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占中”学生团体公开致信习近平

香港,反示威者周日在旺角商铺聚集区参加了一场反对亲民主抗议者的集会。

香港,反示威者周日在旺角商铺聚集区参加了一场反对亲民主抗议者的集会。

香港——香港政府与占领了一些主要道路的抗议者的对峙周日进入第三个星期,尚无解决的迹象,学生领袖直接恳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受他们的立场,而香港领导人则断言那不可能。

通往一些世界上最值钱的房地产大片地区的道路周日仍被数百名亲民主示威者阻挡着。在过去的几周里,他们的人数在每个夜晚会增加到几千名。许多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前来目睹现实生活中的公民教育课,位于这个亚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腹地的一条八车道公路上的帐篷城一天天扩大,给人以处于超现实景象之中的感觉。

静坐抗议活动的先锋组织、两个最大的学生团体给习近平发了一封公开信,恳求他撤回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8月31日做出的决定,民主人士表示,该决定为香港选举制定的指导方针,确保了只有亲北京的候选人才能出现在选举特区行政长官的选票上。学生们希望选民也能提名候选人,有点像美国的签名运动可以让候选人在选票上赢得一个位置那样。

在这封周六发表的公开信中,学生说,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操纵”了提交给中国立法机构的一份报告,报告不提几十万支持民主者的观点,忽视“港人对民主的真正意愿”,而全国人大的决定是基于那份报告做出的。

梁振英在周日接受电视采访时,拒绝了学生的要求,称让中国立法机构改变决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批评学生运动,称其“失控”。国家运营的中国新闻社周六发表一篇社论,称学生的要求“傲慢无知”。

学生在信中表达愤怒的焦点是梁振英,而不是北京的中央政府,北京曾签署协议,同意让香港作为一个半自治地区运行,为在1997年结束英国对香港的统治铺平了道路。

抗议者要求梁振英辞职,这一要求因澳大利亚一家报纸上周的报道变得更加尖锐,报道称梁振英没有披露自己任职期间收受了一个澳大利亚工程公司640万美元(约合3900万元人民币)的付款。梁振英说,自己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情,不需披露那笔付款,并在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会辞职。

与此同时,梁振英领导的城市正处在回归中国以来的一次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除了香港中心地带政府总部附近的主要抗议地点,示威者继续占领着铜锣湾一带的购物区,以及横跨维多利亚港的旺角附近的购物区。为了保护自己的营地,学生也仍占据着港岛一条主要道路的一段。封锁道路引起交通拥堵,并导致大部分城市电车系统停运,电车系统是退休人员经常使用的一种廉价交通工具。

大段道路被封让商业团体和运输工人不满。据北京支持的《大公报》周日报道,亲政府的团体敦促学生和警察,在周二结束时清除铜锣湾和旺角的路障,否则他们会自行出动。亲政府人士佩戴蓝丝带,有别于亲民主人士佩戴的黄丝带。

现任香港行政长官由一个约1200人的委员会挑选,委员会中的大多数人支持北京,他们来自四个广泛的社会领域,包括代表银行家、保险人员、渔民、教师,以及其他港人的团体。

按计划,香港将在2017年实行普选,让所有香港符合选民资格的约五百万人享有投票的权利。北京坚持认为,参加2017年竞选的候选人需要得到一个类似目前委员会的提名委员会至少50%的支持,才能够出现在选票上,这之后,抗议爆发了。抗议领袖说,北京的提议将导致一个不公平的体制,让亲民主派的候选人没有机会出现在选票上。

然而,即使在全国人大设定的这种严格限制之下,有些人认为仍有商量的余地,能找到一种让亲民主团体满足的办法。

亲北京的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时说,亲北京一方对改进提名方式仍持开放态度。虽然在香港被称为“泛民主”的亲民主立法会成员表示,改进只会带来表面变化,但曾钰成在周五发表的采访中表示,他愿意在未来做出进一步的推动。

曾钰成说,“人大决议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绝对不是退步。更重要的,走了这一步,就等于保持我们的大门继续打开。”

曾钰成警告说,拒绝接受全国人大的建议,意味着民主派什么都得不到。该建议须在香港立法会获得通过,而民主派有足够票数阻止其通过。

他问道,“你否决了,你觉得中央政府会转过头,拿一个你更满意的方案出来?不可能。”

(据2014年10月13日《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储百亮(Chris Buckley)。原文链接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1013/c13hongkong/ )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