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反抗的都是年輕人,佔中“短期悲观长期乐观”

曾經在香港讀書及教書的史學大師余英時日前接受台灣《天下雜誌》的獨家專訪,談及香港佔中運動。他說:「你(香港人)不能做乖孫子,不然下一個又來一個命令,你又做乖孫子,第三次又是如此,最後你不變成百分之百的奴隸了嗎?」

余英時強調香港人「抗爭是必要的,讓他(中共)有許多困難,何況抗爭也不只是香港,大陸一天到晚在發生。兩年以前報導,(大陸)一年差不多有組織的抗爭就在20萬起以上,事實上遠遠超過這個……所以說並不是很穩妥,並不是一統江山」。換句話說,香港的抗爭既有本身的需要,而真正的轉變則要靠大陸的「內因」。毛澤東說過,「內因為主,外因為輔,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

不過,余英時指出,香港人抗爭要有坐牢的心理準備,「關個幾個月之類的,那個代價可以付嘛,對不對。說個老實話,甘地、曼德拉不是坐牢幾十年?坐牢是很光榮的事情,以前民進黨很多也都是坐牢出來的……所以你要不想坐牢,你可以不參加嘛,但是參加了就不能顧這些了。」

可是,余英時對香港的民主前景是比較悲觀的,「香港悲觀是沒辦法的事情,因為你是一個殖民地,既然簽了約還了它,那是屬於他(大陸)的」,而唯一的辦法是「等」,等中共出現變化,「香港如果想抗議,就希望這個延期,看看大陸本身起不起變化。大陸也不可能不起變化,共產黨也不可能那樣,勢必準備做文章,他的困難有多少你們也可以看得出來,並不是說人心都向他」。

而余英時的結論是短期悲觀、長期樂觀的:「現在問題是,香港現在反抗的不是中年人、老年人,都是年輕人,都是中學生到大學生,這是很可怕的,這表示會有很長期的抗爭在前面。」

(據台灣天下雜誌)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