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法治行公义他恪尽职守—记公义维权律师余文生

维权人士张宗钢因举牌“风雨中抱紧自由”、“北京被拆户支持香港”和发“组织大家到香港去打酱油”的微博,10月1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余文生律师见义勇为,挺身作了他的辩护律师。10月11日,余律师遵照预约到北京大兴看守所会见张宗钢,但看守所却突然取消会见,而余律师则坚持要求维护律师及当事人的会见权。

没想到10月13日下午他去单位办事即被抓,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数十名警察到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搜查,抄走电脑及相关资料,并到他家里抄家,扣押他家里的电脑、手机等。和他一起被抓的还有同所的宋泽、王成律师。次日王成被释放,宋泽被刑拘。

至今余文生律师被刑拘已有22天了,余文生律师的家属也没收到刑拘通知书,警方也不让家人委托的辩护律师会见余律师。

余文生是公义律师,也是我的朋友,他的被抓让我感到悲哀,但同时我也为他感到骄傲,他是那么正直而有勇气。在当今之中国,为行公义而入狱是荣誉,所有热爱正义的人对之表示由衷的敬意。在余律师及其家人如此艰困的状况中,我撰写此文,以表我的敬意,并谴责当局践踏法律,拘禁余律师。我们为余律师获得自由而呼吁!

行公义,不谈钱

我认识余文生律师是在2014年5月1日胡石根组织的一次聚餐会上。余文生律师的善良、质朴、谦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话不多,为人低调。饭桌上,他只是喝点啤酒,酒量也不大。只要朋友、访民有求于他,他能做到的,都是竭尽全力,恪尽职守。那天就餐后,我说:“余律师什么时候有空帮我签一份代理协议?”他说:“好的,只是今天出来没有带资料,下次再约吧。”

5月份形势紧张,5日传出胡石根、浦志强、刘荻等被刑拘,13日姜力钧被刑拘。17日我搬到了离北京通州宋庄镇只有一条潮白河之隔的河北廊坊属下三河市的燕郊镇居住。

六四前,基于我在取保候审期间,担心再一次进去没有人知道,去年我已有两次被“蒸发”,所以我再一次约余文生律师到燕郊一谈。席间,他拿出三张律师委托函让我签字,我都签了。后来,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到时再说。

六四那天下午,我的微信被封号,微信群死了一大片,所以我换了手机号码。当时没有记下他的银行账号,以至于我至今都没有把钱打给他。

为维权,高院受辱

余文生生于1967年,北京人,属羊,2002年开始专职律师生涯。据余文生律师的夫人许艳说,他曾经被北京律师协会评为奥运工作突出贡献奖,曾任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委员会委员,现为北京市石景山区律师协会的律师代表。

至今,他代理的各种刑事、民事案件无数;今年就代理了北京通州赵勇拆迁案、浙江维权人士朱瑛娣案、北京维权人士李华民(网名李英之)案、吉林辽源市的王春梅案、湖北襄阳的何斌、徐彩虹案、北京知识产权维权人士陈兆志诉国家知识产权局案、王成律师诉全国律师协会和《法制日报》案、江苏启东市的夏薇案等。还有2014年9月5日北京昌平的程海律师公开听证会,他去参加,是被非法拘禁的9个律师之一。

日前,余文生律师因迎接袁冬出狱——因主张官员财产公示获刑,被大兴公安分局抓捕。查看余文生律师的微信,他的声援、呼吁可谓无处不在,无论是访民、宗教信仰者、异议人士、良知知识分子、维权律师或社会底层弱势群体,凡需要他的帮助,他都义无反顾,为法治、公义、人权疾呼呐喊!

这里说一件余文生律师为一家建筑公司到高院申诉的奇遇。今年5月份,该案件当事人要求律师帮助到最高法院申诉,结果余文生律师到最高法院交申诉材料,最高院却不受理材料。于是余文生律师要求最高院出示不受理通知书,结果对方不仅不出示,反而让8个流氓又抓又扯,将他抬出法院,致使其一只皮鞋留在了最高院,裤子也被撕破很长一截。

2014年8月,王成律师诉全国律师协会和《法制日报》侵犯名誉权案由余文生律师代理。此案原由是,全国律协通过《法制日报》刊发虚假新闻,说王成律师的资格证已被注销,是非法律师;而实际上,王成律师的资格证并未注销。王成认为该消息影响恶劣,因此告上述两单位侵犯当事人名誉权。此案9月份开庭,开庭后,王成律师说:“余文生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非常专业,非常敬业,我很满意。”

同年10月,余文生律师帮助陈兆志老师诉国家知识产权局违法一案开庭。在法庭上余文生律师要求国家知识产权局所有无关人员退庭,此语一出,语惊四座。陈兆志后来说,余文生律师辩护非常精彩,驳得他们体无完肤。

为法律的尊严日夜守候

今年10月8日,余文生律师到大兴看守所,预约会见维权人士张宗钢,手续齐全,预约会面时间为11日上午8:30。

11日一大早,余律师就到大兴看守所去会见张宗钢,可大兴看守所却以提审为由,突然不让会见了。于是余律师与各方协商,检察部门答应协调,其实只为拖延,结果等了将近一天还是不让会见。

于是余文生律师留在大兴看守所坚持维护律师会见权。当天下午4点,我给他打电话问:“警方没有暴力你们吧?”他说:“没有。”我说:“先回去吧,别硬扛。”他说:“手续已经办好,今天不见到人不行。他们不让见,我们不答应,要留守。”之后,有单亚娟、何秀丽等多人到大兴看守所门外给他们送被子和棉衣。余文生律师和朋友持守到次日凌晨才回去。

以宪治国从保护律师的人权开始

四中全会刚刚闭幕,中央强调“依法治国”、“以宪治国”。当局是否履行其承诺?这就要看其具体实施是否切实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特别是是否保护律师的各项合法权利,落实《律师法》,不得随意抓捕律师,保证律师不受人格侮辱,保证律师在法庭上的正当辩护,不得限制律师人身自由,保护律师家庭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等等。

制度不改,公义难以高扬;宪政不行,公义难以实施。言论不自由,改革就是忽悠百姓;无宪政,经济改革就是抢劫百姓;司法不独立,维稳就是维护权贵集团的利益。

我们强烈谴责当局践踏法律、严重侵犯律师及当事人的会见权、非法监禁律师。我们敦促北京公安局无罪释放维权律师余文生和宋泽。

2014.11.4

(据吴金圣,《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3期 2014年10月31日—11月13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