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武:九年,举国之力,终于撬开聂树斌案一线缝隙

——写在聂树斌案破冰之夜

 

2014年12月12日。李庄蒙难5周年纪念日。

    冬之深,即是大西南的重庆,亦然寒凉。冷的风,霾的雾,索绕山城。空气混浊,气息凝重……

穿行于冷峻僵直的砼之丛林,奔波在凹凸迭起的山城歧路,肩负着全国众多律师同仁的祝托,试图用李庄案,再次检验法治重庆、乃至法治中国的含金量……

这是第二次为李庄案的申诉而来。

江北区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重庆市高级法院,重庆市检察院,重庆市委,重庆市政法委信访办公室……同样的专人等候,同样的笑脸相迎,同样的端茶倒水,同样的和蔼可亲……

当然,也都是同样的搪塞推诿。搪塞的似乎天衣无缝,让你几乎找不着破绽;推诿的绵绵柔柔,让你有火竟发不出!

“总之…….因为……所以……请您…………”

雾都夜来早,直到暮色降临,才离开最后一个接待站点——重庆市政法委信访办。随即,被素称“西部小天坛”的重庆人民广场浓浓的黑暗包围……

倒在朋友的“路虎”上,灵魂和肉身一样的疲惫。好想深深的睡上一觉,哪怕再也不会醒来……

急促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杨金柱”三字在黑暗中于手机荧屏上鬼火般闪烁,同时发出强烈的噪音……我乜斜了一眼没去理会。

我的电话时常是很难打入的。即使是杨金柱。不是生性懒散,而是身心疲惫。

“鬼火”还在频频闪烁,噪音还在阵阵扩散……

不得已划开接听键…….

昏昏沉沉、模模糊糊,手机里传出令人无法忍受的湘南普通话。似乎听到“聂树斌”、“山东高院”、“审查”几个字…….

我顿时抖擞了精神,反复调整听觉,极力从杨金柱沙哑而囫囵不清的“湘普”中扑捉、提炼那渴望的信息……但竭尽听力,仍不知所云。

只得打开电脑——

哇塞……“高法指令聂树斌一案由山东高院复查”的消息已在网络上井喷般炸开……

心中一股暖流湍湍涌动……

九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九年!

九年了,一批又一批专家学者坚韧不拔的研讨、谏言、呼吁;一拨又一拨律师不屈不挠的奔波、请愿、死磕;还有众多来自全国各地志愿者勇敢顽强的围观、声援、坚守;更有全社会的关心、关注和支持!

正如念斌的辩护律师所言:制造一个冤案,仅仅一个派出所、几名警察就可搞定,而纠正一起冤案,哪怕凝聚举国之力,也未必力所能及!

拨通了聂树斌母亲的电话。尽管已有多位律师和志愿者已告知了消息,老人家还是似信非信,将信将疑。反复询问是不是真的。我坚定地告诉她:消息来源于最高法院,来源于新华社,千真万确!通话中,老太太已泣不成声……

一条鲜活的无辜生命,被以正义的名义硬生生扼杀,这样的体制怎样诅咒都不为过;

那些或急功近利玩忽职守,或麻木不仁草菅人命的法官、警官、检察官,承担怎样的刑责都不委屈!

三天前,曾接到聂树斌母亲的电话,说道内蒙古冤案立案了,法治形势向好,询问聂树斌案件的进展情况。我承诺近日和杨金柱再到河北高院奏一趟,力争让聂案搭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早班车。

看来再也不用去石家庄看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脸色”了。现代科技几乎能把人的衣服彻底扒光。让人变得赤裸和透明。每次去到石家庄,无论坐火车还是乘飞机,只要踏上石家庄的土地,一切都在体制的掌握之中。便衣特务走到哪里都如影随形……

法治与民主,公平和正义,是人类文明的共同追求,无论何年何月,无论哪朝哪代,都不会回避,更不会放弃。尽管有所谓特色之说。

有学者答记者问时讲:聂树斌案的异地复查,是依法治国的必要追求。山东高院和案件没有利害关系,能够在最大的限度内保障案件的公平公正。

这几句话提醒了我。李庄案全世界都知道是薄王为黑打扫除障碍制造的假案,可申诉近四年,毫无进展。是不是也应当异地审查?

聂树斌案,冤案的主要制造者在石家庄、在河北。而李庄案的直接制造者虽是薄王,但皇城根一个个最高衙门,可都是逐一表过态的。若也要异地审查,该异到何处…….

想到此,心境顿然暗了下来、冷了下来。比车窗外重庆隆冬的夜空还要暗淡、还要清冷……

 

                                                           (2014年12月15日山东高院)

                                                                                            (文章12月12日草就,未及整理。致歉)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