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民:公民社会的特征、美德与局限(中)

公民社会中的参与

我们都有这样的概念在脑海里,问题是我们在做我们的实际中做怎么把这个精神带出来。

举个例子,比如说参与。我在和广州等一些城市的义工(志愿者)对话,他们都说做义工很有意思。特别我还记得一个大学生说,中学的时候,觉得学雷锋很好的。长大之后,进大学,已经就有点理想破灭的感觉。“太现实了。”他说,工作之后,感觉更不好,现实和以前很多认识、理想差距很大。他当时参与了九运会,作义工。一个星期天参与一下,感觉很舒服。能够贡献自己,很多人都觉得很有意义。这个意义就在动员的过程中,不要单单为了完成这个事情。我看到一些团体,他们义工的感受跟别的团体的义工不一样。我们有时候作义工参加活动,是 “义工为本”——如果要完成这一个目标,要完成多少事情,动员你来做。有时候要想一想“过程为本”。我们有时候有些事情,我们不是要最有效地把它做完。把事情做慢一点,每个义工都有机会多参与一点。而且在关于这个事情的对话过程,义工也参与其中。把很大的工作分成很小的部分,然后让义工一起来想一想,这个小部分怎么来做。很多时候要是给专业社工做,他一想就想到了怎么做。不要做那么快,不要做那么专业,留给这些义工自己来想一想。那个时候,他就做出了成果。不一定是你自己来做,因为你是个专业人员,可能他不如你做得好,可是在这个过程里头,他的参与感提高了。做错事情会学很多东西,你在旁边指点他,不要犯太大的错误,小错误就让他犯了。这时,义工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他的自信心提高了,参与感更强。将来这个义工留在这个团体里边,成为一个长期义工的机会更高。我们有时候做NGO时,跟做一个企业、一个事业单位做法相同,都是规划,来动员人做,没有想到——其实有时过程比做事情更重要。很多时候正是这个过程培养了人,理解了社会,对自信心提高是有好处的。

当然有一个矛盾,完全看过程,完全不理事情作的好不好也不行。要是做的一塌糊涂的话,他没兴趣了,参与感降低。而且有些事情一直做下去也没有成果,他会很失望的。

而且,在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是,把大的目标变成小的目标、短期目标,在这个过程里头,义工要能够有一点满足感。我还记得以前我在香港,最早就有一个计划争取盖一个医院,这个医院是非常难争取的。那个区真的很穷啊,我们觉得争取一个医院可能时间是很长的,不一定会成功的。我们一定要规划一个短期目标,举个例子,我们争取一个大医院,可能希望政府能够先有一个小小的诊所,能够提供一些服务。然后我们下一步争取能够24小时提供服务等等。慢慢一步一步的,中间是小的目标,能够完成的话,这对于提高义工的满足感、积极性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为什么谈宽容,谈权利,谈参与。我们在工作里头是不是把这些内容,这些文化的精髓发挥出来是很重要的。在那里我们的团体表现出宽容,在那里表现了我们对人权利、价值的尊重,在那里我强调我们看重参与。这几个精神加起来,再加上我刚才谈的自主地、多元的、开放的,这样才是公民社会。

自由主义传统中公民社会的作用

在社会里头,公民社会有什么责任?发挥什么作用?

首先,如果我们强调自由主义的传统的话,(刚才我谈到两个传统是很重要的,自由主义传统,和共和主义的传统)自由主义非常强调不要给国家的权力过大。为什么会这样讲呢?他们讲到人的权力是非常重要的,要保护它。可是你想一想,谁最有可能侵害到人的权利?(学员回答:国家)对。国家,很多社会里头都是国家最容易侵害人的权利。不管是什么原因?腐败也好,地方的干部,他们乱来也好。反正国家侵害人的权力的机会是最高的。对这个传统来讲,最重要的就是要限制国家的权力,不让它的权力过分膨胀。要保障人的权力和自由。从这个方面来讲,他们觉得公民社会有几个重要的作用:

第一个方面,公民社会可以发挥民间的价值规范。界定社团的不同利益的。通过不同的传统,把社会的价值观念保存起来,发扬起来。基督教的传统、基督教的价值观念,通过教会组织保持;通过工会这类组织,提倡对劳工、群众的尊重、关注。

第二个层次是集体的利益。不同的团体走到一起,好像今天一样。通过一个对话的过程,形成一个集体的信念,整个社会有一个他们自己的整体的价值观念。这个价值观念不是政府加给你的,不是外部加给你的,不是外国的基金会加给你的,是本土的,是我们自己的信念。我们通过沟通的过程,所慢慢形成的我们本土的信念。——这是第二个层面。

第三个层次是说,公民社会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监督政府。没有一个政府是完美的。政府也会犯错误。通过公民社会,它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监督政府。

