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刚收到的短信,同样令我感动

隋律师您好,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我读了郭飞雄的最后陈述, 感动不已。这让我想起古希腊的伯利克里的一段话: “他们的英名已经生根在人们的心中,而不是凿刻在有形的石碑上。”我无法像您一样给予郭飞雄他们以直接的帮助,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记住他们,记住你们。我相信, 这样一份事业将会延续,而历史将送来公正的判决。


林昭曾有诗:
那是什么——囚人们且莫悲伤,
看啊!就在年轻人沉默的地方,
一只雪白的海鸥飞出了波浪,
展开宽阔的翅膀冲风翱翔。
就是他,我们不屈的斗士,
他冲进死亡去战胜了死亡,
残留的锁链已沉埋在海底,
如今啊,他自由得象风一样
啊!海鸥!啊!英勇的叛徒,
他将在死者中蒙受荣光,
他的灵魂已经化为自由——
万里晴空下到处是家乡!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