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百姓道德沦丧根源是社会环境逼良为娼

当前中国表现出来的道德滑坡,实际是制度问题,是法治缺乏的问题。现在的关键是需要突破制度,建立健全的法治。使一个社会多数好人得好报,而不是相反。在保证好人有好报的环境中,人们自然会形成行善的习惯。

好的社会做好事容易做坏事难,现在的情况正相反。年轻人走进社会,要保持清白守住道德底线则难以生存,而与贪腐同流合污则顺风顺水。不但官场腐败,学界文化界新闻界企业界都腐败,连小学生都给老师送礼。这样的社会矛盾和被和谐的民怨,一旦发生动荡后果难以想象。

资中筠女士是美国问题研究专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后来,她因为必须说不想说的话,或者是去贯彻不赞成的政策,在九十年代末辞去了所长的职务。资中筠表示:“我笔归我有,迄今不过三十载。”资中筠在最近几年公开发表的文章和演讲中,以鲜明的观点对文化,经济,教育等领域的时事问题发表意见,受到民间舆论的推崇,认为以资中筠的经历和身份能公开说出真话,非常难得。

资中筠女士在最近的一次《中国的文化复兴与启蒙》的演讲中,针对文化受到禁锢和管制的现状,她引用中国文化思想史研究学者葛兆光先生的话说,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能发展到今天,是因为中国文化曾经都是开放的。讲到中国知识分子没有底线的堕落现象时,资中筠表示,中共目前各个领域的政策往往是逼良为娼。

资中筠在凤凰卫视的演讲中,回答现场观众围绕文化问题的提问,在问到在海外花费巨资兴办大量孔子学院的做法是否得当时,她表示如果外国人愿意学中文,应该是他们自己出学费。而不是现在这样花费巨资请人上门来学。她指出现在文化面临的问题是人为的禁锢。

资中筠说:“现在脑子里头想的还是政治问题,就是说我们不要美国的这个什么什么,然后说美国要强加于人什么什么,然后说这个欧洲怎么样,说来说去说的是这个,其实这个要是从文化来讲,是讲不通的。”

资中筠进一步引用中国文化思想史研究学者葛兆光先生的话,来解释文化必须有开放的环境才可以生存。

资中筠说:“人们认为中国是封闭的,只有鸦片战争的时候才是打开的,实际上封闭的时间比开放的时间少,一直都是开放的,只不过是开放的程度和多远就是了。所以中国的文化才能够一直发展到现在,要是一直都是封闭的,一点都没有开放过的话,早就没了,早就萎缩掉了。”

资中筠曾在《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的文章中,分析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颂圣文化”。在这次演讲中,有观众问到中国知识分子在文化复兴当中的作用,资中筠认为所谓知识分子不过是多读了一些书,但是连不剽窃的底线都守不住。她指出,中共目前各个领域的政策往往是逼良为娼。她希望中国知识分子能做到孟子所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资中筠说:“现在,在高级学者里头也是剽窃成风,所以这个起码你得守住,要守住一些底线。(凤凰卫视主持人:不好守住,他不剽窃完成不了本年度的学术发表论文的任务。)啊,对,就是这个问题。所以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在各个领域里的政策,基本上,常常是逼良为娼。就是说,你想好好干的时候,你总是得不到好,然后你要投机取巧,干邪门歪道的话,你到容易得到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