我写过一篇文章,在SARS期间,香港的公民社会团体发挥什么作用?香港在SARSE期间,公民社会团体有两方面做的是很好的。一方面是互助。医院应付不了啦,政府教育做得不规范啦。民间自己做很多事情,教育啦,派东西给学校、医院、社区里头啊。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监督政府。我在研究报告里头把香港NGO做什么事情都整理起来。(香港)有非常多的团体,不单单是谈人权啊,不单单是这类团体。很多专业的团体,有保守的,也有一些妇女团体呀。(他们)讲话来监督政府,政府在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等等。这类批评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政府有时候信息不是很流畅的,它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我们通过这个监督来发现,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所以这对政府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反腐败做的比较好。香港的反腐败机构是廉政公署,我是它的顾问,做了六年。香港就是这样,你做它的顾问,就怕你不发言。我们在讲反腐败,很重要的是监督政府,民间组织发挥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70年代,大学生中首先掀起反腐败运动,一直在叫喊,在传媒一直在吵这个腐败问题,1974年香港政府才成立一个反腐败的机构。74年以后,许多运动起来,监督政府越来越厉害,才成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廉政公署。

第四个,你要监督政府,批评政府的话,首先你要有自己一套的想法。所以前面我提到前面这两种功能,其实是一个准备。就是说每个团体保存它自己的一个传统,保存它自己的传统文化,保存他自己的价值观念,第二个就是通过对话,然后形成一个整体的社会价值观念,有了这个社会观念之后,还要有什么?就是监督政府。

如果没有自己的看法的话,永远跟着政府走呀,那谁来监督政府?要监督政府首先要有自己的一套。这是一种自我保护,自我保卫。就是说当政府做的事情违反了社会的价值观念的时候,侵害了人的利益的时候,公民社会发挥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自我保护。有些团体自我保护的方式可能不算好,罢工罢课,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等等。他是一种自己我保护。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不满,然后不让政府侵害我们的利益。这是一个过程。自我保护,这个是自由主义非常强调的一个传统。

公民社会培育社会资本

我们谈到公民社会的功能的时候,也不单单是自由主义的传统,也有另外一个传统,就是共和主义的传统。共和主义的传统就觉得自由主义的传统太过把公民社会和国家对立起来,这个对立起来也不一定完全是公民社会要发挥的作用。公民社会很多时候其实强调要参与,要做服务,而且很多时候要通过合作和政府合作打交道。也可以和政府有一个非常好的关系。所以单是强调自由主义的传统也是不对的。共和主义就提出,也不应该单方面看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它是合作的共同体,这合作不单单是公民社会内部的合作,也包括公民社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

谈这个部分的时候,要引进一个概念,什么概念?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谈到资本,我们很多时候想到钱。你要做生意,要有资本,资本就是钱。后来资本这个概念就慢慢扩大,钱以外也有资本,还有什么是资本?(学员回答:劳动力)对,劳动力也是资本。什么能提高劳动力资本?(学员回答:学习、教育。)对。学习、教育,可以提高人力资本。那么看起来,资本的概念被扩大。所以很多国家把教育看成一种投资。通过教育,人自身能力可以得到提高,所以它是一种资本。所以资本有时候不单是钱,人力也是资本,特别是教育。我们也谈到文化资本,小孩子长大了成为什么?家里文化的背景。家里头,放多一些书,听听音乐,等等,这些都影响他长大的过程。

社会资本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一堆社会关系,其实也能提高生产力的。在中国,很多人都讲关系。你做事的过程里头有关系,跟官方有关系也好,跟谁有关系也好,其实也会发挥很大的作用。所以关系也是社会资本的其中的一种。可是这里谈的社会资本,不是谈一般的关系,我们讲参与ngo,参与社团,会为这个社会带来的关系网络。这个关系网络其实会提高这个社会的生产能力。使政府更有效地施政。所以我们谈的社会资本,主要是谈这类关系网络,通过社团发展起来的关系网络。

我刚才提到的意大利研究,哈佛大学的教授,他在提到社会资本,为什么公民社会会影响社会发展这么厉害?公民社会里边有很多社会资本。概括来讲,社会资本包括什么呢?

第一, 网络。通过参与社团,你认识很多人,有这个网络在里边;你参与这个ngo能力建设研讨会,民间社会的其他人,ngo从其他地方来,变成一个网络;然后保持联系,将来自己能够有很多方面的交流,建立一个网络。

第二, 另一种是信任。信任也是很重要的。通过这个里头,人与人之间慢慢建立一种互信,互信出来以后,做事情就容易了。

第三, 是平等地互惠。我们这里有很多规则的。有的规则是说,我帮你,你帮我,平等的、互惠的规则,通过社团、NGO发展的过程中,慢慢在这里头建立起来。然后我对我们经济上的发展也好,对政府施政也好,都是有好处的。

(据思而不在)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