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滑坡后的“血荒” 矛头指向信任危机

在中国,由于医院血液供应极度短缺,造成〝血荒〞的现象,致使病人被迫求助所谓〝血头〞的血液中介。〝血头〞出售〝献血证〞,使病人可以取用国家血库中的血液,在医疗体系核心制造了一个血液黑市。

Image

〝搞不到血,就不能住院。〞这是许多需要输血的病患所面临的问题。据《财新网》报导,一名需做肿瘤切除手术的患者,在钱筹齐了,床位也有的情况下,却被院方告知,因为供血紧张,家属需要到医院血液中心自愿献血4000cc后,才能入院治疗。家属拿着主治医生开出的〝互助献血申请单〞,向蹲守在医院的〝血头〞购买血液,取得了〝互助献血〞4000cc的〝无偿献血证〞后,手术才如期进行。

另一名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需要定期输血的女病患向媒体表示,对于病人而言,只能向〝血头〞买〝献血证〞来解决问题。她说:〝如果没有血头,我能怎么办?〞

据了解,在90年代开始提倡〝血浆经济〞,鼓励农民出售血液换钱,由于献血过程缺乏卫生防范措施,数以万计的献血者因此感染爱滋病病毒。98年,中国实施《献血法》,禁止出售无偿献血的血液,并鼓励自愿献血,同时限定每人一年内只能献血2次。目前法例规定,病人需要取用血库的血液时,必须出示〝献血证〞,证明他本人或亲友曾经献过血,否则,医院不向病人供血。

对此,《财新网》报导指出,《献血法》中保障公民献血后,本人或亲属可免费用血,但许多血液管理机构无法兑现这个承诺;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献血证〞无法跨省使用,甚至连省内异地用血都不能实现。

《路透社》报导称,这对依赖定期输血或需要大量输血的病患,以及无法依靠亲友的病人产生了惩罚性的作用。为满足血液需求,新一代的〝血头〞开始介入,他们在街头花钱买通一些人,到省级血站献血,然后把这些人的〝献血证〞卖给需要的人。

而〝血头〞们向媒体透露,互助献血规定是家人和朋友,但很多从外地来的病人,很少有亲戚朋友在身边,所以最后都得找他们。医生也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国虽然是人口大国,但献血人群严重不足,献血者大多来自学生和军队的士兵。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人口献血率达到10‰是满足本国临床用血的最低标准。而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前年中国献血率才达到9.4‰

对于中国献血人数无法提升,民众认为,这和社会公益道德下降、社会公共服务的信任危机有连带关系。

有评论说:〝在中国,那个郭美美事件,说红十字会的这个捐款啊什么的,去向啊不明,然后呢捐款的滥用,红十字会的信任度就确实是大打折扣了。〞

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献血的人为什么这么少?我想这个最主要的是跟我们整体道德滑坡有关。你看那个全国人民都在向钱看。上行下效,老百姓他的思想会好吗?会提高吗?会去主动地为他人献血吗?〞

为解决〝血荒〞现象,地方政府鼓励民众献血,出台了一些具体的奖励法规,但缺血现象依然无法解决。据媒体报导,因为过年及放寒假,许多城市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血荒〞,其中川大华西医院因血液库存不足,仅在1月份就有上百台手术被迫延期。

來源:禁聞解讀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