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岿:三问袁贵仁

北大教授沈岿三问袁贵仁部长。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大力倡导依宪治国、依法治国之际,您在1月29日的讲话却令人大惑不解。

第一,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众所周知,近两个世纪前游荡在欧洲的共产主义幽灵“跨洋过海”来到中国后,才促成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我国现行宪法规定必须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必须进行的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的教育,也是源于西方,影响中国的。西学东渐的例子数不胜数,请教袁部长,是否可以请您清晰划出“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的分界线?

第二,如何区分“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和“反思党曾经走过的弯路、揭露黑暗现实”?没有任何政党,敢于宣布自己是从不会也永远不会犯错,也没有任何社会,无论是姓“社”还是姓“资”,敢于宣称自己是没有任何黑暗面的社会。请教袁部长,是否可以请您清晰给出“攻击”与“反思”、“抹黑”与“揭露黑暗”的区别标准?

第三,如何让您领导的教育部贯彻执行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方针?如果您本人对以上两个问题已有明显易懂的答案,还请您适时发表另外一次讲话;如果您本人尚无明确答案,还请您以后谨言慎行,因为您所领导的教育部,关系到“全国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宪法第19条),关系到“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事业”(宪法第20条),关系到公民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宪法第47条),归根结底,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复兴。您如果轻言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稍有不慎,就会存在触犯宪法、法律的可能性。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