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越胜:思徐晓






二十六日星期三夜,突然梦中惊醒,梦到因几个字的用法与徐晓争执。再难成眠,索性披衣夜读。窗外暗风吹雨,心中隐隐觉有几分不安。果然,雪上班途中电话告我,徐晓被拘了。

月初和她通话,她说脚骨折了,为了操持一个朋友的丧事,忙到头昏,手里拿着稿子边看边下楼,一脚踩空摔倒,起来没觉有什么事,接着忙。待尘埃落定,脚已肿得像馒头,这才去医院打了石膏,医嘱静养一个月。她叹了口气说,这回哪儿也不去了,言语间有点不好意思,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我知道徐晓永远在忙,手头要处理的事情之多,办事效率之高,常让人惊讶,难得休息一回,却是因伤。好,"这回哪儿也不去了"。可谁知,让人拘走了。走得好远,一去不知何方。

我问什么罪名?说不知道,也未通知家属。真是多此一问。在那块"神奇的土地上",抓人还需要罪名?"莫须有"而已。她姐姐去找人,说是让“预审总队”带走了,理由居然是"危害国家安全"。这么个文弱女子,"半生为人",一直与诗歌、美文为伍,心中满是慈悲,眼前皆是"好人",最看重的是友谊与爱,是正义与真理。怎么危害到了"利维坦"的安全?几百万军队再加几百万警察,五千亿的维稳费,密不透风的文网,割断信息传递的"防火墙",遍布九州的监控网,竟然给不了国朝一点点安全感?这只能是它自己患了被迫害妄想狂,与徐晓何干?

徐晓,不过以她无言的勇敢,鼓舞几颗迷惘的心灵,用她不倦的努力,浇灌几株初生的幼苗。她的侠骨柔肠惠及多少朋友。在黑暗降临的时刻,她燃起一支烛火,给黑暗一点光亮,给冷漠一点温热。如果这些作为危害了"国家安全",那这个国家是什么?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是凶险残忍的斗兽场?是高墙圈就的"动物庄园"?是践踏人类基本善的"屠人场"?它是1984年的“大洋国”,还是公元前221年的秦王朝?或者是两者中体西用的结合,以"大秦"为体,以"大洋"为用?

徐晓的力行准则是文明社会中一个普通人当持的准则。诚实、自尊、敬业,还有勇敢。这难免跟天朝时下通行的"潜规则"相牴牾。但徐晓是个"执拗人",认准的原则笃定持守,绝不曲学阿世,随风转蓬。她是个对文字最有敬畏之心的出版人和编者,对那些空洞虚假的颂德文字从来不假颜色。因为她爱先人传下的文字,不能忍受把它们变成垃圾。但是在浊水四溢之地,持守就是冒犯。而今天朝是周花一类佞人领潮,这类"张铁生二世"虽说不通中文,却攒得成谀词,编得成谎言,一朝粉墨登场,徐晓这敬畏文字的人岂能无罪?粪置高堂,玉弃僻壤,正是天朝"新常态"。

心灵境界的沦丧,精神道德的败坏,会牢牢嵌入社会生活,败坏民族的品性和后代的灵魂,这才真正可怕。一群奴隶,懵懵懂懂地被主人出卖给魔鬼,被驱使着残杀同类,犯下这种罪恶的人,要怎样的一道圣泉,才能洗净身上的血污?

我无言,只为徐晓馨香祷祝。

 

(发表于2014年12月2日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