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教育部袁贵仁部长:中国打算重新闭关锁国了吗?

早晨习惯性浏览正能量网站,欣喜地看到一条关于您的新闻豁然登上头条“袁贵仁:决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

听说您老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因此一直以您以荣,小生也是哲学系出身,人类哲学的文明之光既照耀着您的脑门子,也照耀着小生的愣头皮,从苏格拉底到孔子,从黑格尔到马克思,从康德的道德批判到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说起这些来,想必您与小生俱是心有戚戚乐在其中乎哉已矣,当然,以您的尊贵身份,小生唯有仰视的份儿,隔着巨大的身份落差向您学习、模仿并致敬!

您在北京师范大学的哲学课堂上学过西方哲学史吗?
我学过,而且学得挺具体,包括全部西方哲学家的原著选读和精读,老师要求我们读阿奎那的神学思想,因为那是唯物辩证法的起源,要求我们阅读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因为那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起源,要求我们阅读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因为那是现代公民社会赖以建立的基础理论,要求我们阅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因为那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宪政思想读本,要求我们阅读罗尔斯的《正义论》,因为人人都需要公平与正义。这些书,您都没读过吗?如果您没读过,也没学过,那我对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敬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于是乎我也准备忘了它们,忏悔并自责,我想托释永信大师的关系找到周伯通前辈,练习他发明的左右互搏拳,据说他因此忘掉了九阳真经,听说您认识大师,经常和他讨论中国价值观的问题,您能给我介绍一下吗?我这样的人还有救吗,袁部长?

传播、讲授和批判的区别是什么呢?

老师在课堂上拿出一本书,把它的内容讲解给学生,这算传播呢,还是算讲授呢,或者干脆算批判呢?如果我们不学习西方价值观,我们怎么去批判它们的恶毒思想呢?是否北师大的哲学系老师上课时都是满嘴大字报腔调,一脸马克思主义老太太的严肃,说到带有西方价值观的哲学家思想时全部嗤之以鼻呢?比如讲到卢梭“人民把一部分权力让渡给政府”的观点时这样说:“这是纯粹放屁,人民有什么权利?政府凭什么接受?权利干吗要由人民让渡?政府难道不就是权力本身吗?说到天赋人权的西方价值观这样讲:“这是纯粹放屁,老百姓生来就是政府的人,政府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必须干什么,说他们有天生的权力就是鼓惑人心,他们唯一的权力就是无条件服从政府的权利!。是这样吗?要不您给大家现演一下如何?我估计全国大学课堂的讲师现在都懵了,不知道自己讲的课到底算传播呢还是算讲授呢?我想打算向您老学习几个招式,万一以后狠下心来不要个逼脸了,写出一篇不辜负这个时代的暖男文一举成名,去了大学课堂讲课前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马克思主义哲学算不算西方价值观呢?

众所周知马老师出生在普鲁士,上学在柏林,老师是德国人,满脑门子黑格尔哲学,看书在英国,写作在欧洲,他爸他妈都是犹太人,信犹太教,他一辈子都没来过东方,到过中国。他这种情况和症状,是否不应该算受到西方价值观的严重影响呢?五四运动之后的中国,李大钊同志说把马克思主义介绍给东方,介绍给中国,是否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其实是土生土长的东方价值观思想呢?请问马克思的东方哲学老师是谁?他学习过论语吗,他研究过庄子吗,他知道朱熹喜欢小脚女人吗?如果您确定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算是一种东方价值观,我必须再次向您的伟大致以最高敬礼,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指鹿为马了,这条成语是东方大政治家大思想家赵高同志创造的,您想必知道吧。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韩愈这种封建士大夫都明白的道理,想必贵为教育部长的您当然更是了然于胸。韩使用一定是您的座右偶像吧,他写《谏迎佛骨表》,一脸正义地反对佛教这种恶毒的西方思想进入中国,结果被皇帝狠揍一顿,差点翘辫子,他死之后,佛教在中国越来越没影响,终于中国消声匿迹了吧?现代各级政府领导都对佛教不屑一顾是吧?少林寺应该强拆了是吧?算了,我也不托您的关系找大师了,这样对您的影响不好。
中国历史几次闭关锁国,拒绝西方思想,拒绝贸易往来,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伟大盛世,雄鸡一唱天下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大家都明白您这是一片担心为党想,我代表我自己支持您,我发誓,我以后一定深受东方价值观影响,决不学习和传播西方恶毒思想,端正三观,反对恶俗,看到有人在大学课堂传播西方价值观及其思想的,一脚就把他踹下讲坛,鼓动学生踏上亿万之脚,把他彻底搞臭搞烂,一定要让红旗插遍全球每一个角落,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伟大的袁贵人文化之革命观,万岁!

 

天涯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