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美丽的女神——我眼中的肖雪慧老师

心中美丽的女神——我眼中的肖雪慧老师

 

【刘二狗蛋按】清华的郭于华老师和西南民大的肖雪慧老师都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保持知识分子本色,在网络上持续发声,令人尊敬的老师,虽未谋面,却似故交。偶然在网上搜索到(应该是肖老师同事、同学、学生?所写)关于肖老师的文章,思想大家的另一面,以飨众友。

 

秋天的一个下午,按约好的时间,我开车到了西南民族学院门口,迎接我们的老师肖雪慧

学院大门在繁华的一环路边,正是下班的高峰时期,各类人流车流让校门口显得很混,忐忑不安的心情让我把目光投向每一位路过的六十岁左右的女人。脑子里在想三十年前那个年轻漂亮的肖老师会不会已经变成一位体态臃肿头发花白的老妇人?那美好的回忆会不会让人在见面的一刹那消失。几分钟后,突然发现一位清瘦女性在繁杂的路边站着,一种冷敖的表情写在脸上,眼睛像是在观看博物馆内凡高名画那种淡淡的神思。正是她!各种复杂的思绪飞一样在脑海中滑过。我激动的走向前去:肖老师吗……..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那种三十年的距离和感觉一下凝聚在这一瞬间……

我把肖老师带到同学们已预定好的酒楼,三十年前成都七中的几位学生会和团委学生干部早已等在那里,多年分别的激动和感慨在这里再一次重复。熟悉而又陌生的同学和老师在酒杯交错中急切的讲述着一个个不能完整的往事,旧的往事还没有讲述完,新的往事又被提出来……..三十年的分别,有太多的话,有太多的回忆………

时光回到七四、七五年。学校来了一位漂亮美丽的老师——肖雪慧。她负责我们学校学生会和团委工作,领导着我们这帮当年风华正茂的学生干部,开展许多精彩的活动,在那特定的历史环境中,我们一起演绎着激情的岁月。学校的征文活动、漫画比赛、篮球和歌舞比赛,特别是开门办学的学军、学农、学工活动有肖老师的安排和领导,搞的有声有色。我们在座的几位学生干部在肖老师的组织下组成马列学习小组,就在那个时候,我们认真通读了马列的一些原著:如《国家与革命》《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哥达纲领批判》等等。

然而进入七六年以后的肖老师却在学校公开反对当时的那四个人,在被学校多次批评后,引起市教委和有关部门的注意,正准备对她采取专政措施的时候,那四个人被党中央抓了起来定性为“四人帮”,历史真是戏剧性的发生着变化,差一点要被专政的人却一下成为全市教育系统的英雄人物。市教委破格要调26岁的肖老师到市教委担任副处级的职务,被肖老师拒绝了。七七年,肖老师参加文革后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以290多分的高分被四川大学哲学系录取。肖老师自己的志愿是想考数学系,但学校同意肖老师参加高考的条件就是必须考文科,肖老师以数学97分的高分进入了文科的哲学系,比当年进入川大数学系的最高考分还要高(当年考试文理科同一张卷)。历史的命运旧决定了中国从此少了一位数学家,而多了一位思想家。

肖老师的考分本来可以报考北大或清华等中国任何一所知名高校,但为了守望她那美丽的爱情而放弃了。在知青岁月里,她与一位同甘共苦的知青建立了恋爱关系。后来恋人因为心脏病回到成都,并被诊断为活不了几年的人,许多人劝肖老师放弃这位她心爱的人,肖老师给他们的回答是:我只要嫁给他一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为了照顾生病的恋人,肖老师选择了在成都读书,在肖老师1982年毕业不久,她心爱的爱人就永远的离开了她,直到现在仍独自一人生活,守望着她的爱情。

肖老师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西南民族学院工作,1986年发表了她的第一部专著《论理学原理》,以后又发表多部著作,成为国内有名的专家。1987年被评为四川省当时最年轻的社会科学方面的副教授。

但是肖老师的精彩人生被嘎然而止,那年夏天,肖老师不愿意沉默,被关押19个月,在经历了那场事件后,肖老师再也不能写她想写的著作和文章,甚至被限制了某种自由,被剥夺了上讲台的权利。

肖老师仍然是美丽的,她的生命力永远也封杀不住,她对我们说:任何人都可以放弃、可以迎合、可以改变,但我是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的职责,我永远走我自己的路。肖老师在她的那篇“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纪念李慎之先生”文章中写道:“有着超越自身利害之追求的理想主义者现今已经非常稀缺了,但这种追求曾经在好几代人胸中激荡,它曾使许多人为了追求心中的光明,舍弃了舒适和安定,而以身赴险。”肖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清清醒醒、明明白白的人、为了自己的职责和使命而放弃舒适和安定的人。

我甚至忍不住想开口问她的生活来源怎么样,但看着她那坚毅的眼神,决不为三斗米而折腰的人,我忍住了。

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们感动的人是终身守望承诺的人吗?是终身守望爱情的人吗?是终身守望信仰的人吗?肖老师能让我们感动三次?不!她能让我们感动终身。

送回肖老师,当她孤单的背影消失在学院门内时,我突然涌现出那种酸楚的感觉,人们都能理解这样的一位学者吗?像鲁迅那样的硬骨头,人们能解读吗?

丁东2003年写的一篇“肖雪慧和《复合人格:马基雅维利》”的文章中写道:“早就读过肖雪慧的文章,直到去年才和她相识,第一次见面是春天,她来北京出差,崔卫平告诉我她来了,我说一起聊一聊,于是约好在秦晖、金雁夫妇家见面。我正为《社会科学论坛》杂志搞策划,见到肖雪慧,我向她约稿,并请她用邮件发来,当时她还没有购置电脑,回到成都后,找到一家网吧,一下子给我发来了七篇文章,其中讨论教育的一篇文章在论坛采用了,其余更棒的是另一篇《纳税人:说出你的权利》。因为文中涉及戴煌先生经历的一件事,我打印了一份,送戴先生阅。第二天,戴先生便打来电话,问我肖雪慧是谁,他连发出感慨:这篇文章太精彩了,太精彩了!他还说,要送给张思之看看”。

(来源于网络/ 刘二狗蛋)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