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人权捍卫者哈儿陈云飞纪事

《哈儿律师一一浦志强》是陈云飞赞颂浦志强律师的大作,想必很多朋友都读过。四川俚语”哈儿”用中国现代汉语解释为憨厚,但我认为倒是陈云飞自己更适合”哈儿”的定位,显得更”憨傻“。

陈云飞,躬身中国民权运动一线数十年的“老兵”。2014年9月,郭飞雄案第一次庭审,他专程从成都赶往广州声援,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还没冲到广州天河法院大门,来自全国60多名声援者,就有近一半被抓到广州天河警察训练基地拘押。我和陈云飞不幸都在其中,第一次见面就成了“难友”。我被拘11个小时才获释,陈云飞跟警察软磨硬泡,得以陪我走出了警察训练基地。他的驯兽师作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见云飞是三天之后,他跟张圣雨在广东省公安厅大门前给公仆考勤,并寻找在成都街头打他的国保凶手。一连三天,吃住都在公安厅门前的绿化带内。那天中午,我跟吴魁明律师去看望在广州天河法院被抓受伤的公民马胜芬,从东浦红十字医院返回住处途中,看到微信群上陈云飞在省公安厅门口考勤的消息,吴律当即建议去送饭。我们得以再次谋面。后来我们的见面机会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深刻地体验到他的驯兽师作派。

跟着陈云飞在广东省公安厅、广州市公安局,广州越秀区政府驯了几天兽,云飞对我说想去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举牌,问我去不去?我说这是瞌睡送枕头的好事,哪去找?怎能不去?我告诉他,就在半个月前,我刚结束对广州大学城环卫工停工的指导,环卫工全胜,并得到一千多大学生签名支持。此时举牌,趁热打铁,正好。而且广州大学城开埠十二年,还从来没有人去举过牌,我两个可开先河。两人一拍即合,次日一早,一起乐颠颠地来到大学城。

哥儿俩牌牌挂胸前,一个写着“知识创造财富光荣,知识占有财富可耻。”一个写着“不敢接受人民监督的政府是……”,并肩走向大学城新天地广场。恰巧那天新天地广场举办”热爱生命”的大型集会,我们两个哈儿围着会场,举着牌牌转了一圈,那些教授、学生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不知所措。云飞举着牌在主席台上走着猫步,着实秀了一把。八、九个保安闻讯赶来,把我俩控制起来,交大学城小谷围派出所处理。云飞零口供。最后以扰乱公共秩序罪,拘留我俩各8天,算是得一小奖。即便在广州番禺拘留所,云飞仍在驯兽,我们6个控告投诉,吓得拘留所警官不敢造次怠慢。8天后,三个国保把云飞押上飞机,遣送四川,我则被广州国保又软禁了4天。

这年11月,云飞又来广州寻找打他的国保,及处理三项行政复议上诉。此刻,我协助指导的广州番禺新新生鞋厂停工,已进入最后阶段,云飞也亲临现场指导工人。我俩率一百多名工人去广东省政府和平请愿时,又双双被抓,在广州越秀区洪桥派出所处理被拘留5天,算又拿了个小奖。

最后一次见面是今年4月2日,我跟云飞状告广州市番禺公安局行政乱作为的开庭日。晚上,我们将马不停蹄北上,悼念六四亡灵26周年。此前云飞在四川遭国保殴打受伤住院,稍后又被扎毒针。我心痛不己多次劝他歇下来,确保我们开庭和顺利北上,云飞总是信心百倍的说:”一切按计划行动”。哪知道,清明前夕他还是身陷囹圄了。

清明和六四忌日,是云飞心里永远解不开的结,迈不过的坎。每年清明前夕到春夏之交,他总是奔波在亡灵悼念和慰问死难者家属的路上。20多年从未间断,这里隐藏了云飞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是26前的5月,20岁的云飞是北京农业大学大三高材生,一颗纯洁而又善良正义的心跟国家的命运一起跳动。他想用一腔热血乃至生命去唤醒良知,可是他错了……。在他绝食第九天,瘦弱的生命即将逝去的那一刻,一双宽仁的大手握着他孩子般的细手说:“孩子,你要活下去啊!你个人的牺牲又能改变什么?”随后把他送上救护车。可曾知?这双宽仁的大手正是紫阳秘书鲍彤的手,那天他代表紫阳看望绝食学生。云飞和鲍彤自此成为忘年交。云飞在任何困境中,总是一句:我己经多活了25年。以此来宽慰自己和他人。看!这不正是哈儿才会说的话吗?哈的忘我,哈的有智,哈的有勇,哈的更有爱、有义。

不客气地说,哈儿云飞的哈,是我们许多人做不到的。所以尤其可贵。在此,我谨向中国人权捍卫者陈云飞哈儿致敬!祝哈儿有福,哈儿一生平安!

 

刘少明2015年4月15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陈云飞.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