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志坚:底层范木根之间的互杀

当妻儿被拆迁公司的打手殴打,拔刀而起杀死两人的苏州范木根,经常在我心中翻转。很多人高呼范木根是抗暴英雄,有谁想过他七年的忍耐是如何难过与煎熬?把老实巴交的范木根逼成身陷囹圄的英雄,是包括我在内社会的无耻和羞辱!

 中国人是善于忍耐的,官不民选忍了,司法不公,忍了,强迫计划生育,忍了,强征土地忍了,暴力拆迁忍了,忍到最后,只有大爆发。范木根忍无可忍,拔刀奋起,不过是社会走向崩溃的缩影和预告。

 范木根杀死两个拆迁队员的第二天,袁雪城老师电话里与我商量向范妻顾盘珍捐款。她被拆迁队员打伤隔膊住院,无钱手术。我请袁老师帮我带了五百元,表示一点心意。

 当时,网络对两个被杀者一片挞伐,认为死有余辜。我由此及彼,突然想到死者柳明和胡玉龙,何尝不也是暴力非法拆迁的受害者?他们的家人也需要安慰,他们为何走上不归路,更值得探究。

 胡玉龙的家,在仁安新村,离我很近。陈瑜兄从超市买了米油等物品,我们出发了。仁安新村是八十年代的航运公司老小区,十分破旧,且是筒子楼。航运公司的老人大多数是苏北人,胡玉龙是苏北盐城人二代,底层的底层呀!

 胡玉龙的父母不在家。据说,他母亲伤心欲绝,回老家了。他父亲也几天沒回来了。我很理解他父母的心情,二十四岁的儿子,瞬间沒了,谁受得了?

 胡玉龙的家,不过三十几个平方,一间房子,要隔成两个房间,还要有卫生间,厨房,住的比我还窘呀!

 邻居告诉我们,胡玉龙从小就很乘,很有礼貌,见面就和人打招呼,乐于助人。邻居们都很喜欢他,听说他被刺死,他们很难过。’那个凶手太狠了,怎么一下手就杀人呢?’

 在我心中,范木根与胡玉龙逐渐重叠。范木根一直与人为善,在被骚扰的七年,将拆迁条例,法律法规背得滚爪烂熟,如果不是一场暴力拆迁,胡玉龙和范木根-样,可能都是社会上的所谓好人。

 前面说了,仁安新村是破败的老小区,但位置不错。如果再过几年,仁安新村也许要面临拆迁。胡玉龙家也会如同范木根家,门窗被砸,水电被停,女人被打,血气方刚的他,会忍受七年吗?恐怕早就动刀子,成为另一个范木根了。沒有如果,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二十四岁,无妻无子女。

 一场范木根之间的互杀上演了,两个范木根死了,一个范木根被抓了,在这个社会,被伤害和牺牲的永远是范木根们,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邪恶的政府,暴力拆迁,用一点利益,吸引一些生活无着的范木根充当打手,去殴打其他范木根。当底层人民互踩,青面燎牙的政府笑着吞下了任何想吃的面包!

 一部分范木根们,不要等到被逼无奈,忍无可忍动刀子,才对政府对体制失去信心!另一部分范木根们,不要以为跟着政府蛮干,不会有风险,更不要以工作为挡箭牌!被政府驱驶,屠杀同类,猪狗不如,最终的命运,也是和猪狗一样被屠戮!不信,看看那些退伍老兵的遭遇!只有自由,才能避免被欺骗,被驱使,被屠杀,为自由死,才重于泰山。为政府作恶冲锋陷阵而死,轻于鸿毛。

 今天是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开庭日,夜不能寝,作此文期待警醒为虎作伥者。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