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的演讲:一支笔可以改变世界 

今日,挪威的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与印度著名反童工活动家萨蒂亚尔希分享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中称此二人“反抗针对儿童和年轻人的压迫,捍卫了儿童受教育的权利”。

 

17岁女孩马拉拉因倡导女孩受教育在国际舞台受到热捧,她成为至今为止最年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巴基斯坦塔利班仇恨马拉拉的言论,曾公开指责她“没有勇气”,多次袭击她。2012年10月9日,马拉拉在乘坐校车回家途中,遭遇塔利班枪手袭击,头部重伤、生命垂危。此后,马拉拉在英国接受治疗,伤愈出院后在伯明翰上学。

这位巴基斯坦少女与死神擦肩而过,她的勇气感动了全世界,赢得广泛赞誉。巴政府授予她“国家和平奖”,联合国将每年的11月10日定为“马拉拉日”,以表彰其不畏塔利班威胁、积极为巴基斯坦女童争取受教育权利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拯救儿童运动”创建者萨蒂亚尔希现年60岁,他也是南亚童奴问题联盟的创办人,他和他的组织侧重于突击检查雇用非法劳工的工厂,组织抗议游行要求通过取缔童工和贩运的法律。

﹎﹎﹎﹎﹎﹎﹎﹎﹎﹎﹎﹎﹎﹎

文 | Malala Yousafzai 译 | zhp9888

 

2013年7月12日,16岁生日的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 Yousafzai)在联合国大会上,为“马拉拉日”发表演讲:

 

以最善良,最慈悲的真主名义。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先生,尊敬的(联合国)大会主席耶雷米奇(Vuk Jeremic)先生,尊敬的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先生,尊敬的长辈和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祝愿你们平安(Assalamu alaikum)。

继一段漫长时日之后,今日我很荣幸能再次发言。能在此与诸位可敬的人聚集在一起是我生命中重要的时刻,我也很荣幸能在今日穿戴已故贝娜姬·布托Benazir Bhutto)的披肩。我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我的演讲。我不知道人们会期望我说些甚么,但首先,感谢真主让我们所有人都平等,也感谢每一位为我祷告冀望我快速康复和新生活的人。我无法相信人们向我展现出如此多的爱。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份问候卡和礼物。感谢所有人。感谢孩子们,他们天真的话语鼓励了我。感谢我的长辈,他们的祈祷让我变得更坚强。我要感谢在巴基斯坦、英国和阿联酋政府的医院里照顾我,帮助我恢复健康和重获力量的护士、医生和职员。

我全面支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领导的全球教育优先计划,还有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戈登·布朗和尊敬的大会主席耶雷米奇先生的工作。我感谢他们持续提供的领导能力。他们不断地激励我们作出实践。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请记得一件事:马拉拉日不是属于我的日子。今日是属于曾为自己的权利说话的每一位女性,每一位男孩和每一位女孩。

数以百计的人权活动家和社会工作者不仅为自己的权利发声,同时也努力去实现和平、教育与平等之自我目标。成千上万的人被恐怖分子杀害,数百万人因此而受伤。我只是其中之一。为此我站在这里,一个女孩,于人群之间。我不是为自己说话,而是为那些无法让人听到他们声音的人说话。那些为自己的权利抗争的人。他们能和平居住的权利。他们能受到尊严对待的权利。他们能享有平等机会的权利。他们能接受教育的权利。

亲爱的朋友,在2012年10月9日,塔利班往我的左额开枪。他们也射杀我的朋友。他们以为子弹将会让我们沉默,但他们失败了。那一沉默中响起了成千上万的声音。恐怖分子以为他们能够改变我的目标,阻止我的理想。但是我的生活没任何改变,除了:已逝去的懦弱、恐惧与无助。坚定、力量与勇气诞生了。我还是同一个马拉拉。我的理想依旧。我的希望亦如故。而我的梦想依然不变。亲爱的姐妹兄弟,我不反对任何人。我在这儿演讲也非出于报个人之仇而对抗塔利班或其它恐怖组织。我在这儿为每一位孩子能接受教育的权利发言。我希望塔利班、所有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的儿女都能受教育。我甚至不怨恨射杀我的塔利班成员。

即使我手上有支枪而他站在我面前,我不会射杀他。这是我从穆罕默德先知、耶稣和佛陀身上学得的慈悲。这是我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King)、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穆罕默德·阿里·真纳(Mohammed Ali Jinnah)身上学得的变革之遗产。

这是我从甘地(Gandhi)、帕夏汗(Bacha Khan)和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身上学得的非暴力哲学。这是我从父母身上学得的宽恕。这是我的灵魂告诉我的:爱好和平,爱每一个人。

