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正走向成功!

王从圣

1.       导言

突尼斯是起自2010年底的阿拉伯之春的始作俑者。如今这个国家怎么样了?我们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国家的声音了。“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当我仔细地清理突尼斯革命以后的进程时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熟语。但没有消息就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这真不幸!人们往往注意的是那些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故事,却不去深思这悲壮故事背后人民的眼泪和鲜血。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中国近现代一系列悲剧的原因。法国革命、俄国革命的一系列英雄史诗在历史上是国家失败的典型范例,却被中国的野心家、理想主义者如醉如痴地效仿和追随。我常常痛心于中国人,乃至世界各国的人民没能充分汲取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样的国家的成功经验,只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历程太过平庸,太默默无闻了。但这才是人民幸福安康的正确选择。

如今,同样的历史故事在发生。我们过多地关注了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的悲剧;却很少看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立陶宛等国人民的自由和幸福。

现在我们还需关注突尼斯。10月28日突尼斯举行议会选举;11月23日举行总统大选。这个国家正在通往自由幸福的道路上,我们需拭目以待。

2.       民族解放运动解放了独裁者,而不是人民。

突尼斯曾是迦太基的发源地,其后被罗马、汪达尔王国、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统治。1881年以后逐步成为法国的殖民地。1956年独立之后的第二年宣布成立突尼斯共和国。从此突尼斯人民陷入本国独裁者的没完没了的统治。

先是布尔吉巴,1957年他担任总统后连续3届担任总统,并在1975年操纵修改宪法成为终身总统。为维持独裁统治,布尔吉巴镇压一切异己,甚至在1961年暗杀了他曾经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优素福。1986年,布尔吉巴已经83岁高龄,老迈昏聩,甚至基本不能说话,但他依然不放松权力。1987年7月,布尔吉巴任命本·阿里为内政部长,10月任总理。11月阿里策动政变将布尔吉巴软禁,并让布尔吉巴的医生宣布他丧失担任总统的能力。随后,布尔吉巴在伟大的称颂声中一直被严格看管,直到2000年以97岁(有人说99岁)高龄去世。

本·阿里1987年11月政变之后担任总统。在精心的操纵下,本·阿里随后分别于1989年、1994年、199年、2004年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票“当选”总统。

突尼斯是幸运的,一则,独立以后仅有的这次权力交接相当和平;再则,布尔吉巴和阿里都相当开明,除了短暂时间实行社会主义政策遭致经济混乱以外,在长达五十余年的时间里,突尼斯保持了政治的高度稳定并持续采取了合适的对内对外政策。

本·阿里上台以后在国内推行经济改革,吸引外国投资。突尼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986年的1201美元升至2008年的3876美元。从1987年起的大约20年间,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平均以接近5%的速度增长。[1]波士顿咨询集团在2010年出版的一个报告指出,突尼斯的国家竞争力是非洲第一,与另外七个国家同列为“非洲之狮”。

3.       看似固若金汤的统治实则不堪一击

但是,经济发展不会挽救一个独裁政权。在民主大势浩浩荡荡的今天,人们痛恨专制独裁,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一旦获得机会,人们就会毫不犹豫地予以推翻,而不会想起那些所谓的经济成就。此时,充斥人们视听的满是独裁统治犯下的贪腐和压制人权的罪行。可是一个维系了二十余年的统治怎么可能不贪腐,不压制人权呢?

在突尼斯,反抗本·阿里独裁统治的最有组织的力量是伊斯兰复兴运动。1989年,阿里强行地禁止复兴运动党参加竞选,随后两年大规模逮捕复兴运动党成员,据估计有25000多名活跃分子被抓捕监禁。这样的压制显然违背了当今国际人权的标准。

机会来了。2008年的金融海啸蔓延欧美,这对于突尼斯这样一个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冲击颇大,尤其导致突尼斯重要的旅游业下滑。危机导致突尼斯失业率上升到14%。这个比率实际上并不太高,但这是人民获得的难得机会。

2010年12月,维基解密披露了美国驻突尼斯大使Robert Godec的报告,指突尼斯是“警察国家”。本·阿里家族及其兄弟亲信与掌管该国经济的一名黑道份子勾结,并指第一夫人勒伊拉泽鲁·本·阿里靠兴建贵族学校敛财。这一文件通过Facebook在突尼斯得以传播,加深了民众对于政府不满的情绪。

触发事件发生在2010年12月17日,一个26岁的失业大学毕业生在街上卖菜,因无照被警察没收。他绝望地以自焚抗议。这起事件导致突尼斯爆发了持续的示威抗议活动。有人将示威情况上传至Facebook和YouTube,从而引起了更多人注意并参加了进来。

