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一山:聂树斌案波澜再起

Image

“死后亲笔上诉”,这等离奇情节,本来也可以有最简单的解释——聂树斌搞错了日期,纯属笔误。但这样一个并非完全不可能的解释,现在却很难被人采信。因为这案件扑朔迷离之处实在太多,处处显出不正常,好像才是这案件留给人的“正常”印象。

如果一个案件种种程序经得住推敲,案卷也是公开透明,那么出现这种日期出入,人们往往会往简单的方向去考虑;但聂树斌案却不是这样,判处聂树斌死刑的一审卷宗,存在多处拆装、涂改、伪造嫌疑,该案完整卷宗也是多年不让律师查阅,近期才被山东高院开放。假作真时真亦假。对于这样一个遮遮掩掩、处处离奇的案件,出现任何不合情理的地方,人们都会潜意识往最复杂、最符合阴谋论的方向去猜想。

上诉时间的“推迟”,也就意味着死亡时间难以确定。而这时间的模糊,又恰恰契合了此前聂树斌器官被移植的传言。在过去死囚器官移植乱象频出的背景之下,聂树斌的死本就引人遐想,此前屡屡被传“章含之用了聂树斌的肾”,但因死亡时间和手术时间对不上,所以传言没有被普遍采信。但聂树斌死亡时间若成谜,意味着过去的传言多了一份“证据”。正因如此,很多人宁可相信上诉状背后存在阴谋,也不会相信纯属笔误。

(节选自沸腾)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