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 :為什麼要抓曹保印?

陆

曹保印一直致力於平和地呼籲社會改變

前幾天看到微信上有朋友轉發的曹保印被警方拘留,被相關律師所證實後,令我震驚,因為我知道,曹保印一直致力於平和地呼籲社會改變,有時有批評性的評論,但也僅限於言論,偶爾也會訴諸行動,但其行動也是公益性的,譬如我作為評委與編委,就參與過他組織的徵集地震災區兒童作品進行展覽義賣,並編輯成書《風雨彩虹:5•12地震災區兒童繪畫集》出版發行,他做教育平權與新教育實驗,遭到挫折時,也不可能帶著學生家長去衝擊政府吧?既然沒有對政府有攻擊性行為,怎麼可能會有尋釁滋事這樣的罪名呢?

曹保印,已是一位有影響力的社會評論員、作家,寫過多部小說,其中《快跑,媽媽牛》獲得冰心兒童文學獎,而他擔任新京報首席評論員的角色,由於媒體被收緊,並受到打壓,只能轉任《新京報》傳媒研究院任總監、《新京報傳媒研究》執行主編,他在業餘時間還曾致力於自媒體CAOTV,其自媒體無論是對馬三家報道評論,還是對教育公平的吶喊,都受到廣泛的關注,並產生衝擊力。也由於言論緊縮,而被封殺。

這次曹保應還是未能幸免地「栽」進去了。

知情者說,保印這次進去,因「尋釁滋事」,他最近尋釁滋事的記錄是什麼呢?我們一時找不到答案,只能通過一些公開的媒體報道尋找線索,國內一份媒體上是這樣報道的:

每到期末,北京丰台二中新教育附屬實驗小學都會組織一場晚會,孩子們會在晚會上表演一出童話劇,向老師和家長們展示自己的成長。

如今,期末將至,看著一年級的女兒興奮地排練,家長曹保印心裡隱隱不安。他不知道,過了這個暑假再到開學時,學校銘牌上是否還會有「新教育」三個字。

曹保印還是這所學校家委會執委會主任。這所創辦不到兩年的新教育學校,校訓是「相信種子,相信歲月」,提倡「過一種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講求因材施教。學校尊重老師們的自主教學空間,更強調教學中家長的參與。「我們和老師一起為孩子的發展做個性化的教育規劃。」曹保印說,在這不到兩年的時間裏,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教育的美好」。

辦新教育難以被定罪,但組織或參與家長與教育部門抗爭,則必然會被定為尋釁滋事,北京今年開始嚴厲對待外地在京就讀生,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由此造成大量外地生無法上學,大量家長也因此用各種方式抗爭,甚至到教委門前示威,這讓當局非常不堪,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害怕引發廣泛的社會運動,所以,面對問題不是主動解決,而是動腹膜專政手段,積極地打壓合理合法的維權者。

曹保印被有關部門盯上,可能已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從當新京報評論員、編輯,到在央視、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等多個媒體上擔任訪談嘉賓,他執義仗言,對社會亂像與體制多有嚴辭批評,必然會得罪官方權貴,現在只要有一點問題,譬如參與家長維權,就可能被冠之以尋釁滋事罪名,予以拘審,同時「抄家」,抄走電腦與光盤,還有《六四真相》之類涉及政治敏感話題的書籍,為其定罪找更多的線索。

尋釁滋事被法律界視為口袋罪,一個巨型口袋,任何官方看不慣的行為,都可能被裝入此袋,予以懲罰,而拘捕之後,殘酷審訊,查抄電腦資料,尋找「犯罪」線索,更是為定罪而尋罪證,我們看到,81歲老作家鐵流近期被抓,連續三天提審達十二小時以上,完全是摧殘式提審,一點人倫底線也不守,而21世紀報系的老總沈灝等人也莫名被捕,不給任何說法,先捕人再找證據。針對文化人、媒體人的瘋狂打壓,正在讓這個國家充滿法西斯氣息。

也有獨立評論人認為,中紀委在抄中宣部所屬的中央電視台的家,所以,這些極左派的保守力量利用手中權力,大肆抓捕開明派媒體人,要把整個知識界搞亂,以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們現在無法判斷究竟是中共內部的政治鬥爭或路線鬥爭造成的,對作家、媒體人的大肆拘捕,還是整個社會正在法西斯化。無論情況怎樣,都與習近平倡導的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相距甚遠,這樣的惡性打壓與尋罪作家、媒體人,也許可以讓人們一時禁聲,但卻會激起人們普遍的不滿與抗爭。

(据东网即时。原文链接:http://cn.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930/bkncn-20140930000316131-0930_05411_001.html?fb_action_ids=516363111834148&fb_action_types=og.recommends)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