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胜和:给重庆铜梁副区长及公安局长赵晓庄的公开信

晓庄同志:

请允许我在大年这一天给你写一封信,将我埋藏四年一千多天的心里话倾诉于你。

此时你可能有丈夫的陪伴,女儿的相依,或许有许多亲朋好友在吃年夜饭,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根本不曾想到,你在2010年制造的永川五人劳教冤案者的现在生活艰难处境。

2010年元月15日下午,重庆市永川区北山中学高二女生在校内离奇失踪,十天后浮尸于离城很远的陈食镇莲花村断桥水库水面上。公安局定性:“溺水而亡,不予立案,家属要求出具尸检报告遭到拒绝。”

当时身为永川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你,听从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的所谓“指示”,刑拘死者家属。永川区公安局长吴于川没有听王立军的指示,找我们商谈,结果被王立军贬为普通民警。你为了当正局长,拿着枪和手铐把我们五人:死者之父谢祥禄(劳教一年),死者之母石宝莹(劳教一年)。张胜和(劳教两年)、刘功友(劳教一年半)、杨香文(劳教一年)。无辜地关进监狱。还在成都某旅游圣地开庆功会,称:一网打尽“反革命”、“坏人”,你立了功,很快就当上局长了。多风光啊!你踩着我们五人的鲜血往上爬,不顾我们的死活。身为女性的你用心何毒,现而今还没有半个字的忏悔。

我们等了你四年,一没有苍白无力的忏悔,二没有灵魂的自救,你用我们的血制造罪,用墨来补偿却没有,这公平吗?况且用行动加害的罪行是不能用道歉来补偿的。古人说血债要用血来还,这话对吗?

当时你为什么不把枪口瞄准器压一毫米却硬要做在你人生的历史上遗臭一生的刽子手呢,我们终而思之,百思不解。

当我们进劳教所后,他们或者是你们把我当黑社会头目对待。五人中,我判刑最重(两年),三天不准喝水,不准亲人接见,截留我的诉状,从西山坪到重庆中院一封信走了43天,诉讼时效已过。实际是玩失踪,往死里整,强行整训30天,有24天都在住院。

准确说:住的是兽医院,因为没把我当人。

现在谈谈我们的处境吧:

我现由于你指使不明真相的家丁违背《宪法》无证抄家,抄厂,在当地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劳教后工厂瘫痪,债台高筑。亲戚朋友给我划清界线,一见我就认为我身上缠着炸弹一样,怀疑我,避而远之,很难融入社会。

四年维权,白发满头,腰无分文,周身是病,遗恨终身,患上恐怖遗忘综合症,无钱医治,只在死亡线上挣扎等死。

在劳教所里精神受到很打击,随时产生幻想,成天像疯子一样生活,有时说要用100吨炸药把一个山头炸平才解恨。

死者谢雨宏之母石宝莹与南充警官第二次旅游结婚途中被你骗回,其丈夫在永川等了七天七夜,结果石宝莹还是被劳教一年。一个月后丈夫气极而亡。在监狱的石宝莹未能最后见一面,送上一柱香。出狱后,到处申冤、维权、嗓子哑了,无钱治疗。前不久,此人住进精神病医院,等待她的是终身残疾。

刘功友在申冤过程中,93岁的母亲在家中上吊自杀,遗嘱称我早死,儿子还可为我一杯土。如果儿子死了,我有谁为我埋葬,选择了先死。赵晓庄你说惨不惨?一宗命案不破,反而又牵连二个性命。五人中有四人却离开了永川,害怕你们再抓我们。

造成这样严重后果,请问赵局长:

你是这起震惊重庆乃至全国的大案直接负责人,为什么不积极面对?
你为什么不抓杀人凶手,不作为,乱作为,偏偏抓我们无辜?
你翻开历史,从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哪有女儿无辜死去还要抓父母亲坐牢,为主持正义者,提供线索者通通坐牢?
家属提供许多疑点,你为什么不告知?掩真相,纸能包火吗?

你身为铜梁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所谓老百姓的父母官,头上光环多多,作恶不少,你身上穿着漂亮,下身却很肮脏,外表美丽,内心丑恶。

我只有以公民的身份建议人大罢免你的一切职务,以免给老百姓再带来灾难。

冤者:张胜和
2015年3月5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