注意!从2010年12月17日到2011年1月14日,仅仅28天,统治了突尼斯23年的本·阿里就像窃贼一样偷偷地逃离了自己的国家,跑到沙特阿拉伯的吉达避难。

在这个过程中,突尼斯军队的表现值得一提。突尼斯军队在此次事件中一直显示中立地位,它拒绝向示威民众开枪,甚至抑制警察对示威群众的暴力镇压。据说,本•阿里最后放弃政权也是军队促使的。在突尼斯,军队一直与政治保持距离,而且军队也不做生意,比较廉洁,这与负责警察的突尼斯内政部完全不同。

4.       乘势进逼,彻底解散原来垄断政党组织和权威体系

2011年1月14日,总统本·阿里逃离突尼斯后,突尼斯总理穆罕默德·加努希根据阿里的安排随即发表声明:宣布根据宪法接管总统职权。但根据当时突尼斯宪法第56条规定:如果总统“彻底不能履行职责”时,应由众议长代行总统职权。据此,第二天上午突尼斯宪法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认为加努希总理继任共和国总统违反宪法,认定突尼斯共和国的总统职位“处于永久性空缺状态”,应由众议长——福阿德·迈巴扎代行总统职权,并最迟在60天之内举行大选。据此,福阿德·迈巴扎就任突尼斯代理总统。迈巴扎就任总统后授权原总理加努希组织内阁。

加努希于17日宣布,将有12名新阁员上任,其中有宪政民主联盟执政时期的三个反对党的主席、三名突尼斯总工会的代表及其他民间代表。但第二天,3名加入临时政府的总工会成员和穆斯塔法·本·贾法宣布退出并表示“不信任”临时政府。他们不信任的本·阿里时期的官员,不能接受原执政党宪政民主联盟的成员仍是临时政府的成员。

1月18日开始,数百名反对宪政民主联盟的民众进行示威抗议,示威者表示:本·阿里的“前盟友”不应该继续留在政府。有数百名示威者不顾宵禁在内政部前静坐,要求解散宪政民主联盟。

2011年1月20日,新政府在其第一次会议中宣布,所有被取缔的政党都将被合法化,并将释放所有政治犯。同日,所有跟本·阿里同属于宪政民主联盟的官员宣布全体退党。

1月22日下午,加努希发表承诺:将在6个月内举行透明且自由的选举 ,在大选后自己将退出政坛。

1月27日,总理加努希宣布,6名曾经隶属宪政民主联盟的官员退出临时政府。与原政权没有牵连的人补缺进入临时政府。

2月3日,突尼斯当局为了顺应民意,撤换了所有24个地区的省长。

2月6日,宪政民主联盟遭到内政部取缔,被勒令暂停任何活动。由于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导致不少民众的死伤,时任突尼斯总理穆罕默德·加努希于2011年2月27日宣布辞职。这样,原阿里政权的官员,原执政党的成员基本全部被逼退。

3月7日,临时政府宣布解散秘密警察。3月9日,宪政民主联盟被突尼斯法院勒令解散。

至此,原来维持独裁统治的政党组织体系和权威体系基本被解散,排除了其死灰复燃的可能性。

宪政民主联盟最初建立于1934年,是独立运动时期的中坚力量,在突尼斯独立以后即成为垄断性政党。该党解散时有党员200多万,基层支部约8390个,而整个突尼斯只有1000万人左右。可见其在突尼斯的独大地位。布尔吉巴和阿里通过控制宪政民主联盟以控制整个国家。他们通过不公正的法律,肆无忌惮地舞弊和操纵选举牢牢控制突尼斯政权达五十余年。2009年的议员选举中,宪政民主联盟在216席中共赢得161席;2004年的众议院选举中该党在189个席次中赢得152个席次。

如此组织严密,规模巨大的政党对突尼斯未来民主有着令人恐怖的潜在威胁。难怪突尼斯人不依不饶,非把它逼散了不成。

5.    尽快且明确安排全国大选,打消人民疑虑,将政权建立于民意基础上

到现在为止,突尼斯的政治变动都是依照原来的宪法进行。而原政权中的众议长迈巴扎还担任着临时总统职务。迈巴扎,1933年生,是突尼斯老资格的政治家,比原总统阿里的资历更老,相对而言也更少依附原来的独裁者。与加努西相比,迈巴扎让人民稍微放心些。选择这样一个政治家作为总统对于保持权力转换的连续性和突尼斯民主的和平过渡或许是很重要的。

