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軾:重溫孫中山遺囑的現實意義

W020110312329418767138

我在國民黨時代從小學讀到大學。那時候學校里每逢星期一早晨上課之前都要做“紀念周”。紀念周的會場有規定的佈置。正中間是孫中山的遺像,兩邊有一對豎條,右邊寫著“革命尚未成功”,左邊寫著“同志仍需努力”。上面邊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和國民黨的黨旗。紀念周的議程也有一定的格式。先是唱國歌:“三民主義,我黨所宗,……”然後是背誦總理遺囑。再後是校長講話。紀念周不光是學校里的規定程序,政府機關也一樣。紀念周是國民黨黨化教育的一種,但是這種黨化教育並不成功。

由於每周都要開紀念周,別的我沒有留下印象,但是總理遺囑倒是能夠倒背如流。這個遺囑一點也不長,一共大約二百多字,分成兩段。第一段的內容是“餘致力於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當時背誦總理遺囑像是和尚念經,從來沒想過裡面說了些什麽,有什麽意義。但是七八十年後的今天回過頭來仔細讀一遍,感觸很深。如果聯系孫中山其他的主張,可以看出他對形勢的判斷和對中國前途的構想,至今仍有重大意義。

孫中山革命的目的是中國的“自由平等”,而非其他。他心目中的自由平等是指誰的自由平等,我們不好妄加猜測。如果以今天對自由平等的理解,應該是個人的自由,人和人的平等。當然,當時中國非常貧困,國力極弱,經常受列強的欺凌。他肯定希望中國早日致富,加強國防。但是他深知如果沒有自由和平等,其他這些目標都很難實現。所以他不提讓中國人民富起來;也沒有把加強國防、抵禦外侮放在首位;更沒有說要發揚中華文化,要和世界上別的國家一爭高低。並不是這些不重要,而是沒有自由平等這些目標都不可能實現。所以他把自由平等放在首位。可惜的是他的繼承人,蔣介石和毛澤東都不是這樣想的,實際上走的是一條獨裁治國的道路。他們把自由平等看成是最危險的敵人,對國內哪些追求自由平等的人圍堵封殺;對國外那些幫助中國走向自由平等的人視為境外敵對勢力,完全和孫中山的遺囑背道而馳。中國是在改革開放之後,才讓自由平等有了容身之地。也正因為有了初步的平等自由,中國的改革開放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剩下的部分還是平等自由的未竟部分。

實現平等自由的方法,他說“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他說要喚起民眾,而不是教育民眾。他認為民眾只要喚醒,就能實現平等自由。如何喚醒?結合他對平等自由的重視,可以推測,就是言論的自由、民眾的自我教育,而不是從上而下的灌輸式的教育。孫中山的遺囑是在1925年他臨終前寫下的,至今已近九十年。那時候中國的民眾總體上處於未啟蒙狀態,識字率極低,對外界的知識極少,那時孫中山對民眾尚且有如此的信心,何況現在。

喚起民眾還不夠,還要“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他已經看到聯合各國的重要性,光靠自己是不夠的,必須和世界各國聯合起來。他非常看重世界對中國的重要性。他一度把希望寄托在蘇聯。但是後來的事實說明蘇聯的領土野心並不小。實際上二戰結束時中國能夠成為聯合國發起國,成為有否決權的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全靠“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嚴格講,二戰中太平洋戰區的結束主要靠美國的力量,美國士兵浴血奮戰,一寸一寸地攻剋塞班島和琉球群島,更因為用了威力極強的原子彈把日本徹底打垮。戰勝日本光靠中國的力量,在一二十年內絕無可能。可見世界各國對中國有多麽重要。孫中山遺囑中對外關系的看法至今仍然應該是我們對外關系的基本原則。

他還說過“世界潮流浩浩盪盪,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他當時看到的世界潮流是什麽?主要是滿清政府的失敗,中國幾千年皇權體制進入無法調和的矛盾階段,憲政和民主的必然性。但是辛亥革命武昌起義,國民革命的成功只是曇花一現。世界上英美民主政治不但成功,而且能夠幫助孫中山反對滿清的鬥爭。他多次在倫敦和檀香山避難。他也看到日本急起直追,其中對華友好人士曾經幫助孫中山在日本建立革命基地。所以他心目中的世界潮流一定是民主、自由、平等。

總理遺囑是孫中山積四十年之經驗得出的。我們不能不欽佩他的遠見卓識。國民黨至今認他為國父。共產黨經過那麽大的波折,也沒有否定他在中國革命歷程中的重要性,甚至在文革的大動盪中孫中山的地位也沒有被否定,在當時的重大慶典上,天安門廣場上仍然豎立過孫中山的大幅照片。中國有許多人在擔心中國往何處去,這個問題至今也沒有完全解決。重溫孫中山的遺囑,或許會給我們一些啟發。

(據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