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机关不能违法

一、不管拘留还是逮捕,必须要给合法的手续。绝对不能不出手续就抓人。

二、搜查必须要有手续,同时要当事人在场,带走东西必须留清单。

三、拘留或者逮捕之后,要给家人通知,并且告知关押的地方。

四、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权力不能剥夺或者变相剥夺。

五、不能动用私刑

六、不能侵犯人权,虐待关押人员。

下面列举一些发生过的例子

翟岩民:我进入北京第一看守所,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脱干净了,给了号服,就给一个褥子,不给被子,这是特殊“照顾”,睡在水泥地上;床上可以睡16个人,虽然大部分空着,但是我只能睡在水泥地上,里面的8个死刑犯接到的任务就是八个看着我一个。

有一个死刑犯怜悯我,把方便面的调料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冲我使一个眼色,过一会儿我过去收拾垃圾,就把调料藏到袖子里面;结果被监控里面看到,这个死刑犯被罚值了三天大夜(夜里值班4个小时)。我藏着的调料也被搜出来抢走了。

审我的时候,16个小时不让我吃饭

刘书庆律师:下午阅卷结束后马不停蹄来焦作看收所,到看守所大门口3点40左右。自觉到门岗登记,昔日凶巴巴的门卫哥今天难得见了点笑容,我玩笑问他今天可以会见张小玉了吗,这哥们说的很实诚:不行的话就不让你登记了,你今天来我就打算安排你会见的。我差点笑喷。这哥们口气让我想起某谍战剧里很励志的桥段:一个洗厕所的蓝领暗地遥控指挥着众多马仔拼杀江湖。以前在和这哥们多次驳火过程中就发现此人非等闲之辈,不光长得孔武有力,而且炙手可热,以至于刘某曾专为此君发过一则微博:别拿门卫不当干部。因此君直接参与拒绝安排律师会见这一具体行政行为,偶认为其权力已隐然如东汉末年黄门,身份虽卑微但手眼通天。别喷我身份歧视没有把掏粪工人和国家主席一视同仁。不过虽然这哥们可以骄傲的决定我是否有资格进入这扇大门,但进入大门之后似乎还是要请示别人我是否可以进入小门。哥们领着我去找驻所监察室刘主任,奇怪他请示的竟然不是政事繁忙我们多次求见而不得的程豹大所长,也不是挽着袖子唾沫横飞让我和刘金滨律师”滚”的巾帼英雄刘春霞教导员,也不是拿着对讲机轻松叫来八九个警察把我和刘金滨律师推搡出小门的魏青山副所长,也不是8月8日那天凶神恶煞般指挥保安要狠狠揍我的朱副所长。除了程豹所长因位高权重不轻易现身外,其他几位都打过交道,有的还不止一次,偶对这几个领导内心是钦佩的,违法勇往直前堪称守土有责。非常时期估计都是男儿,尤其刘春霞教导员,想起她英姿飒爽的样子,内心一阵悸动。

门卫哥经请示我这次确实有权利进入小门了,然后向我挥一挥肥硕的大手,对我说了两个字:去吧。尽管未经他的允许我早已经把律师证递给了武警。武警估计早就认识我了。别的律师只要亮证直接放行,而我还需要多等一会。武警同志打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会最终同意我进入第一道小门,第二道小门我以为不会再有障碍,结果等的时间最久,那位女警打了两次请示电话,态度虽然和蔼但足足等了五分钟,最后发给我一个小牌,我终于再次艰难进入焦作看守所第二道小门,长出一口气。看来这次有门。进到办理会见的大厅此时已经下午四点.我说我是张小玉的辩护律师,现在允许会见了吗?那位女警冷冰冰让我拿出手续登记。登记完让我把手机存起来。以为这次终于可以会见了。结果又被告知现在没有会见室。我问能否借用一下讯问室。女警断然拒绝。而且她还提醒我到四点半就不再提人了。而我前面还有一位律师在排队等候。我心凉了半截。后来果不其然,我前面那位律师成功会见,到四点半也没有轮到我。不得已怅然出来。想起焦作看守所总共有20间讯问室而只有6间律师会见室。唯有摇头而已,而这正如办理窗口的那位男警察面对我的抱怨所说的:”没办法,我们说了不算”。到底谁说了算?

我们不敢奢望权利至上的法治国家,但权利和权力至少要平衡点吧。各地的看守所能否从设置讯问室和律师会见室数量的相对平衡做起呢?

@343634454 拿去了所有的东西,手被胶带勒到脱皮,要求去厕所被拒,10个多小时后,李宁被押回龙口市公安局,便衣换成了公安,胶带纸换成了手铐,她被铐在了老虎凳上,连续审讯将近20个小时,在再次征求上厕所时,警方的回答是,表现好了可以去,表现不好就不能去。

王藏太太 :王藏被刑拘已48天,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2号起)我手机无法发送信息,没关机状态下朋友打却是关机!(3号起)微博别人一直无法转发,有时看不到我的微博,我也不能转发,直到现在还是一样!前两天我的手机莫名出问题,我的备忘录莫名不见了,微信自动退出,无法登陆,死机打不开任何东西,后来关机把电池卡都拿下,开机后是正常了,但一些文件不见了!接着这两天晚10点以后接到各种人的骚扰电话!今天王藏托狱友传话我,他在里面冷没衣服穿[大哭]他们故意不給送衣服,故意折磨王藏[流泪]

隋牧青律师: 昨天上午会见王藏失败,中午才知道王藏妻女被通州GB驱逐,昨天是她们搬家的最后期限,而新居尚无着落。因为政治株连,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幼女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看了无法不令人心酸,更让人感叹。

海淀公安分局尹燕京局长:
我们是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周世锋、谢远东。10月11日,寇延丁(身份证号:370902196507141527)被海淀分局刑事拘留,承办单位海淀东升派出所,随即寇延丁交由海淀看守所羁押。10月18日,我们接受当事人寇延丁家属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但从10月18日至今,我们多次去海淀看守所依法要求会见当事人寇延丁,海淀看守所都告诉我们:查无此人。经我们以及当事人家属多次和海淀东升派出所查询,确认被海淀看守所羁押无误。
海淀看守所屡次查询,却查不到寇延丁,只能说明:海淀看守所工作上极端不负责任,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粗暴践踏了公安机关的形象。
为此,现将我们的相关法律手续附上,敦请贵局责令海淀看守所彻查问题,改正错误,完善当事人信息登记,及时安排律师会见,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周世锋 谢远东
2014年11月3日

附件:1.委托书,2.寇延丁户口登记表,3.寇延兵身份证复印件,4.律师会见介绍信,5.律师会见函,6,周世锋、谢远东律师证复印件。

唐荆林律师被关押5个月,律师不能会见,母亲去世申请吊丧也未批准。

下面这个事例是司法系统的情况:【张庆方律师】庭审持续了近18个小时,到凌晨2点50,强行剥夺当事人最后陈述结束。连续鏖战,摸黑审判,充分体现了广州司法系统练就了一支能打硬仗,能打胜仗,能让党放心的优秀队伍。这支队伍和这次持续18小时的审判,必将载入史册,永垂不朽!

( 在而不思)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