人类道德、和平和幸福的最大的破坏。

198、凡是尊敬上帝品格的人,凡是愿意减轻人为痛苦并且愿意消除在人类中种下迫害原因的人,都有责任把启示宗教的一切观念作为一种危险的异端,作为一种邪恶的欺骗而加以摒弃。

199、爱仇敌又是一种伪造的道德教条,而且也没有什么意义。人作为一个有道德的人来说,受了损害,不加报复,是他的职责,而且在政治意义上也是好的,因为报复没有终了;彼此互相报复,称为公道;但是爱与损害成比例,即使能够做到,也将是对犯罪的奖励。除此以外,仇敌这个名词也太含糊,一般化,不能用于道德的准则,它应当象一种格言那样,一向明确而且有规定的解释。如果一个人因误会和成见成为另一个的敌人,象对宗教意见和有时在政治上出现的情况那样,此人和存心犯罪的敌人不同;对将要出现的事情作最适当的解释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有利于我们自己的安定。但是即使他有此错误的动机,也不能成为对于其它部分的爱的动机。说我们能自觉自愿地爱而没有动机,这在道德上和自然法则上都是不可能的。

200、道德因规定它的义务而受到损害,这种义务首先是不可能履行的;假使能够履行,将会产生恶果;或者如前所述,是对犯罪的鼓励。己所欲,施于人,这一格言并不包括爱仇敌这一奇怪的教条;因为没有人指望他的犯罪和与人为敌能够得到别人的爱。

201、那些宣传爱自己仇敌的人,一般是最大的迫害者,他们这样做倒是始终一贯的,因为这种教条是伪善的,伪善的行为与它的宣传背道而驰,是自然的事情。

202、自然神教没有骗人的可能,而是教导我们一切必要的和理应知道的东西。创造就是自然神教徒的圣经。他在造物主所写的手迹中读到了上帝存在的必然性及其权力的不变性,而其它一切的圣经和圣约书,对他来说都是伪造的。

203、在一切编造出来的宗教体系中,再没有比称为基督教的东西对上帝更富于毁损性,对人类更缺乏教育作用,对于理性更加违反,而且更加自相矛盾的了。对于信仰来说,过于荒谬,太不能使人相信,同实践也太不一致,所以它使人心无情,或者只能产生无神论者或宗教狂热分子。

204、并非出于编造的唯一宗教,其中具有一切证据证明神的起源,这就是纯洁和朴素的自然神论。它一定会成为人类最初的而且可能是最后的信仰。但是纯洁和朴素的自然神论并不符合专制政府的目的。那些政府不能把宗教作为一台发动机来掌握,只能把它和人类虚构的事物混在一起,并把他们自己的权力作为其中的一个部分;自然神论也不能满足教士的贪婪,只能把他们本身和他们的机能和它结合在一起,使它象政府一样,变成这个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就是这种东西形成了教会与国家在其他方面的不可思议的勾结;教会是仁慈的,国家是专制的。

205、假使人对于上帝的信仰具有应有的充分和强烈的印象,他的道德生活应当受到那种信仰力量的约束;他应畏惧上帝和他自己,而不会做出对上帝或自己隐瞒的事情。要使这种信仰能有充分的力量,必须使它有独立的行动。这就是自然神论。

206、我们只能从上帝所做的工作中认识他,我们不能从一种属性中得到一个概念,而是遵循导致那个概念的原则。我们如果不具有了解某些事物的广泛性的手段,我们对上帝的权力只有一个混乱的观念。除了认识它行动时的次序和方式,我们对他的智慧是不能得到什么概念的。科学的原则导致这种知识:因为人的创造者就是科学的创造者,只有通过这种媒介,人才能见到上帝,就象面对面一样。

207、假使能把人放在一种情况下,赋与想象能力,来观察一种见解,仔细思索宇宙的结构,注意几个行星的运动,它们表面变化的原因,它们转动时的准确次序(甚至到最遥远的彗星),它们之间的互相联系和依存并且认识上帝所建立的驾御和支配全局的规律体系,这样,他就能想出远远胜过任何教会神学所教导他的东西,也就是上帝的力量、智慧、广大和宽宏大量。于是他看到:人类的一切科学知识和一切机械的技术,均出自这个源泉;利用这些,他能使他这里的处境变得舒适一些。他的思想由于这种情形得到提高,并且为事实所说服;他的知识增加了,他的感恩之情也随之加深;他的宗教或崇拜会同他作为人的改进给合在一起;他从事的职业与创造的原则发生了联系,象农业、科学和机械技术上的一切事物一样,对他关于上帝和他对上帝的感恩的教导,会超过他现在听到的任何基督教神学的说教。

208、人所有的科学与机器的知识,借助于这些知识,就能使他在地球上的生活变得舒适;没有这些,他的外表和生活条件与普通动物简直没有什么区别,而这些知识都来自宇宙的伟大机器和结构。

209、当作家和评论家谈论崇高时,他们没有看到它同谬论多么接近。

210、造物主的《圣经》,其内容是无穷的。科学的每个部分无论同宇宙的几何学、同动植物生命的体系或无生物质的性质有无联系,既是一种哲学教科书,又是一种信仰的经文,既是人类进步的教科书,又是感恩的经文。

211、在可以自由发表意见时,无论在政府或宗教问题上,真理终将获得很大的胜利。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