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晖教授:信访和维稳经费使用的“新秘密”

作者谢晖系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

火车上,同行的某市驻京办工作人员实际负责联络当地截访工作。他告诉我许多有关信访和维稳经费使用的问题,其中三点,让我震惊!怕是一般人怎么也都想不到:

其一:基层官员或工作人员动员人们上访,以获取高额利益。获取方法是以截访名义,在京大开、乱开各类发票,把平时不好报销的经费报销掉,大量维稳费用就这样进入私人腰包。有个十多人的基层政权组织,该地一年耗费维稳经费居然达1000万!

其二,不少地方基层政府和北京地方公安结成关系,要么在年初把大把维稳经费一次性直接打入北京有关派出所,往往上百万、甚至数百万,要么北京有关派出所提供一位上访者,地方付其两到三万元。导致北京公安内部有人不时通知熟悉的“上访者”到京来上访,给其些微好处以反过来大赚不义之财,维稳经费养黑了北京公安。其中有次北京公安和武警因为争地方提供的涉及十三人截访成功的“报酬”,两家一度闹的很大,也影响很恶劣。

其三,因如上两点,导致摆在明处的上访,相当一部分是基层政府、北京公安与访民沆瀣一气,专套纳税人的钱财(所谓“维稳经费”)而为。

真正有冤屈的上访者,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很秘密、很谨慎、很难截住、防不胜防的。那些大张旗鼓的上访者背后,经常蕴藏者黑色利益链。

他强调:他已就此给上面写过多份报告,且这类情形这两年有所收敛,但因为目前维稳经费口子开的还是很大,所以,这类问题还远未彻底解决。

2015-03-27 富敏荣律师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