亲爱的姐妹兄弟们,看到黑暗我们认识到光明的重要。在沉默中我们认识到声音的重要。同样地,当我们在巴基斯坦北部的斯瓦特(Swat),当我们见到枪械时我们认识到笔与书本的重要。“笔比剑锋”这一睿语如是说。确实如此。极端主义者害怕书与笔。他们害怕教育的力量。他们害怕女性。他们害怕女性声音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在最近于奎塔达(Quetta)的侵袭中他们杀害14位无辜学生。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杀害女教师。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每日炸毁学校,因为他们从过去至今一直都害怕我们能为社会带来的改变与平等。我记得学校里有一位小男孩,记者问他,「为什么塔利班反对教育?」他指着自己的书本简单地回答:「塔利班不知道这书里写着甚么。」

他们以为真主是个会把枪指向去上学的人的头部的微小保守者。这些恐怖主义分子为了自身利益滥用伊斯兰教名义。巴基斯坦是个热爱和平民主的国家。普什图人(Pashtuns)要他们的女儿与儿子接受教育。伊斯兰教是个推崇和平、仁善与手足情谊的宗教。让每位孩子上学是它的义务与责任,伊斯兰教是这么说的。和平是教育之必要。世界上许多地方,特别是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恐怖主义、战争和冲突阻挠了孩子就学的机会。我们对这些战争感到疲倦不堪。女人与孩子在很多方面和世界上许多地方饱受受折磨。

在印度,无辜与贫困的孩子是童工受害者。在尼日利亚许多学校惨遭摧毁。在阿富汗,阿富汗人遭受极端主义的影响。年轻的女孩必须做家务童工并且在年幼时就被逼迫结婚。贫穷、无知、不公、种族主义和基本权利的剥夺,是男女都得面对的最大问题。

今天,我关注女性权益和女童教育,因为她们承受最多的苦难。曾经,女性活动家要求男性为她们争取权益。但这次我们会为自己争取权益。我不是在告诉男性不须再为女性权益发声了,我是在关注女性的自主独立和为她们抗争。那么,亲爱的姐妹兄弟们,现在是为自己说话的时候了。今天,我们呼吁世界各国领袖改变他们的政策方针以支持和平与繁荣。我们呼吁各国领袖所有协议必须保护女性与儿童的权益。违背妇女权益的协议是不可接受的。

我们呼吁所有政府确保每一位儿童能接受免费和义务的教育。我们呼吁所有政府对抗恐怖主义与暴力。保护儿童让他们免于暴行与伤害。我们呼吁先进国家支持并扩展女童在发展中国家接受教育的机会。我们呼吁所有社区心怀宽容、拒绝基于种姓、教义、派系、肤色、宗教或议程的偏见,确保女性的自由和平等,让她们茁壮。当我们中的一半人遭到阻碍我们无法彻底取得成功。我们呼吁处在世界各地的姐妹勇敢起来,去拥抱她们内心的力量,去实现她们的最大潜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为了每位孩子的璀璨未来我们要求学校和教育。我们会继续旅程,向和平与教育的目的地前进。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们。我们会为自己争取权益,我们会为自己的声音带来改变。我们相信发自我们话语的感染力与力量。我们的话语可以改变全世界——因为我们众志成城,为教育事业团结奋斗。如果我们要实现目标,那么让我们利用知识这一武器自我激励,让我们通过团结与友爱自我保护。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不可忘记数以百万计的人在贫困、不公与无知中遭受苦难。我们不可忘记数以百万计的失学儿童。我们不可忘记我们的姐妹兄弟等待着一个璀璨与和平的未来。

那么,让我们开展一场对抗文盲、贫困和恐怖主义的壮丽抗争,让我们捡起我们的课本和笔,它们才是威力最强大的武器。一个孩子、一位教师、一本书和一支笔可以改变世界。教育是唯一的答案。教育为先。谢谢大家。

读这本书,更加了解马拉拉:

《我是马拉拉》

“我相信一支笔、一本书的力量,比机关枪和坦克车还要大。”这是十七岁的巴基斯坦维权少女马拉拉出版自传的信念。近年塔利班极端分子肆虐巴基斯坦,破坏了大量学校,又禁止女童上学,马拉拉由于积极争取女童的教育权利,结果惹来极端分子开枪射至重伤,幸好最后大难不死。马拉拉在事发一年后,于2013年8月出版了自传,披露中枪后的心路历程,以及为何继续坚持关注失学孩童的权利,还透露希望今后能回国从政。

(据马拉拉2013年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演讲,转自译言)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