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中国:因为“三个自信”,所以加税任性?

任性是近年来流行的一个词,经常说有钱就是任性。其实在中国,比有钱更任性的是有权。政府权力肆虐的结果是,能办的事可以不办,比如民生福利;不能办的事偏就要办,比如收费加税。

国际油价大幅下降、不断调整,中国油价不光调整慢、降幅小,还在这期间连续三次增加成品油消费税,致使民怨沸腾。除了消费税,中国的油价里还有很多合理不合理的名目,比如增值税、城建税、全国教育附加费、地方教育附加费、企业所得税等诸多税费,占总价的46%多。如果是进口石油,再加上关税,总税率超过50%。这意味着消费者每加一元钱的油,就被迫交了五毛钱的税。

燃油加税不光增加了养车和其他用油者的负担,由于交通、物流、能源和每个行业息息相关,最终增加了整体消费成本,抬高了总的物价。但对政府官员来说大概影响不大,公交车能报销,交通有补贴,住房有保障,反正有纳税人买单。

政府连续增加成品油消费税,借口是筹措经费,促进环保,改善空气。但民众不光没有感受到环境和空气变好,反而有加速恶化的趋势。更重要的是,根据《财经》的报道,成品油消费税开征5年多来,累计收入近9000亿元,但从未公开过支出状况。取之于民,用于何处,让人生疑。

根据国际惯例和中国的法律,征税是要经过国会批准的,但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高权力只体现在宪法中,具体执行中,国务院的文件、甚至某个部门的规定,就可以征税收费。比如这几次的连续加税,就是根据财政部的文件。

共产党万岁,共产党更是万税。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拥有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靠的就是每个人交的各种各样的税:税种多、税率高、重复征,以及比税更多的名目繁多的费。

由于事前有党的会议确定大政方针,每年的「两会」就是走个形式,各级人大在财政预算和税费开征阶段没有实权。而在审计阶段,全世界民主政治的审计机构都设在国会里面,而中国的审计署却设在各级政府里,级别还低于其他部委。这种儿子审老子、小弟审大哥的安排,要么不敢审,要么审出来也不会怎么样。每年嚷嚷一番,最后都不了了之。不说别的,就说成品油消费税的9000亿,能审计公布一下吗?

就像反贪没收的民脂民膏应该惠及百姓一样,税收本来应该「还利于民」,但是由于缺乏「还政于民」的制度保障,民众没有普选权、监督权、知情权,所以税该不该征、如何征、怎么花,从来就是没权过问的胡涂账。

其他国家要加税种、涨税率,政府和国会要斗争、辩论很长时间,媒体、社会各界会广泛参与讨论,甚至可用集会、示威的方式表达态度。社会主体没有共识,加税要么搁置,要么修改重议。政府如果不顾民意,冒然或执意加税,往往会陷入政治危机,甚至倒台换将。

可在三个自信的中国,加税就是这么任性。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