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庆:屈辱的会见

刘书庆: 今天过来会见李玉凤。因为前天提前预约,大兴看守所外面的窗口磨磨蹭蹭还是给签了一张入看守所的通行证。办理间隙我代为给李大姐存了500元生活费,这是包龙军和唐吉田律师的心意。此处会见还需要押着身份证换一张卡,刷卡才能进看守所会见区。进入真正办理会见窗口,才知规矩之多超乎想象。要登记两个电话号码,不允许带手机,相机,电脑。而且不知为何,对我的会见手续审查格外严格,中间还去请示,后一领导模样的警察过来又仔细检查一遍才勉强给我办理。

在此处浪费很多时间,李大姐被提出来时已经11点10。他们告诉我11点20就不能会见了。会见时我给李大姐拍了两张照片,刚拍完三个警察就冲了进来把我手机抢了过去,对我态度蛮横粗暴。要中止我会见,我手机锁屏,他们没法删掉照片,勒令我删掉,威胁说如果不删以后不会再安排我会见,不得已删掉。后来才注意到在存包的房间专门有数个监视屏幕,律师会见情形清晰可见。会见中看守所所长赵学礼又找我谈话,我拒绝,他们答应多安排我几分钟时间,赵所长指责我破坏看守所规定,还说本应向我执业地司法机关投诉我违法,我说你们请便。后他们又安排我会见了几分钟,知道这会见机会是李大姐通过四天绝食才争取来的,我几乎落泪。李大姐身在里面,却关心着外人,问谁谁安全吗?谁谁放了吗?出来拿律师证时,他们窗口说每次会见都要留存委托书原件。争执无果。带着屈辱离开看守所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