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洪果评川大周鼎事件:做无愧良心的教师

希望大学能容许那些特立独行的教师有生存探索的空间,也希望教师更加深知身上责任重大,以战战兢兢之心在反思中前行。周鼎老师对于自己受到的不公对待,可以有公共的表达,可以有真性情的倾诉,但回归到书桌和讲桌,我们还是应该拿出切实的努力行动,以优秀的教学方式和深邃的学术思考,证明自己无愧于教师这一职业。

周鼎(资料图)

四川大学周鼎老师网上公开了两篇《自白书》,以格言体的形式,表达自己对大学里学术评价标准、职称评定机制、教学科研关系、教师生存状况等问题的困惑,并宣布因不满教学成副业,决定退出公选课讲台。

周鼎老师的遭遇和见闻,对我而言都再熟悉不过。想到自己曾经因坚持大学理想而受到的伤害,我甚至有些回避这个话题。不过,此次事件距离我从大学辞职刚好一周年,所以我还是想从个人反思的角度,对周鼎老师道些良言,也对教师这个职业有所交代。

我完全支持高校内捍卫教学自主和学术自由的言说与行动。大学保持起码的独立和自由,去行政化和去政治化,无论对于教学水准还是学术水平的提升,都是基本而必要的前提。在这个意义上,周鼎老师的自白书中所吐露的心曲真相,当可作为高校教师艰难坚守独立尊严的一份值得留存的珍贵记录。

然而,教师这一职业既是良心活,也是专业活,为了更好地传到授业解惑,确实需要教师在教学和科研中,皆以追求真理真知为出发点,对知识和课堂怀着敬畏,教学相长,以期不断进步,而不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我没有听过周鼎老师的课,所以对他课堂的好坏无法做更多评价。学生很欢迎,那是没错的,但还应该有别的评价标准。我曾经也是学校的优秀教学名师,也很享受在讲台上挥洒自如,让学生充满崇拜的那种状态。但今天冷静想来,那就算个成功的教师吗?我甚至为以前的洋洋自得而感到惭愧。

一个合格的教师,既要勇于抵抗权力对教学学术的无端干预,也应该有勇气与学生及所谓的市场需求保持距离,不刻意迎合。教学水平之高低,不以体制奖项来评价,也不以学生掌声来评价。

要想把课上好,教师的内功无比重要。因此,教师不该因教学而忽视科研,也不要因科研而轻视教学。教学实践和学术思考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事情。是的,也许有述而不作的大师,也许有课讲得很棒但无暇科研的教师,但我们不是大师,也不应该以教学作为无力科研的借口。

教师的思考研究,要敢于在课堂上亮出来,接受公开的检验。有的时候,想得好,说得好,可惜写出来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有的时候,写了很多,想得很多,可一说出来才发现没什么干货。

就我个人的教学经验,如果对新知识新思维缺乏吸纳,对学术思想动态没有敏锐的把握,对学术专业问题缺乏不断深入的拷问,那你的课堂就只能是自欺欺人。想不通,就讲不好;想不清,就讲不明;想不深,就讲不透。每每我在对某个问题认识模糊含混的时候,课堂上我往往就会故弄玄虚或插科打诨来忽悠学生。

当然,大学很多老师自以为想得很通、很透、很清,但事实上却很肤浅,很教条,表面生动,实际全是大路货意见,学生听着热闹,其实很少长进,反造成思考的慵懒。学院派知识分子往往都有这种自以为是及自以为义的毛病,殊不知知识面偏狭得很,思维观念也僵化得很。我也一样。所以教师必须不断反思,教学相长。

当然,我这里所谓的学术研究,不一定甚至不主要反映在体制化的、核心期刊的、课题式的那些评判标准,但一个教师是不是爱读书爱思考,勤于研究,成色如何,这些可是瞒不住的。每个教师都应该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早已停止了学习和思考?总之,要能对自己的良心交账,对学生交账。

周鼎老师拒绝的是承担公选课的教学,我完全赞成。今天大学里的公选课,大都打着通识教育和素质教育为名义,其实南辕北辙,根本没办法开展学术化的训练,几百上千人的讲座式大课,不过成为学生蹭学分、大学装点门面的途径。

周鼎老师对自己的教学方向自觉作出了新的定位,应该恭喜他。理想的教学,靠这种中国式的公选课是不可能达到的。所谓教学相长,最好的方式还是小班讨论,指定阅读文本,师生都提前精读并准备议题,平等交流批判,师生谁也别蒙谁。讲座式教学,老师讲得再精彩深刻,也不过自我感觉很棒,徒增虚荣。惟有参与、对话、挑战、催生新知卓见,才是大学课堂应有的样子。

再次希望我们的大学,能容许那些特立独行的教师有生存探索的空间。也希望我们的教师,更加深知身上责任重大,以战战兢兢之心在反思中前行。周鼎老师对于自己受到的不公对待,可以有公共的表达,可以有真性情的倾诉,但回归到书桌和讲桌,我们还是应该拿出切实的努力行动,以优秀的教学方式和深邃的学术思考,证明自己无愧于教师这一职业。

(作者简介:谌洪果,男,生于19745月,四川西昌人,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原所长,副教授,法学理论硕士研究生导师,法学博士。20131223日,向西北政法大学提出辞职并发布《辞职公开声明》,称怕被体制化。)

言论背景

“自白书”说了什么?

“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四川大学教师周鼎于22日凌晨发布的“自白书”在网上火了。
在这篇1300多字的“自白书”中,周鼎表示,一直以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他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教学质量每况日下?”并认为这是“因为一个老师的职称只与他的科研成果有关”。

周鼎是一位受川大学生欢迎的老师,对此声明,该校不少学生表达了惋惜,因为公选课时周鼎的课曾经差点挤爆选课系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周鼎表示,他将退出公选课教学,“不再自取其辱”。周鼎的“自白书”甫一发表,在网上引起很大的反响。以下为“自白书”: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