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仇恨为营养的社会

 

我们看各种出版物和新闻报道,在中外关系上,里面传达的几乎全是记仇,很少见感恩。只要是外国人,全是殖民者,全是帝国主义。两年前看《汤若望传》,觉得汤若望在中国的47年起伏跌宕,戏剧性很强,就自作主张,写一个名曰《西洋远臣汤若望》的上下集剧本。写好一问行家,说想拍电影根本没门儿。为什么?传教士题材不能制作影视作品。并说他们几年前就写成一个二十集的关于汤若望的剧本,德国那边资助拍摄经费。不行!

为什么传教士题材就不能拍摄成影视作品呢?传教士是文化侵略者,是殖民主义者或帮凶或前驱。汤若望者谁也?明末清初来华传教士,做过钦天监监正,对明清两朝皇室都自称“西洋远臣”,现在我们使用的阳历最初就是汤氏带来的,为此曾被判凌迟,可以说他为中国带来第一缕近代文明的曙光。他对中国社会的意义,远远高于鉴真之于日本,跟殖民主义毫无干系。

我说中国人只知记仇,不知感恩,直接感于9月21日的一条新华社消息。这条消息说,是日韩国足协将特制的功劳牌授予英国驻韩大使查尔斯·亨普利,请转交英国海军,感谢英国海军给韩国带来现代足球。这是怎么回事呢?1882年6月,英国海军舰艇飞鱼号驶入朝鲜半岛西部沿海仁川济物普港。英国水兵闲暇时在码头上踢足球玩,时当朝鲜王朝国王高宗统治时期,当地老百姓看了感到新鲜,就跟着玩起了足球。朝鲜半岛现代足球就这样开始了它的历程。

我们不禁要问:朝鲜半岛出现现代足球,意味着北朝鲜也从此开始现代足球的历史,为什么只见南韩感谢英国海军一百多年前之功,却不见朝鲜的类似行动?我们恐怕不能以北朝鲜现在忙透了,核问题还顾不及,哪有心思纪念这破事儿之类理由解释之。1882年,按我们熟悉的解释,那是朝鲜半岛受西方列强和东邻日本“蹂躏”的时期,英国军舰到朝鲜半岛来干吗?难道是来传播友谊、传播足球的吗?纯粹是殖民主义强盗行径!这样以来,义正词严,恨还来不及,哪来的感谢。可是这样的一套说辞,不说准确不准确,只说它到底有什么好呢?

日本保存有鉴真和尚的许多雕像和胜迹,西方第一个到日本的传教士沙忽略也被日本人塑像纪念,视为文化使者。中国境内谁见过将佛教文化带到中国来自西域、印度的高僧大德的雕像?中国人有几个知道什么鸠摩罗什,什么安世高?至于后来把西方基督教和近代科学文明带来中土的利马窦、汤若望之辈,简直就是文化入侵者。我最近读一本《翻译小史》的书,是近年的出版物,里面仍然称利、汤那一拨西方传教士的翻译浪潮为“文化侵略”。如此的冥顽不灵,如此的排外口吻,实在是民族的罪孽!我曾经在另一篇文章中说,斯坦因本来是中华古典文明的追星族,是敦煌的第一知音,可是至今仍然被中国主流出版物称为盗贼。

中国从来只有一个感恩对象,过去是浩荡的皇恩,现在是党和政府,别的谁都不配感恩。

中国皇帝从来都说我天朝什么都有,方物和美女都十分足够,一切都无须外求,你们爱来不来,只要来了,就得磕头下跪。费正清曾经说过,西方洋枪样炮实际上是对中国争取一个平等的国与国地位。可不就是吗?正如布什总统说,萨达姆只听懂炮声,别的都听不懂。过去中国的皇帝何尝不是如此,他不懂平等,只懂炮声。既然什么都不懂,只懂炮声,那就只能因材施教,懂什么让你听什么。

几千年的中国,只有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人是谦卑的,甚至是感恩的。周恩来、邓小平那一拨人留法,被称为向西方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说明我们东土大唐已经没真理了,只得到西方去。这是谦卑的。十月革命一生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是感恩的。到了1949年以后,西方再也没有真理了,他们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都是资产阶级虚伪骗人的把戏,罪恶的渊薮,堕落的世界,历史中国的灾难所在,现实中国的头号克星。谦卑和感恩之心一闪而逝,记恨之心如冤鬼蛇蝎。

 

 

 

焦国标/文,来源:天涯社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