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律师:雾霾、观念、制度、人

斯伟江律师:雾霾、观念、制度、人

柴静所作的雾霾视频,引发了广泛围观,也引发了争论,因为,广泛播出的视频,是无法讨论到一个整全的因果链,微博上一大堆希望把话说尽的人,多数被销号了。因为中国很少有一个弊病,是不会和政府无关的,因为政府本身想做全能的父,意味着什么事情它都喜欢插一脚,不受制约的权力,该做的可以不做,不该做的可以做,所以,所有的恶也都与它有关。

我也算做过一些环保公益诉讼的,法院要不是不敢立案,就是政府会立即封杀这些报道,曾经在某地有一对夫妇,家门口有一个垃圾场和粉碎塑料机器等,他的第一个孩子白血病死了,第二个孩子生出来又有罕见疾病,村里癌症病人不少,曝光之前,投诉无效,曝光之后,政府把垃圾车所在的泥都挖走了。工厂也暂时消失了,后来在诉讼中,政府、工厂,无一承担责任,就是因为因果关系难以证明。虽然在环保诉讼中是举证倒置,但最终政府工厂,都以村里得癌症几率和另一个地方相差无几来反证。

另一个空气环境污染案例,居民多次投诉无故,最终是靠环保组织给这个工厂的客户:美国天木兰公司发函,说你的客户不环保,你居然号称绿色企业,这个天木兰公司再给这个工厂施加压力来缓解。这和很多中国富士康公司劳工权利要和美国苹果公司谈一样,多么嘲讽,政府失格 。(环保组织也不是随便可以成立的,成立了也是受限制的,这也是政府害怕的)。政府在污染中的角色和政府最求GDP、就业中的角色本来就矛盾,政府官员个人和污染企业之间的关系,剪不断理换乱。更何况,大型国企,本身就是政府,也换是这个政权的支撑性力量。关于视频中的烧煤量,油污染,污染企业无法取缔,都和权力失衡有关。

大规模的围观,引发民众讨论,是一种进步,但这种追问确实不能停止于赞美,最终围观因为缺乏长期支持热度,而会被冷冰冰的制度压倒,在热度面前,政府可能会做点什么,之后一样故态复萌。环保部换一个部长不会改变这个部门的弱势,就算一票否决的年代,也没看出什么真正的环保风暴。就如现在所谓的司法改革,要靠法院自己改革,依旧是食物链中一个环节想自我革新,最终依然是顶不住其他动物凶猛的环境,最终换汤不换药。环保部最终还会受制约于党委、司法等各种短板,雾霾依然是主要靠天,而非政府和民众的自我治理。不够良善的制度,非但不能联合凝结所有善的力量来治理雾霾,反而会以恶制善。即不会去治理问题,而是去治理提出问题的人。

因此,在这个程度上,一方面要倡导环保的观念,更要倡导监督政府、如何有效政治XX的观念,坦白说,目前来说,政府只允许他所允许的监督,他不允许的监督批评,他可以抓起来,譬如浦 志强,闭门开会也被入罪,但最终是主要因为言论问题被涉罪。政府也对结社自由等,最强有力的监督工具,不宽容,如许 志永等松散团结多人呼吁官员财产公开,也被入狱。NGO的郭君也入狱。如果没有足够的社会力量,大部分百姓依然做顺民,就算他们看到柴静的视频,他们依然会仰望政府,或者移民了事。

坦白说,没有制度的变革,经济的转型和创新难度很大,你看几万亿又下去了。一个经济病人已经患上药物依赖症了。最多是,“三年自然灾害”时,XXX不吃红烧肉,改吃鱼肉啥的了。( http://bbs.tianya.cn/post-no110-373920-1.shtml )。没有钱,宇宙真理也会随风而去。不过,每年早死30-50万人,也说明,静悄悄的流血,也很惊人,无非是很多人不让你们见到而已。那司法冤狱呢?

对于网络上对柴静视频的每一个批评,也是非常珍贵的,虽然批评的未必对。但是在天下汹汹之溢美之词之前,敢于提出其他意见,本身就是民主多元所必需的。不过,制度变革,不是一蹴而就的。目前谈制度变革,确实多数只能坐而论道,坐而论道都很危险,更何况,如许等付之行动。但,目前没有观念的征战,也很难引发制度的变革,因为制度没有制度的变革,除非经济完全不行了,雾霾才会散去,如朝鲜,那里没有环境雾霾,只有政治雾霾,每个人的心灵都被快被窒息了。

我们批评,争论,也当存谦卑温柔的心。制度也不是万能的,好的制度也需要一个个谦卑、敬畏、担当的政治人,才能有效运作起来,更需要足够多的公民才能持久,否则,就算该给你一个魏玛民主制度,万一经济危机等暴风雨以来,也会被希特勒等国家主义征服。我们北面的邻居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斯伟江 2015年3月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斯伟江律师:雾霾、观念、制度、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