但毕竟迈巴扎是原政权体系的重要成员,也是宪政民主党的成员,没有民主的合法性基础。2011年3月3日,总统迈巴扎宣布将在7月24日举行制宪会议的选举。由于各政党准备时间太短,根据独立选举委员会的建议,总统后来宣布将选举日期推迟到10月23日。

先选举制宪会议而不是议会,这是考虑到原有的宪法是在独裁者操纵下制定的,不足以规范未来的民主制度。应当先有制宪会议,然后制定宪法,再根据宪法规定来选举议会和总统。突尼斯这个建立民主的顺序是合理的。

2011年10月23日,阿拉伯之春后的第一场真正自由民主的选举在突尼斯举行了。这也是突尼斯1956年独立以后第一次真正竞争性的自由选举。

为保证选举的公平公正并使得选举结果被人民认可,突尼斯临时政权广泛邀请国内国际各方人士观察、监督选举过程。总共有超过10000名国内人士和超过500名国际人士观察和监督选举过程。此外还有600多人世界各国的记者观察报道选举情况。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盟、卡特中心都被邀请来观察和监督选举。其中,卡特中心派10人长期驻扎在突尼斯观察其选民登记以及其他民主转型进程。在10月23日的选举日,卡特夫人率领70余人的团队观察了各省的272个投票站。

根据最终选举结果,伊斯兰复兴运动在217个制宪会议席位中获89席,保卫共和大会获29席,人民请愿党获26席,争取工作与自由民主论坛获20席,民主进步党获16席。其他37个席位由22个小党或独立候选人获得。

制宪会议的重要任务是在一年内制定一部新宪法。此外,由于原议会是独裁政权操纵产生的,没有合法性基础,因此,制宪会议将起到临时议会的作用。2011年12月12日,突尼斯制宪议会选举保卫共和大会党的蒙塞夫·马尔祖基为总统。12月14日,新总统任命复兴运动党哈马迪·杰巴里为总理并负责组建政府。这样,突尼斯政权机构都建立在民意基础上。

6.    制定宪法不应由某一大党主导,而应充分考虑各政党的要求

民主转型过渡阶段是非常脆弱的,此一阶段尤其需要各政党及其领导人能够本着互谅、合作的精神开辟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这一阶段的过度竞争将造成非常危险的后果,比如埃及和乌克兰。这尤其要求已经获得了多数优势地位的政党有长远眼光,不是利用暂时的胜利去追求更大的优势,甚至谋求垄断的地位。

(1)     分享国家最重要职位

突尼斯各政党的表现可圈可点。制宪会议选举结束,第一次开会之前,主要政党的领袖就先期达成妥协:国家的三个最重要的职位,总统、总理和议长由三大政党分享。据此,制宪会议选举争取工作与自由民主论坛领导人穆斯塔法·本·基法为议长;选举保卫共和大会党的蒙塞夫·马尔祖基为总统;而马尔祖基总统则相应提名复兴运动党的哈马迪·杰巴里为总理。

(2)     宪法条文经过三分之二多数而不是简单多数通过

起初,制宪会议就制定了自己通过宪法草案的程序是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而不是简单多数。这样,避免任何政党不顾其他党派意愿强行将自己的意志纳入未来的宪法之中,正如埃及那样。有了这个程序规定,制宪会议的成员都清楚:他们必须寻找到妥协的办法或措词,以便宪法条文能最终能被大多数成员接受。这个程序要求增加了制定宪法的困难,使得原定的一年时间大大拖后,实际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此外,有些宪法条款措词过于模糊,尤其是关于宗教信仰和妇女地位的条款。这就增加了以后实施宪法、解释宪法的复杂性。

经过了非常充分的酝酿协商,最后的宪法草案获得了制宪会议高度的认同。在最后的表决中,制宪会议总共214名成员中200名成员投了赞成票,只有12名成员投了反对票,另有2人弃权。

宪法是人民的共识,更是各政治党派的共识,应达成尽可能广泛的共识,而绝不能由一党一派控制制宪过程和宪法内容。突尼斯民主转型的关键一步走得很踏实。

(3)     平等考虑各派,尤其少数派观点,使宪法更具包容性。

突尼斯制宪会议设立六个委员会,分别负责起草宪法原则、公民权利、国家机构、宪法监督等各部分内容。此外,制宪会议设立了一个合作与起草联合委员会,负责协调其他各委员会的工作,并负责准备最后的宪法文本。各委员会是按照各政党所占席位的比例分配成员名额。在联合委员会中,复兴运动党占有支配地位,而其他党派成员不断抱怨自己的观点被漠视。其后果是在许多基本的议题上联合委员会迟迟达不成共识,起草工作进展缓慢。

