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素萍:羊年春节探胡佳

2015年1月19日(正月初一)傍晚,这天,北京下着雨夹雪,很冷。我来到北京市通州区中仓派出所向警察寻求帮助(因为之前有人因为到胡先生家去探望他而被关进精神病医院33个月,我也怕被精神病或者被失踪被遣返黑监狱······万一出事,至少可以明确我丢在哪里了),我请他们协助找寻社会活动家胡佳先生(他为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付出了太多太多,包括坐牢、威胁、殴打、家牢······)。

胡佳先生2015年1月13日起已经被软禁在家了(据胡先生所发信息得知),在这个传统的节日里,大家都在合家团圆喜度佳节,而胡先生却要“被特别关怀”不能与家人一起过年,当然还有很多与胡先生大同小异处境的人都是这样的形式度过节日或者敏感时期,还有我和众多流浪在北京不能回家过年的外地访民,心底那丝无法诉说的悲伤和凄凉,只有经历的人才会知道那种滋味和辛酸。
    
 我是2011年1月24日开始进京上访的,2012年的春节前(腊月28的晚上下着雨夹雪,在我被非法关押了8天,期间遭遇虐待、殴打、恐吓威胁、精神和肉体双重的迫害后奄奄一息、遍体鳞伤的被送回家,那年没有30,腊月29就是除夕)。
    
2013年的春节,从除夕到初6我是北京市马家楼接济中心渡过的(因为给中央领导拜年而被抓到马家楼的),险些遭遇绑架遣返。
    
 2014年的春节,我是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渡过的,除夕和大年初四我还在被提审,仅仅因为拨打了110报人口丢失而被冠以“非法集会示威游行的罪名”遭遇刑拘1个月,期满当日即被以“寻衅滋事罪”取保候审一年,明天(1月24日)取保候审期满,另外自2014年8月底起至今被监视居住在北京的出租屋内(24小时全方位监控),无隐私全透明,没人权没尊严。
    
今年的春节,我没能回家过年,我想换种方式,去给像胡佳先生这样的人拜年,还有身陷囹圄的良心犯,他们更需要也更值得关注。
    
北京市通州区中仓派出所的接警人员登记了我的身份信息后问我:“你和胡佳是什么关系?找他干什么?你从哪里来?”
    
我答:“我是陕西人,和他没有关系,同是佛教徒,想和他探讨无间地狱的事情。”
 

警员一一记录后问我:“你想让我提供你什么帮助?”

我答:“送我去胡佳先生家,可以吗?”
    
警员答:“不行。”
    
我问:“我离开派出所,会不会在您的辖区内被黑(也就是被失踪被绑架等)?”
    
警员答:“你以为全国一片黑,是吧(他重复了好几遍)?如果你遇到危险,随时可以拨打110”
    
我答:“哦,是您这里接警吗?”心想:“拨110有被刑拘的风险哦,我至今心有余悸······”
    
警员答:“一样的。”
    
我离开该所后给胡佳先生打电话,胡先生说:“在他的交涉和努力下,已于1月18日除夕的当天,被获准回父母家中共渡春节,他想抓紧时间多陪陪父母······”胡先生还说:“一年之中他大多时间是被限制自由的,小区里常年有人监管他,包括盘查所有来访者,他去看病或着每周去探望父母都是要乘坐国宝的车,不可以自由的支配自己的行为、不可以自由的去做想做的事情······”
    
我在遗憾的同时也很欣慰,能和家人一起过一个温馨祥和的春节是最好的选择,我为胡先生高兴,他比我幸福可以和父母一起过年。并且请他代问老人家好,问候胡先生和家人春节好······
    
在返回的途中我在想:“我将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2015年2月2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