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平心静气说阶级 

前置宾语
《红旗文稿》算是出名了,原来只知道曾经有个红旗杂志,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红旗文稿》,查了一下,原来是求是杂志创办的,看来也就是重生的《红旗》了。这两天它又刊发了一篇奇文:[不能用法治代替人民民主专政],舆论再次被惊呆了。此文在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发表,不能不让人们产生各种恐惧的联想。这到底是什么路数?

这不是红旗文稿第一次搅动思想舆论,不久前它就曾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王伟光以执掌中国社科院的部级官员身份,公开大力宣称: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按照王院长的阶级斗争理论和言下之意,似乎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正在酝酿之中,但到底谁是被专政被斗争的阶级对象呢?也很明显,凡是反对伟大光正的王院长的人们估计都是潜在对象。一想起我的老东家还在王院长领导之下艰难求存,就让我感到无比的恶心和恐惧。人家那个阶级咱怎么能高攀得起呢!呵呵。

如何看待王院长的阶级斗争学说?如何认识国内的阶级或者阶层现状?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写了一系列微博进行了阐述,在此将其整理成篇,供大家参考。同样是做人做学术,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对于红旗文稿这一次奇文中的混蛋反智逻辑,此篇内容的立论也可作为分析思考的依据。

作者:孙立平

王伟光的阶级斗争论一提出,受到众多网友的抨击。但阶级分析是不是就不能讲呢?并不是。这里的问题是,需要把学理的阶级分析与政治意识形态上的阶级斗争论区分开。不然的话,就容易从一种谬误走向另一种谬误。

在社会学中,阶层或分层分析与阶级分析一起,是分析社会结构的两种主要范式。其实,还应加上利益群体分析一种。我原来写过这样的文章。包括西方的一些学者,用阶级模式分析社会结构的也大有人在。但这并不一定导致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论。

与阶层分析相比,阶级分析的特点是。第一:强调阶级的关系属性,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第二:强调其集体意识,而阶层一般不涉及这个因素。第三:注重其主体与行动的层面。当然这是就学理而言的,与这里讨论的问题关系不大。

王伟光的文章,无论内容还是发表的地方,都表明不是学术文章,而是在阐述当政者的意识形态。其内涵是,社会成员都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有先进与反动之分,阶级之间是要斗争的。而现实的含义是,我是先进阶级的化身,对我有任何异议就是敌对力量,就要用阶级斗争的名义进行打击。

我批评王伟光的阶级斗争论,批的是他作为一个正部级官员,政府的重要智囊,在一本政治宣传刊物上提倡和宣扬阶级斗争。但并不意味着否定学术研究上的阶级分析。这里我要更进一步说,更不意味着否定社会中某些群体(叫阶级也可)以阶级名义提出的诉求,尤其是利益和权利诉求。

否定在政治上倡导阶级斗争论,决不能由此否定一些社会群体以阶级名义提出的利益与权利诉求。当前中国社会无疑是一个相当不公正的社会,特别是权贵集团与一般民众的对立,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一般民众,特别是弱势群体,有时用阶级名义来表达诉求,与政治上的阶级斗争论是两回事。

需要正视的一个事实是,尽管共产主义实践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但共产主义确实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弱势者的意识形态。随着共产主义在全球的失败,客观上使弱势者失去自己的意识形态。但共产主义的实践也许是荒谬的,弱势者的境况是真实的,是需要意识形态层面表达的。

有人说,世界上有绝对公正的社会吗?是没有。区别是,有的社会在这方面是比较像点话,有的是太不像话。这就是人们追求公正的正当性之所在。但争取社会公正的途径有两个:一个是通过阶级斗争式的社会革命,弱势的推翻强势的;二是通过权利的维护求得不同社会力量间的大体均衡。

说到这,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分野就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如果我们把后者理解为资本的拥有者,把无产阶级理解为受雇者,应当说这是一个客观存在。阶级斗争学说的问题是把两者的关系看作是剥削与压迫的绝对对立。而问题的实质是政治与法律的制度框架能否使两者处于相对均衡状态。

回到中国现实当中来。如果你坚持阶级分析的框架,可以认为有阶级的分野存在,说有无资两个阶级也未尝不可。问题是用阶级斗争能不能解决问题。首先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怎么推翻资产阶级?打土豪分田地?其次是真的推翻资产阶级,问题就解决了?我们不是试过一次了吗?再试一次?

其实,关键的问题是不同社会力量之间的力量均衡。西方工会力量的强大,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这种均衡。而背后则是政治法律制度的保障。当然这也是通过斗争得来的,但与阶级斗争论倡导者提倡的阶级斗争并不是一回事。接着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实中的资强劳弱是怎么形成的呢?

王伟光这样阶级斗争倡导者提倡的阶级斗争是哪一种呢?是提倡社会革命,推翻统治者吗?显然不是。是鼓动弱势阶级争取自己的权利,以实现社会的均衡吗?因为在王伟光所提倡的那种学说中,看不到任何为弱势者权利进行的呼吁,甚至他们把弱势者争取自己权利看作是敌对势力鼓动的。

既然王伟光要的阶级斗争既不是推翻资本家的阶级斗争,也不是为弱势者争取权利的斗争,那谈的阶级斗争是哪门子阶级斗争呢?从他上下文可以看出,他要的是一种框架,一种思维。一种敌对的框架,即社会中的一部分人是敌人,“反对我们的就是敌人”。一种思维,斗争的思维。

革命胜利前讲阶级,是为了社会动员。革命胜利后讲阶级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专政。因此,王的阶级斗争论是放在专政的话题里来讲的。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什么要专政,从王讲的专政来看,是对马云这样的“资本家”专政?是对周永康这样的权贵专政?专政的对象是敌人,敌人是谁?

王的阶级斗争论一提出,不少人跟着欢呼叫好,对于批评阶级斗争论的则哭天抢地地谩骂。他们的心思是,贫富差距这么大,还不应当讲阶级斗争吗?讲阶级斗争不是在为穷人说话吗?其实这完全是会错了意。要知道,他的用意可是专政,对象可能就包括对现状不满的你。不信想想维稳。

思维与逻辑的错乱,与这些年左派的思路和言论有一定关系。其实,在一个贫富差距巨大的社会中,是很需要左派的。需要他们关注穷人的利益,对社会不公做出理论上的解释,为维护穷人的利益和权利提供理论上的支持。我身边有的朋友就是这样的左派,但在现实中却被称为自由派右派。

为何说左派的言说和思路有问题?概括说,他们是在画一个虚幻的饼,堵一条现实的路。本来,市场经济是大势所趋,中国不可能也不应该往后倒退。但市场经济确有弱肉强食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实实在在地考虑如何通过维权和抗争,建立形成社会均衡的制度。但他们对这没兴趣。

上面的意思是说,通过维权抗争,建立相应的政治与法律制度,实现社会力量的均衡,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保护弱者利益的现实途径。但中国的左派很少在维权中见到他们的身影,相反,却往往看到他们为权力打压维权而欢呼。然后他告诉你,要阶级斗争,要回到文革前,要反美。

当然,上面对左派的描述是有点漫画式的。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前几天看到一篇“从王伟光被公知围剿谈起——北京论坛第一次会议纪要”。是左派的一个会议摘要。从其中可以看到他们面临的混乱与纠结。我前些年就说过,左派正视了这年中国出现的新问题,但却提供了错误的思路。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