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铁流案的残酷与妥协

2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七,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成都青羊区法院宣判已被羁押半年的作家铁流有期徒刑两年半,缓刑四年,并处罚金。

尽管此前传闻控辩双方已达成交易,这位82岁的患病老人可望在春节前宣判,然后缓刑回家过年。但权力的残酷贯彻始终,既然在北京的家抓了他,开始没想放,变换罪名后又移交到原籍成都,羁押了半年,最后也不能轻易放人,而是要做足文章,不仅针对他,更要给外人看。

在北京的圈内,铁流和之前被抓的“公民”负责人许志永、“传知行”创办人郭玉闪有交往,但诉求和方式不尽相同。中国新领导上台后,他们全部被抓捕打压,而且这只是开始,目前还看不到暂停或稍缓的迹像。

最先被抓并已宣判服刑的许志永,是新政府不能容忍的心腹大患,因为他有组织,尽管是个非常松散的组织,而且有行动,街头签名请愿,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后来被抓的郭玉闪,其创办的“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并没有街头行动,主要从事的是出租车改革、义务教育、农民工等经济与社会问题研究。但由于让当局难堪,在抓了“传知行”的许多人又释放后,继续羁押早已辞去领导职务的郭玉闪,寻找罪名,准备审判。

而铁流的情况和这两位敢想敢干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不同。作为记者和作家,他是57年的右派,曾被强制劳动20多年。改革开放后下海经商,通过努力打拼,成为成功的商人。当年因言获罪,在经济条件改善和社会环境比毛时代宽松后,他承担起总结历史教训、推动言论自由的工作。

北京当局开始抓捕铁流时,是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后来移交到成都时,又改成非法经营罪,主要证据就是他出资印制了《往事微痕》和一些内部传阅的读物,记录和思考反右、文革的教训。对于他这样的商人来说,根本不是为了经营,更谈不上赚钱,只是一个老人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

铁流甚至都谈不上政治反对派,尽管他深受毛及其制度的迫害,但作为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他对习的反腐败和领导能力赞赏并寄予厚望,而且和体制内的领导多有联系。他之前的网络公开信,点名批评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斥其“依仗有后台支持,公然设置障碍,阻挠习近平的反腐倡廉”。应该说铁流的言论有打有拉,很注意分寸。

但是铁流这样的人,尽管见容于江胡时代,并做了不少事,但随着中国政治的紧缩和倒退,当局已不能容忍他的作为。一是像商人王功权一样,赞助公民和维权运动,特别是个人出资100万搞什么言论自由的研究。二是印制批毛和揭露中共历史错误的读物,不仅是非法出版,也让主张“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不可分”、推崇毛的领导很恼火。三是呼吁反腐,点名批评现任领导,这和本质上内部清理门户,不容民众参与的反腐很不搭调。因此作为典型,将铁流治罪,威慑效果最佳。

在铁流案上,充分显示了当局的铁腕和权力的残酷。商人,远离政治;年龄,不是豁免的借口;疾病,不是释放的理由。北京影响大,不好治罪,换到成都。寻衅滋事怕不服众,换个非法经营也要判罪。甚至照顾他的保姆也被判刑并处罚金,看谁敢和你们干?

经历长期的羁押、疾病的拖累和家人的担忧后,在最后走形式的宣判时,铁流选择了认罪,得以缓刑释放。有人对此不解,认为他这样资深高龄的人士,即使不认罪,结果也不会更坏,何苦主动认罪,自取其辱?

但当局既然抓他,抓了又网罗罪名,转移管辖地,就是要判,而且如不认罪,就会抓典型重判。铁流老先生这么长时间身陷囹圄,讯息不对称,要考虑家人和律师对自己健康的担心,特别是不愿继续殃及无辜的保姆。因此选择妥协,于己于人,都是最好的结果。

而此案的社会意义,在宣判前已有认知。尽管是所谓的非法经营罪,但谁都明白它的政治性质。作为政治人物,妥协不是受辱,而是策略,想想当年邓小平先生给毛泽东写检查、给华国峰表忠心,最后复出呢?把华搞下去,把毛批得只剩城楼的画像和广场的遗体。
在残酷的权力面前,妥协也是斗争的艺术。

转自:东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