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晴一郎:太令人遺憾的立人鄉村圖書館遭遇

bkncn-20141006000713215-1006_05411_001_01p

 

日本人很難想像中國內陸農村地區惡劣的教育環境。在中國某個農村令我吃驚的是那一帶沒有書店和圖書館,當地人沒有機會看書的;就算有圖書館,也只收集圖書資料,不對村民開放。我到過河南某縣小學的圖書館,這圖書館不對學生開放,館裏只有《鄧小平文集》等不適合小學生的書,閱讀室很長時間沒用過,旁邊竟擺放着麻將機。在中國不少農村,學生沒有看書的機會,很難接觸國內外的古典藝術,哲學思想,社會科學等。

但是最近內陸地區農村也開始變化了。一些NGO在農村從事普及圖書館的活動,很多公民做志願者、捐款、捐贈圖書。他們都了解當地政府沒有足夠的資金和經驗能建成圖書館,希望通過他們民間的力量替代政府做這些事。當地政府也明白他們自己的侷限和利用民間機構的必要性,所以當地政府和學校同意這些活動,還提供教室等的場所。依靠官方和草根之間良好的協調,民辦圖書館越來越多了。

我看到的這些民辦圖書館是從2009年開始的。2011年6月份,從事民辦圖書館人士舉行了全國性會議──「北戴河會議」,我覺得那時候是普及民辦圖書館特別明顯的時候。其中,我特別關注一家全國性的民間機構「立人鄉村圖書館」。他們在山西、河南、四川、江西、雲南、廣東的貧困地區展開普及圖書館的事業。立人鄉村圖書館有很多志願者和會友,既有白領,也有農村青年,他們都了解在農村的年輕人接觸圖書的重要性。按Wikipedia的記述,他們的原定目標是「到2017年,在中國20個縣建成公益圖書館網絡,每個縣均由中心館下轄3-5個鄉鎮分館,每個鄉鎮分館均下轄9-15個村級圖書站」。

但是今年夏天,立人鄉村圖書館在全國的圖書館和分館,因爲不可思議的理由,遭遇被迫閉館。他們的網站指,8月6日開始陸續從合作的對方收到了取消合作的通知。他們沒有收到合理取消合作的解釋。有的圖書館館內一萬多冊圖書被當地的派出所搬走。

合作的對方就是給他們提供教室的學校等機關,搬走圖書的派出所是政府機關。可以說他們收到了上級政府的取消合作命令。爲什麼上級政府命令取消合作?有些人說遭遇閉館的原因是利用圖書館傳教,也有人說因爲涉及了政治。但他們主張他們從來沒做過這些活動,我也沒發現過他們做這些活動。實際上,肯定沒有什麼原因。但政府一旦說他們有問題,他們就有問題了。

這樣使從事民辦圖書館的公民受到兩個壞的影響,一是有些人不能繼續從事支援活動,二是破壞了在中國貧困地區慢慢開始的官民一起協辦的社會性事業。在日本,不少人擔心中國農村惡劣的教育環境,從事着捐款、幫忙開學校等的活動。但是這些活動大都是只能跟官方的合作,只建設豪華的建築物,不能用於培養當地年輕人。我們應該做的不是這些浪費的慈善事業,而是要關注和支持像立人鄉村圖書館等在中國內陸地區發芽的新力量。

 

(作者为日本做家。文据:东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