最后,在2013年6月,也就是起草工作进行了一年半以后,随着党派分歧加剧,情况变得越来越清楚,联合委员会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为了需求出路,制宪会议决定成立一个共识委员会,取代联合委员会。与联合委员会不同,共识委员会平等考虑各派政治团体在委员会的成员构成和他们的观点。这样,各党派都被放到了同一水平线上。

突尼斯的这一做法值得重视。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突尼斯的这一做法避免了重蹈埃及的覆辙。埃及在制定宪法过程中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分裂,并在随后招致埃及民主转型的失败。

的确,各党派都应认识到,民主宪政制度就是要建立一个各党派轮换执政的制度,也就是要建立一个自己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少数派的制度。因此,任何党派都不能过分看重自己当前的优势地位,更不能试图凭借自己暂时的优势地位谋求未来的垄断地位,或者不顾一切地将自己单方面的观点和意识形态写进宪法,进而强加给全国。

(4)     勇于妥协,令人尊敬的突尼斯伊斯兰复兴运动党

突尼斯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是受到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影响而于1981年建立的。在布尔吉巴和阿里统治时期,复兴运动党一直受到残酷的打压,其主要的领袖是拉希德·加努希和哈马迪·杰巴里。拉希德是复兴运动的精神领袖,曾几次被关入监狱,并在1988年被迫流亡国外达20余年,一直到本·阿里被推翻后才从欧洲回国。而哈马迪·杰巴里在1992年被本·阿里政权关押15年,而其中的10年竟是单独关押的。此间,复兴运动党大约有25000名活跃分子被关押迫害。

但突尼斯与其他中东国家的伊斯兰政党有相当的不同,他们更温和,更倾向于自由民主制度。为了消除外国和本国民众对复兴运动党伊斯兰化的顾虑,该党发言人萨米尔-迪路说:“我们并不想要一个神权国家。我们追求的是一个为自由理念所塑造的民主国家。人民将决定他们自己怎么生活……我们不是伊斯兰主义政党,我们是一个尊奉《古兰经》原则的伊斯兰政党。”该党甚至还将土耳其作为处理政教关系的典范,并将该党的伊斯兰民主理论比作意大利和德国的基督教民主理论。

1991年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政党在选举胜利随后被取缔导致了长期的内战,造成十余万人死亡。而就在最近埃及伊斯兰兄弟会的政党获得总统和议会选举胜利,该党之后的傲慢和以势压人的一系列做法终于导致人民的抗议并被军事政变推翻。这一系列悲剧性事件显然也对突尼斯有着巨大的警醒作用,也促使他们采取更加合作的态度。

制宪会议选举以后,复兴运动党精神领袖拉希德·加努希称自己没有政治野心,拒绝作为候选人参加竞选。选举之后,拉希德推出哈马迪·杰巴里作为总理候选人。党魁的这种对于国家权力的淡然姿态对于整个复兴运动党无疑也起到了表率作用。这就大大缓解了权力竞争的烈度。

在整个过渡期间,复兴运动党多次妥协退让,表现了良好的合作精神。尤其他们对于宪法条文中有关伊斯兰教地位和妇女权利的让步,让人颇为感动。作为伊斯兰政党,这是非常难得的。

(5)     由更加中立的领导人主导宪法通过期间以及随后总统议会大选期间的政府

最后,在宪法表决前夕,复兴运动党退出总理一职。各党派于2013年12月14日投票推选独立派人士马赫迪·朱马为临时政府总理,组建“最后一届技术与专家型临时政府”。

政府由更加中立的官员主导,这就使得宪法的通过,以及随后的议会、总统等全国大选更少干扰,更透明中立可信。

7.    宪法已经通过,议会总统大选即将举行,突尼斯民主正步入轨道。

2014年1月26日,制宪会议以200票赞成,12票反对,4票弃权的绝对多数通过了突尼斯的新宪法。当然,这个多数通过是在存在多党竞争的情况下取得的,与一党独裁下的全体一致通过有着本质的区别。

根据新宪法和独立选举委员会的安排,突尼斯议会选举将在2014年10月26日举行,总统选举将在2014年11月23日举行。

突尼斯正按部就班地按照宪法民主的轨道前进。我们祝福突尼斯人民!


[1] http://zh.wikipedia.org/wiki/宰因·阿比丁·本·阿里。2014年9月24日提取。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