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连宁:灰色收入为何会在中国盛行?

摘要富强梦之所以世世代代落了空,在于中国人循着“官治、官有、官享”的人治传统,跌进了野蛮、暴虐的历史周期律里。和平变革正在“过大关”,贪腐又撩拨起了民愤怒火,再一次把中国推到了治乱安危的悬崖边上。

官员 腐败 灰色收入

为什么37 年来社会巨变,当官的信仰仍旧巍然屹立,能够以不变应万变?一场革命化接着一场商业化,“文革”是夺权潮,“文革”之后是赚钱潮,潮来潮去的你也看得出来,完全是反向涤荡的两股子劲儿,却撼不动中国人对于当官与掌权的不懈追求。 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近几年财政供养人口每年猛增约250 万人,截止到2012 年底全国已经超过6000 万人吃国库了。你看,两千年来国富民穷、官富民穷、城富乡穷,并且前者是建立在后者之上的历史痼疾,不是魅影仍在吗?

不可能拥有几处房产吧?可多数高官不都拥有几处房产吗?靠工资谁也不可能豪奢消费、穿戴名牌吧?但多数高官不都豪奢消费、穿戴名牌吗?法律与制度网开一面,宽容甚至放纵了官员以权敛财,助推了官贵民贱、官肥民瘦的大行其道。久居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全社会对于孝敬上司、送礼收礼已经见怪不怪了,对于权钱交易、回扣分肥也已习以为常了;对于官员在职谋取学历文聘见怪不怪了,对于官二代满盆满钵赚钱也习以为常了;对于高官隐瞒转移财产见怪不怪了,对于贪腐越查越多,贪官越办越多也习以为常了,不是吗?

阳光法案的不见阳光,比不见阳光的灰色收入更可怕。我国的灰色收入被养痈遗患,如今已尾大不掉到了富可敌国的程度。说灰色收入富可敌国,从我国奇特的GDP 数字上就不难发现:政府财政收入占GDP 的30% 左右,城乡居民收入总额占GDP 只有20% 多。这两者相加刚超过52%,刚超过财富蛋糕的一半。蛋糕缺了48% 这一大块,不奇怪吗?将近一半的蛋糕不明不白地被谁切走了呢?除了被非税也非统计的灰色收入切走了,还能跑到哪里去呢?问题是,被灰色收入切走的这一半蛋糕,总量天大海大,大到不是几万亿,也不是十几万亿,可怕不可怕?

如今官场里人满为患,如同一个塞满不洁之鸟的笼子。一位前中纪委官员回忆说,中纪委刚成立的20 世纪80 年代,反贪是端着枪满天空找鸟来打的——我所知当年打下江西的倪献策、安徽的黄璜等省部级官员的受贿数额,照今天的案底都够得上冤案——这位纪检官员说,打鸟打了20 多年,如今闭着眼睛朝天上随便放一枪,都会掉下几只鸟来——零星的中枪,已经无力阻吓铺天盖地的乌鸦与麻雀啦!

想来确实可怕,中国人不但习惯了灰霾天气,也开始习惯了一个盛行灰色收入的社会。我相信,无论是对于贪贿行为的容忍度,还是对于贪贿行为的参与度,中国人一定都是领先世界的。

宽容贪贿的一个标志,就是有人公开主张无力肃贪,不如赦贪——最近有学者主张以党的十八大为时界赦免贪腐。贪腐正铺天盖地呢,运动反贪的老办法不敢用,制度反贪的新步子迈不开,因而全社会对贪贿成风正无力招架呢,网络力量也才刚刚上阵增援,学者这边就先主张大赦天下了,这不就是主张无力肃贪,不如赦贪吗?这个羁縻、绥靖的宽大为怀,奉行着什么逻辑?逻辑是:既然打不赢贪腐,不如咱们收兵回营、放人家一马!既然贪腐不投降,不如反贪阵营自己先缴械投降吧!

“我们唯一应当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罗斯福语)。贪腐不可怕,反贪肃贪的不战而降才可怕,对不对?久居鲍鱼之肆不可怕,嗅觉失灵、良知混沌才可怕,对不对?全民道德水准严重下降,必然导致蝇营狗苟的实利主义大行其道;这种功利主义的、被动应付的实用理性,必然产生不诚实的机智。毋庸讳言,肃贪不如赦贪就是这样一种小聪明,大糊涂。我们不但不知耻于道德原罪,还随意拿相对主义的理由来为贪腐开脱与辩解,中国人能够这样不辨真伪、不分是非、不明善恶、不识美丑、不知荣辱地生活么?说穿了,主张赦贪,不就是主张纵贪吗?

中国重返市场经济37 年来,不但那个官本位、权力本位的人治体制仍旧巍然屹立,“官治、官有、官享”的利益格局也依然坚冰难融。权力指挥棒仍旧占据着社会的中心舞台,社会各方利益的杠杆,仍旧要靠权力的阿基米德支点撬动。前边说的那个“百业皆难富,唯有官发财”的潜规则,仍旧通行无阻,因而,最轻松、最省力、最快捷、成本最低的发财致富捷径,仍旧还是当官掌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大学生们趋之若鹜地争当公务员,不过是政治人与经济人本性一致,都要谋求利益最大化罢了;只不过这个“当官才能发财”的人生奋斗,更具“红得发紫,紫得发黑”的中国特色罢了。

——据东方时政观察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