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一个胸怀博爱至死追求正义的志士

今天我收到一条手机短信:这是我明天离开广州之前,最后群发的一条短信:“首先,我:乞行中华—徐少华,诚恳地向这一个月来,被我不断群发短信所‘骚扰’的朋友们道个歉!感谢你们的聆听和忍受,原谅我的无礼和粗鲁!……在天朝追求民主宪政,欲达成每一个公民都能一人一票来选举自己认可的市议员、省议员、国会议员、直至总统,是我多年来的理想。为此,我一直在不懈地努力奋进,并将激励我直至生命的终端!我之所以同意和安徽国保及我哥哥回铜陵家乡,是因为在我苟延残喘的生命中,还有一个重大的心愿没有落实好,那就是:和红十字会签订器官、遗体捐献协议书!为人类的医学事业奉献自身最后的一点价值!我爱你们:一路同行追逐光辉与正义的朋友们,让我们:坚实信仰!坚定信念!坚守用爱与包容的非暴力行动理念!”

这个徐少华不是扮演《西游记》中的唐僧的那个,他是安徽铜陵的一位追求宪政民主的义士。前些天我回广州的时候去梁颂基家碰巧与徐少华见到了。一见面,听到他那嘶哑的声音,就觉得诧异,他说他患了喉癌,已经是晚期,说的时候用手指了一下喉部。我仔细一看,他的喉部装了一个黑色的圆圆的中间有个孔的东西,看上去象个装饰品,后来才知道那是出气孔,吸气的时候就要用手指按住那孔。于是我劝他不要说太多话,他说没关系。尽管他身患重病,但表面上却看不出是有病的样子,而且充满激情,他用那嘶哑的声音讲述着他的经历、思想,讲述他这些年来拜访过的朋友,不时用手指按住喉部的通气孔调整一下呼吸。

他曾经做生意拥有几百万资产,但一直热心宪政民主事业,写过很多文章。他说六年前医生说他最多只能活两年,于是快到两年的时候他变卖了所有的产业,安顿好家人,然后以乞行中华的名号周游各地,寻访有宪政民主理念的仁人志士,交流思想、传递信息、研讨策略、推介值得信任的人士,还参与了很多维权事件的围观。他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见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但是很可能他看不到了,但他也无怨无悔,因为他做了他能做的事情。他说他随时都可能死去,于是拜托我们帮他一个忙,那是他前些天和一些朋友聚会时的合影,他去冲洗出来了,在那上面写了一些话,要我们帮他交给他们。

听了他的情况,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我能帮他些什么,想到他的名号“乞行中华”,我想捐点钱给他,就说你这一路上花费不少,恐怕经济上也很困难吧?我还没说完,他听出了我的意思,就说:不用,我虽然现在没什么钱,但还能维持,家里已经安顿好不需要我负担,你不用给钱给我,我之所以用“乞行中华”这个名号,是为了避免国保找我的麻烦,有好几次他们抓了我,看我这样子,又不敢拘留我,怕我万一死在里面添麻烦,就把我放了。他说得很轻松,但我心情却很沉重。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仍然投入全部精力为理想而斗争,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这样?共产党曾经宣传过他们很多所谓的英雄事迹,后来我们知道那些全都是假的,我们所看到的是,很多垂死的官员留下后悔的话语,或者以跳楼等等方式结束自己罪恶的生命。

徐少华清楚他很可能等不到民主实现的那一天,他也难以在中国民运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流芳百世,毕竟他并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他仍然要把余下的时间、精力全部投入到追求宪政民主的斗争中去,默默地贡献,这是因为他深深地认识到宪政民主是人类最伟大的智慧,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方向,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事。

从徐少华的言谈中,看得出他是一个胸怀大爱、且很理智的人。尽管他遭受了这个专制体制的很多迫害,但并没有因仇恨而走向极端。他并不反对其他的斗争方式,但他认为非暴力斗争是最基本的、目前来说最可行的方式。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仍然坚持非暴力斗争的理念,大力宣传非暴力斗争。尤其他刚发给我的短信提到捐献器官、遗体,更是令人肃然起敬。

多年前我也曾在网上公开立过一个捐献器官、遗体的遗嘱,但是,当我后来了解到很多黑幕,并且在我决定站出来公开抗争之后,我取消了这份遗嘱,我担心他们会拿我的器官去谋取他们的私利。而且我觉得,在当前这样一个不合理的社会里,真正有经济条件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基本上都是权贵阶层的人,我不希望我的器官移植到那些人的身上。

但是看到徐少华发给我的短信,我不由得对他更加敬佩。不过,敬佩归敬佩,我还是不会象他那样做。在中国没有实现宪政民主的情况下,我仍然不会再立捐献器官、遗体的遗嘱。我想,我把我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追求宪政民主的事业中,就已经可以不愧对这个社会了。

至于徐少华兄弟,我唯有希望他能活得更久一点,久一点。其实,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时刻不太远了,真的,不太远了,我们一起再更加努力一点、更加努力一点,让它来得更早一点、更早一点……

保重!少华兄弟!

 

2014年11月16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