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匝:柴静事件的政治意义

按我说,很多人把柴静事件看小了,它不仅是个传播奇迹,也不仅是个简单的公共事件,它本质上是个政治事件,而且是中国政治民主化长征路上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政治事件。柴静

且慢!我这里所谓政治,并非通常意义上讲的政治,它与统治的合法性及统治技术没有太大关系;我说它是一个政治事件,也完全不是政客张口闭口指称的那种意思。在我看来,与每个公民的权利高度相关的事件,就是政治事件。国际上不是有“碳排放政治”吗?如果这都不是政治,那什么是政治?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政治。现代政治并不神秘,它与天命论、血统论毫无关系。“两论”所讨论的政治,不过是前现代政治。

知识界几乎公认的是,中国政治现代化,一要靠思想启蒙,二要靠实际行动,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后者是前者的逻辑发展。目前来看,一方面,虽然启蒙尚未完成,但启蒙也未中断,特别是近年来自媒体的兴起,更是极大地推进、拓展了启蒙的广度和深度;另一方面,民间虽然一直存在维权行动,但其规模还处于初级阶段。

柴静此举,既是广泛而深入的启蒙,又是规模惊人、效果显著的行动。说它是启蒙,因为相当多的公民由此意识到了国家的治理是我们大家的事,不能未经同意由他人代理;说它是行动,一个由单一公民发起的倡议竟能得到社会各界(包括政府)的响应,这是中国史无前例的行动。

如果我们对渐进改良尚存希望,如果我们相信现代国家不是一夜之间就可以建成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为中国出现柴静这样的公民表示赞赏?

有人说,柴静与政府存在某种相互利用的关系。且不论这种说法目前并没有事实根据,真是如此,又有何妨?难道我们喜欢雾霾、拒绝政府顺应民意?政府若真能下决心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那不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吗?

有人说,柴静把板子打在了“两桶油”身上,没有直面现有制度才是祸首。我只能说,这种人根本没有看懂这部片子,也好像忘记了我们到底生活在什么语境下。

作为媒体人,我深知《穹顶之下》已经是当下中国个人所能探到的言说的极限了。柴静不仅是勇敢的,而且是智慧的,她懂得如何去抵达极限而不是试图穿越极限。难道我们非得让人家做烈士吗?你为什么不当烈士?

有人说,柴静的调查在专业性上存在瑕疵。看过一些这类批评后,我发现,说这种话的人,专业性并不比柴静强多少,他们大多不过是在泛酸而已。酸水过剩,刺激出来的表演欲让他们沉醉春风。

不是不能批评柴静,但在当下这个时点,苛责柴静的人,不论其出发点如何,客观上反倒帮了柴静所批评的对象的忙。看不到这一点,我只能以蠢货目之;看到这一点而故意为之,奴才!

遗憾的是,大多数赞赏柴静此举的人也没认识到《穹顶之下》事实上是一部政论片,更没想到借此时机将公民社会建设引向深入。

向真正的公民致敬!向一切推动者致敬!

来源﹕辣笔萧三匝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