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雪慧:用针头扎人的警察

警察打人,这种事太多,已经不足为奇。但警察用针头扎人,今天第一次听说,之前只听闻大街上有人搞毒针扎人的恐怖行动。纵然中国警察过多参加非警务活动、屡屡被推到跟民众对立的位置而发生职能变异,但用针头扎人,已经远不是职能变异了,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被警察用针扎的,是因租住屋多次被盗向派出所报案的陈云飞。

事发昨晚。陈云飞向机头镇派出所报警,来者是警号为009390的民警。该民警找种种借口不愿立案,陈云飞一句人民养警察,警察应该保一方平安,招来一顿暴打,在把陈云飞带弄上警车带到派出所的路上,他威胁:我不当警察了,出去杀你全家。又说:我就打了你,谁看见了?同来的两个协警连连摇头:“我们没看见……”。

一到派出所,陈云飞的两部手机被他搜走扔进水里,并恶狠狠甩了一句:你就别想走了。之后,他离开了一小会。陈云飞在跟派出所其他人理论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陈云飞租住屋打报案人的民警离开不多会转回来在陈云飞左边坐下,冷不防拿出针头狠扎正跟其他警察说话的陈云飞,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使得陈云飞一下子从凳子上弹起,大叫:你用毒针扎我!该警察迅速跑出大厅……

今早得知陈云飞在武侯医院,我们担心他被针扎的事,午后去了医院,他正躺在急诊室。问起伤情,他告诉我们主要是皮外伤。陈云飞皮糙肉厚,经常被警察打的鼻青脸肿也不在乎,这次,他真有点担心了,被扎那一针,究竟针头里是什么,昨晚被扎了,至今很疼。医生建议去疾控中心做检查,而且三个月后、半年后……,需要多次检查。

我们感到奇怪的是,陈云飞的房屋根本不会有什么值钱东西,怎么多次被盗贼光顾?原来,又跟强拆有关。机头镇还有一批住户面临低阶逼迁命运,如果拒绝签合同,房子将被强拆。今年已经有住户遭遇了十分野蛮的强拆。陈云飞的租住屋就在那里。为被逼迁住户和已经被强拆的人维权,对他来说,是义不容辞的事。这一来,他跟还坚守在那里的住户都成了黑恶势力眼中钉,入室盗窃,是黑恶势力对他们的一种骚扰、恐吓手段。

这个时候,又有急诊病人来,护士过来安排叫陈云飞到观察室。他从床上下来,我们发现他右腿根本站不直,这也是昨晚那个恶警干的事!恶警把陈云飞逼在墙边,用膝盖狠狠顶他下腿部……。我没听明白,同去医院的几位朋友解释:这样打人很厉害但表面不见伤……
中国纳税人冤大头,竟养了这样的恶魔!


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