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爱情(郭玉闪潘海霞婚礼证婚的书面证词)

余世存:我们时代的爱情

(本文为2006年12月16日郭玉闪潘海霞婚礼证婚的书面证词,由李英强先生代读。)

在我们人类的诸多情感中,最为全面丰富、深邃美妙的,大概就是男女之情了。从伏羲女娲,也许是亚当夏娃以来,千千万万的人都在歌唱、抒写男女的感情。它是我们的本能,是我们生命的象征,又是我们在人世间的最高完成。“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女子谁个不善怀春?这是我们人性中之至神至圣。”当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的时候,当桃李春风陶醉在杯酒中的时候,当晨曦吻起河边的杨柳、初夏的栀子花瓣落在夜莺的歌声里的时候,当金凤玉露、江湖夜雨十年相逢的时候,我们这些渺小卑微的个体就知道了自己的归宿。

但是,很遗憾,人们至今没能说清这种感情是什么样子,它存在,却处于流变之中。特洛伊战争中美的要素,垓下的英雄末路,长恨歌的深情,罗蜜欧朱丽叶的生死相守,红楼梦的泪水人生,人类已有的爱情都不曾给予我们当代人以安慰,爱情在我们这里仍有待确定,有待我们以一生的努力去成全它,有待于我们安慰它进而回馈我们自身。它是缱绻一时的,还是相生赞育生生世世?它是停在开始的,还是惹尽杂质的?它是一见钟情的,还是蓦然回首的?它是直觉的,还是可计算的?它是独立的,还是附丽于名利、婚姻家庭之上的?可以说,爱情包罗万有,无能穷尽,无能确定,千千万万的男女也因此从没有重复过去、他人、彼此,而是在生命力的普遍波动中实现了不可替代的“这一个”的自己和“这一种”的爱。因此,每一代人、每一个人都在回答什么是爱情,都曾经面对过自我,并在自我面前自豪于跟功利主义和利己主义判然有别。

男女爱情最为纯洁的,在于它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以简单之极的力量把我们拔出了恶俗,我们卑微或许失败的一生因此得到了升华。我们生发的爱情,应对了庸常的岁月、黑暗的社会和乱世。这种爱情,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宋庆龄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林徽因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鲁迅先生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瞿秋白先生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王小波先生的。

男女爱情最为理性的,在于它在我们社会坎陷的历史里,以坚忍的心智守望了身体、存在乃至家园。这种爱情展示了生存自我设定的边界,它以“少年夫妻老来伴”的爱情伴侣,验证了人性的尊严和节制。这种爱情,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萨特波伏娃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千千万万无名无数的大众。

男女爱情最为高尚、最为优秀的,在于它在我们人类漫长的进化史上,以水滴石穿的坚韧柔情,击溃了专制、兽性的家国天下生活,它把人从家、国、天下中解放出来,使人回归了人本身。在人本身的目的面前,家庭、家族、国家、部落甚至人生等等所谓的利益获得都得回答它们各自的正当性。这种质疑并抗击管制和异化的努力,最终更改了我们的婚姻家庭生活,使得自由、平等的观念在近代以来即成为文明人的共识。倾国倾城的故事,“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故事中西方一再上演。历史学家们证实,农奴制、黑奴制、一夫多妻制、男权制、种族专制、国家专制,几乎都是被人类的爱情率先也最绝决地抛弃了。

近代以来,爱情甚至抬起了它最柔弱的肩膀,谱写了我们人类争取自由最动人的乐章。从夏完淳、谭嗣同到林觉民,从俄国十二月党人到捷克七七宪章的参与者,到台湾美丽岛事件中的先进分子,爱情都成为为自由而战最坚定的战士。那些真正伟大的“天下为公”的革命家们,几乎都跟爱情难解难分,从孙中山,到哈威尔,到曼德拉,都曾经“儿女情长”,这些英雄豪杰都有着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当然,在他们的革命时代,爱情甚至化身为女性而无私地奉献了一切。因此,在我们为民主社会的人性实绩表示祝贺和憧憬的同时,我们确知,其中有爱情的牺牲和实现。

直到今天,爱情仍在争取解放的人类历史里充当尖兵。在婚姻、政权、家庭、人性的专制和黑暗面前,爱情显示了它那不可言说、不可思议、不可称量的力量,爱情的自信自觉足与日月同辉。专制压迫到极致,爱到极致;社会黑暗到伤害,爱到伤害并回应了伤害。在我们当代的大陆中国,这种解放仍在进行,除了性独立出来颠覆、嘲笑社会成见和专制生活外,最优美、最纯洁、最坚不可摧的力量不是自由主义的观念、不是NGO的实践、不是中产阶级的发育,而是爱情。我们当代中国人可传可诵的爱情,都是这种人生正义跟社会正义的完美结合,都是对我们自身充分个体化又充分社会化的最好解答。这种爱情,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高尔泰先生浦小雨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陈子明先生王之虹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刘晓波先生刘霞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胡佳先生曾金燕女士的,已经是并仍然是属于陈光诚先生袁伟静女士的。今天,我们在这里,怀着感谢的心来祝贺郭玉闪先生和潘海霞女士,祝贺他们参与荣耀了我们当代中国人的爱情。

关于这一对新郎新娘的情况我就不多做介绍了。我们知道,他们承担了太多的东西,以他们的才情和智慧,他们本来可以过一种神仙般的日子,或者说,他们本来可以过一种小康般的和谐社会的日子,但是,就像玉闪先生的老乡、24岁就义的林觉民先生所说:“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够?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在黑暗的日子里,玉闪和海霞相濡以沫度过了我们难以想象的苦难,他们最纯洁的心灵经受了考验,也见证了我们社会的文明程度和生存状态。

我们今天来祝贺这一对新人,不是来神话爱情,而是来见证爱情的。对我们来说,最应该致意的,莫过于我们文明的老话,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他们的二人世界有如公主王子一样,希望他们的二人世界又有着成年人健旺的创造性果实。我们中国人对新婚夫妇的祝福,最道地的说辞莫过于“恭喜成人”。这种成人之说,本来就蔑视任何人间的权威,它意味着青春少年从此可以自我规定、自我管理、自我完善,在我们这样一个天下文明里,一经成人,没有任何世俗的力量有权干涉他们说话、走路、交友、信仰的自由。遗憾的是,有无数的机制、奴才和生活方式来干涉我们,用存在主义大师的话,他人即地狱,可诅咒的“王法”及其走狗们使我们中国人的成人之路相当坎坷,充满悲喜闹剧。千千万万的国民徒具成人之形而无成人之实,并且在人生的展开里败坏、污染了成人世界的福祉,像孩子一样在大家长的专制生活中苟且一生。我们的文明也早就洞悉了这一秘密,是谓君子有成人之美。确实,君子有成人之美,而类人孩集成人之丑恶。

幸而我们文明里仍有成人之美,仍有爱情的赐福。今天,我们来祝贺玉闪海霞的新婚,因为他们将有成人之美,我们的社会仍有成人之美。回顾我们的婚姻爱情历史,我们可以乐观地期待自由社会在至高无上的爱情里发育、壮大。他们的相知相守,或许有他们独特的体验,但他们的爱情,跟人类已有的爱情一样,给予人间人世以关怀。对他们来说,灵性絪蕴化成大海霞光,岁月切磋磨如美玉闪现,柔情润苍生万物,浩气赋天地流形。他们生存的事实,他们情爱的付出,正纷然成全并呼唤大陆中国的黎明之光。

因此,朋友们,让我们来见证他们的爱情,让我们祝福他们的成年礼,让我们成全他们的二人世界!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