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 代议制民主就是要从“个人利害 ”出发

 / 鄢烈山

 

本来想写篇文章,评一下柴女士那个纪录片中“个人恩怨”的表白,我非常欣赏这个说法。我不认为这只是她的叙述技巧,不止是幽默,不止是妥协,不止是“煽情”,不止是防被冠上“公知”的“污名”,不止是为区别于从前在央视的职务行为,而为自媒体张目或以“独行侠”自豪。做报道本来就该从最有切身感受的事件入手,何况雾霾之害本来既是“个人恩怨”,也是关系亿万人安危的公共议题。

由此想到,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我们的人民代表(还包括参政议政的政协委员吧),他们所提的提案、议案,在我看来也应该是从“个人利害”出发,而不应该是凌空蹈虚玩大概念,或如在党校读书讲理论,或如亲朋闲扯钓鱼岛、“伊斯兰国”之类天下事。

读这期《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收集的民众心声,希望被“两会”关注的诉求,你看:“毕业生:想拿北京户口不容易”;“军人:最关心去留问题”;“互联网创业者:行政审批还是有点麻烦”;“警察:让警察少管点事”……哪一条愿望,不是与个人利害相关?

看3月5日人大会议发言人傅莹答中外记者问,对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的回应:诸如  “ 2020年之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系列环保法律要‘动大手术’”,” 反恐法草案不会影响网络经营者正当利益”,说的是人大立法层面的宏观问题,但都与人们当前关注的切身利害相关。

政治,本来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它的权力来源于公民对权利的让渡。代议制民主的人民代表,本来就应该代表选区选民的利益,表达他们的诉求。任何一项政策与立法,本来就是各方(通过其有表决权的代表)进行利益博弈达成的一致,是共识,是平衡各方诉求而妥协的结果。

因此,在具体地参政议政的时候,别跟人们唱“三个代表”的高调,那只是在讲中国共产党立党和执政的宗旨,就像说作为法律工作者的律师,要有追求公平正义之心。然而,律师他明白这是靠法官、检察官共同达成的目标,他的职业道德,要求他必须尽可能维护他的委托人的利益!

从个人趋利避害的本能出发,这不是什么个人主义的“西方价值观”,而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是唯物主义的,要求正视人们的利益诉求。所谓“存在决定意识”,所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都是这个道理。我们只需要在这种“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加一个补充说明,即人们追求的意志自由、人格尊严感、坚守的信念,也是他们的利益。

我之所以说上面的话,是有感于今天在某微信公共号上读到一篇文章,据称世界华人周刊

转载自《亚洲新闻周刊》官微,作者是这家周刊的社长兼总编辑。他不无鄙视地说:“其实,真正了解两会的,知道这个会没那么简单。据一位人大立法的老人家称,每年这个时候,其实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战。比如,昨天传出的建行行长张建国的案子,他说,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关键时期,推进改革过程中会伴生很多问题。为了强调其重要性,张建国装可怜,声称‘银行是弱势群体’!现场哄堂大笑,包括参加讨论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笑了。笑毛?亲,你知道。

“为了挣利益,此时此刻委员们是水火不相容啊。严重到什么程度?一人大官员说,尤其是省部级领导代表,他们手握大权,得罪不起。每年他们都在扩充自己的势力范围,你要想限制他的势力,他真给你急。不仅如此,民营企业家也借机给自己捞好处。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说的是互联网领域的几个大佬。‘雷军是先提再干,李彦宏是干了再提,马化腾则是什么热提什么……’那么,你知道雷军今年的提案是什么?把互联网纳入国家战略。把他们的行业抬的多高啊!为了引起媒体对自己的注意,持自拍神器在人民大会堂卖萌自拍。精着呢。我真想走过去告诉他,亲,你做到啦!还有就是搞教育培训的俞敏洪,他提出,对大学生创业提供资金支持,从长远看甚至比投到大型工程意义还大。这一提案,表面上冠冕堂皇,是为国家着想,其实你往深层分析,他做的是一笔大生意。最终这笔银子还不是流进他们搞培训的这帮人口袋里?!

“为了争取利益,甚至还有‘场外委员’在外围叫阵。什么是‘场外委员’呢?就是他本人不是两会代表,借有代表资格的人说自己的事儿,是代表后面的代表。至于他和提案人之间有什么利益条件,不得而知。”

“除了这帮打算盘的,当然也有关注社会的。比如人大发言人傅莹,利用这个机会和自己的影响力,强调网购食品出现问题,第三方平台须担责……!”

我很不满意作者说这些话的腔调。“这帮打算盘的”代表、委员有什么可指责的。这是他们有人性的体现,这是他们的本能;你若指望他们“大公无私”,“先天下之忧而忧”,“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为“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着想,那么,不是你傻,就是你要忽悠人。

问题只在于:“两会”参政议政的代表、委员,他们的是谁选出来的?代表性有多高,名额分配是否兼顾了各方利益平衡,或者他们能不能代表选区或各界提出诉求?他们的表达意愿是否足够强烈,发言(博弈)机会是否均等?如果他们多是官员、老板,而有的阶层根本就缺少代表他们发言的人,那就不可能达成利益平衡。如果他们根本就没有光明正大公开辩论的可能,那么在公开场所就只能作秀,而暗里去“公关”去“勾兑”。

为什么人们有事不找自己选区的人民代表,却要去上访找“青天大老爷”,要去找记者?这才是大问题!这肯定不是为公为私的道德问题。

2015/3/5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